剧本:天书(下)


【明慧网2002年1月7日】(接上部)

( 十七)

(画外音):孩子拉扯大了,都挺出息。做了工人,干部,成了家。

(一个九十年代的中国工人家)

转眼到了九十年代了,青年妇女已成了白发苍苍的老太太。在一个工人家庭里,房间不大,但非常整洁、干净,老太太在家安度着晚年。儿子高大魁梧,非常温和孝顺,儿媳漂亮玲珑,说起话来象喜鹊儿唱歌一样。一家和和睦睦,儿媳妇与老妇人说着话,老妇人正拿起扫帚要做卫生,被儿媳一把抢过:“妈,您这些日子心脏又不好了,医生都嘱咐了,让您好好歇着,别累着。家里的事您别动,还是我来。”

这时儿子拿着一封信过来,说:“妈,老四又在催你老过去,说最近家装了空调,要你趁天热过去。媳妇插着话说:还老四催呢,老九早就等急眼了,说刚装修了房,把最敞亮的一间留给了咱妈,什么都给备齐了,专等咱妈过去,说哪怕只住一个月也行。”

(十八)

时间转回到老太太与那一家农村人讲故事,老太太说:“孩子们都非常孝顺,争着养我老。三年前,我在老四家。”

春天的清早,外面鸟语花香,文静的四儿媳细声细气地和老太太唠着家常。媳妇打开窗,春风吹进房间,媳妇:“妈,您看今天外面多好,我陪你去公园走走,好不好?公园的花可能已经开了呢 。”

春天的公园,花团锦簇,在一个湖边,悠扬的乐声飘过,一群人正在炼法轮功。湖边,垂柳依依,老太太不觉放慢了脚步,渐渐停下来,着迷地望着那一群炼功人,象被定住了。
  
(十九)

老太太问媳妇:“这是在干啥?”这时从炼功的人群里走出一个中年妇女,非常和蔼地向她们打招呼,和她们交谈。

老太太画外音:我一听“法轮功”,想起我妈说的轮。

(二十)

还是同样的地方,昨天的那位妇女耐心地手把手教着老太太炼功动作。完了后,老太太和儿媳手里拿着书和录像带。老太太小心地把书和带子捧回家。

(二十一)

回到屋里,老太太洗干净手,然后将书万般珍惜地放在屋子正中的桌子上,拜了三拜。然后打开书,看到师父照片。照片上师父正对着她微笑。

老妇人画外音:这不正是吗?!就这样我得了这个法。

老太太在公园参加集体炼功,春、夏、秋、冬,一天不落。

老太太与学员们一起集体学法,学员们读着,老太太认真地听着,手里拿着书,但没有看。

在白天,老妇人有空就听录音。每个晚上,老妇人都捧着书,端详师父的相片良久,念叨着,然后用布小心把书包好,放在桌子抽屉最上面的一隔,然后上床,熄灯。有时关灯了又起来,把书打开。日复一日。

( 二十二)

卧室,白雪积在窗隔上,晚上。

老妇人捧着书,对这师父的相片说着。

(二十三)

一个夏天的中午。午饭后,老妇人回到卧房,又捧上书。
旁白:我一辈子没进过学堂,这书上的字不认得。我每天对师父像说我想读这书。

老妇人合着书渐渐睡着了。

梦境:金色卍字符飞舞着从书中出来。在老妇人头上盘旋,飞舞。

老妇人醒来,揉了揉眼睛,急忙翻开书,一下念出声来。喜出望外到儿子房间,拉着儿子,不相信地重复着:“妈认得了,妈认得了,来看妈对不对。”

儿子好一阵才明白母亲要念书给他听。老妇人念一段给儿子,儿子激动地难以置信地大声叫道:“妈认字了,妈能认字了。” 冲出门叫媳妇,一家人跑过来围着老太太。

一家人争相双手传递着《转法轮》,“天书啊,真是天书!”

(画面回到最初那一家农村人家。)

老妇人接着说:只能认这本《转法轮》,其它书不好使,报纸上字儿一个也不认得。说着老妇人从怀里掏出一本用布包得严严实实的《转法轮》,“这,就是那书。” 在众人神往的目光下,老妇人打开书来,一字一句地慢慢地念着。四周听的人聚精会神。

“这以后,儿女们也跟着修了。我年轻时落下的病全好了,象换了一个人”

老太太与儿女们一起过节时,大家一起读书,交谈,看录像。

( 二十四)

转眼九九年来临。
一家人吃晚饭,电视开着,儿子边看边吃着饭,新闻联播,大约是7.20那一周。

家里空气一下紧张起来,老妇人也有点忧心忡忡,对看电视的儿子说: 小三,你得听着点,外面有啥事,你得告诉我,儿子孝顺地点头:嗯,妈。

第二天早晨,儿子、儿媳上班去了。   

老太太正要拿起书来,一阵敲门声,开门一看,是居委会的钱二娘。钱二娘抬腿迈进门,回手把门关上。“凑在老太太耳朵边,看没看电视?国家都定性了”。

见老太太没说话。钱二娘着急了:“就是那个法轮功!他大婶,国家不让炼了。还炼就犯法。”然后又往老太太耳朵上凑了凑,神秘地说,“连咱这的辅导员姚皇芯都上电视表态不炼了。”见老太太还没吱声,又小声说:“你如果非得炼,就在家悄悄炼,别出去,我也就当没看见。”看老太太还是没吱声。钱二娘又寒暄两句,就找个借口走了。

晚上,儿子回家。老太太在给儿子讲上午发生的事。

儿子忧心忡忡地拿作当天的报纸问:“妈,怕吗?”
老太太:“怕啥?炼!”

(二十五)

还是那个家,儿子一进门就对老太太说:“妈,咱点儿上炼功的去天安门了!”
旁白:“我一听,这不是咱娘说的京城过大筛吗?我得去!”

火车站,熙攘的人流,大喇叭一遍又一遍公布:严禁法轮功学员上北京。
车站到处是公安,警察,便衣。
老太太一家老小被警察截住。

(二十六)

在当地拘留所。

钱二娘和一个穿警服的公安来见老太太。在会见间,钱二娘指面前桌上摊的几张纸:“他大婶,炼法轮功的都得签保证,保证不炼了,不上访。咱们是老街坊了,托您福,可别让我不好交差啊。凡是不画押的都得去参加学习班,”又往老太太耳朵前凑了凑:“傅尚芳第三回上访又被抓了,已经进关了30多天了,听说要送劳教呢。您可别象她那样死心眼儿。”

僵持了很久。

老太太:“我炼功身体也好了,人也精神了,没干过一样昧良心的事。去北京是向政府讲法轮功的好。有啥错?保证啥?”

临走,钱二娘有些不甘心地:“人说识时务者为俊杰,你别拿鸡蛋往石头上碰。”看老太太不说话了。不理解地:“怎么这一家子都这么倔。”

(老太太画外音) “拘留所的干部说不动我们,就把我们放回家,让居委会派人天天盯着,出门跟着,怕我们再进京。”

(二十七)

老太太上街到铺子买东西,卖东西的营业员多找钱了,老太太回过头去找营业员。
营业员见老太太来找,以为是要退货:“卖出的不退不换!”
老太太:“不是退货,是钱找错了。”  
营业员怀疑地看着老太太:“找钱当面点清。出门概不负责!” 一边指着旁边贴的规定。   
老太太:“姑娘,是多找了一块。”说着,递过去一元钱。
营业员尴尬地接过钱。突然看着老太太,眼中有敬佩有小心,问:“是炼法轮功的吧?!”

(二十八)

老太太画外音:电视里天天在批法轮功。昨天晚上,广播了要抓师父。我得去给他们讲讲理。谤佛是要下地狱的。

老太太一人坐上去北京的火车,耳畔有母亲说的话。

老太太下公共汽车,走向天安门,有点不敢相信那矮矮的城门是天安门。然后放下手里包裹,面对着天安门,神圣地举起双手做头前抱轮。镜头上天安门一点儿小,老太太很高大。

旁边的巡警扑过去,连推带搡地将老太太拖到警车边,推进车,周围乱作一团,游客吃惊地围观。

(二十九)

北京拘留所。

老太太画外音:“我说我没名,就叫‘一粒子’”。背景是公安局拘留所打人声。“警察把我手脚绑成大字悬空,打了我四五个小时,关进号里。”

门“咣铛”一声开了,被打得鼻青脸肿的老太太被扔进监里。这是一间拥挤、肮脏、灰暗的小屋。好一会儿在黑暗中,老太太慢慢爬了起来,扫了一眼全室,房间很拥挤, 有人坐着,有人躺着。老太太坐在了只能容一双脚的一个角落。尽量把地方留给别人。

第二天。监狱有了一丝暗淡的白天的光。老太太仍蜷在那个只容双脚的角落。牢里是互相之间的打骂声。脏、下流,噪杂。女犯冬梅在与人对骂。一眼便知这是一个从小娇生惯养任性不吃亏的主儿。

老太太慢慢爬起,小心走过去,怕碰着任何人,艰难地爬进那又脏又烂的厕所。当老太太走出。厕所被打扫得干干净净。牢里一下从种种刺耳的骂声中安静下来:犯人睁着非常惊愕的双眼。

(三十)

又是一天晚上,外面开始下雨。屋子也开始漏雨了。水正好落在老太太蜷缩的那个点上,牢里仍是叹息声、牢骚声、骂声。老太太一动不动,雨水一滴一点渗透她的全身。渐渐地,大家都感觉到了,不理解地看着她, 慢慢沉默起来。

吃饭时,老太太拣起落在地上的饭渣吃了。

“两天了你也没躺下来一次,淋了一夜雨,怎么就没生病?你是干什么进了这里?” 一直很少说话也从不与吵架的张妈开口问。

只听异口同声地“法轮功?”

(三十一)

张妈:“你一进来我就看出你是炼法轮功的,我从三处转进来之前,我就见过你们的人了,你们都是好人。”
阿啬,“好人?这号子我都进过六次了,每一次都是进修来了,嘻嘻!--交流经验,出去再接再厉!”
张妈:“你见了她也许会变。”

(三十二)

老太太靠墙坐着,四周围了一圈,大家都很愿意给老太太说自己的故事。
阿啬:“我从小生活得很不错,父母是归国华侨。文革一开始说他们是特务,进了监狱,一去三年不知死活,我带着一个小妹妹流浪,受尽欺负。为了生存,我当了扒手。有一天我去一个集市,扒走了一个卖鸡蛋的老太太的钱,老太太哭天呼地,原来那几个鸡蛋都是借的,需要换钱给孙子看病,我动了恻隐之心,就又把钱还回去了。以后我发誓要报复整我家的人,当官的,所以我只偷当官的和公家的东西。”

老太太插了一句:“唉,孩子,那么小小年纪也不容易,但你不该造业啊。你偷的东西都要用你的德去换,想想多不值得,你进这里就是造了业罚你。”
 
冬梅:“我恨死整我的人了,出去我第一件事就是找到仇人,把我进局子受的罪让她也尝尝。”

张妈:“你把人家胳膊已经打残了。”
  
老太太的声音:“做了坏事就失了德,造了业就要还,善恶有报这是天理呀,坏事做得越多,德就失去越多,最后就一点没有办法了,人来一趟不容易呀”

声音渐弱。

一个犯人:“听这么一说,我还真不愿意再做坏事了,但是我怎么办呢?”
老太太:“你可以按照我师父说的按“真、善、忍”去做好人呀!”
阿啬:“我做了那么多恶,你们老师要不要我呀?”
老太太:“要!老师就是来度我们的,生生世世人人都不知造了多少业,你只要想修,老师就会管你。”
犯人们:“真的?”
这时老太太说:“我教你们我们师父的一首诗吧:念《洪吟》中“迷中修”

迷中修

常人难知修炼苦,
争争斗斗当做福;
修得执著无一漏,
苦去甘来是真福。

因果

非是修行路上苦,
生生世世业力阻;
横心消业修心性,
永得人身是佛祖。


  
张妈听了,转身从被子缝里掏出几张纸,“这儿有,是一个大法弟子留给我的,我和她在一个号里住了有40天,听她讲为了护法参加了新闻发布会,7个人被捕。判她那天,律师找到她:“李小兰,我最后问你一次,你的丈夫和孩子现在都在下面,你只要现在宣布脱离法轮功,你就能马上和他们团聚,一起回家。”你猜她怎么着,她看着律师一字一句的说:“不,我永远不离开大法,永远都和师父在一起。”小兰被判了三年。这些纸上的诗就是她背给我的,她让我放弃了自杀的念头,有了希望。她真是好人,号子里的人都喜欢她,都让她改变了。”

时间过了很长,犯人们的的表情从不解、迷茫到渐渐明白,到尊重敬佩;从嫌弃、看不起、不理解,到好奇、惭愧;从漠然,冷淡到知耻、惊讶、敬佩。老太太自始至终祥和、慈悲。听不清她在说什么。但是大家离她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围着她。象在听神话故事一样。最后整个灰暗肮脏的牢室里呈现出祥和、佛光普照的气象。

老太太独白:她们都想跟我学法轮功。

老太太一个一个教她们动作。很拥挤的空间比划着。冬梅和阿蔷一开始就能双盘。张妈勉强单盘,但很努力地压腿想双盘。她们很认真地学着。

(三十三)

又是一天,犯人张妈不注意踩着冬梅。那个娇生惯养的女孩。她一下跳了起来,手举在半空,看到张妈一脸歉意,突然将手放了下来。
对着张妈:“算了,没事!”
转身看到老太太,狡黠地:“她给我德。”

张妈要给老太太麦乳精喝,老太太和蔼地:“你自己留着补身子。我是炼功人可以不需要那个。”
张妈叹气:“哎,这是什么事?好人也住监狱,炼法轮功的都这么好。我进来前怎么就没听说过,我出去一定炼这个功。”
阿蔷:“大妈,要早知道真善忍,我也不会干那伤天害理的事了。我出去就找炼法轮功的。”。
冬梅:“早认识你,我都不会进这儿来。要是在外边,我才不信呢?”

(三十四)

犯人们开始主动清洁牢室,房间越来越整洁,脏话、打骂没有了。冬梅到期了,出狱。她给张妈道别,道歉。然后走到老太太面前,深深鞠了一躬: “大妈,别人都说好人进了监狱都会学坏,我却在这里学会了做好人。”说着声音哽咽。一下上前抱住老太太,狱警和其他犯人都很动容。“我以后也要照真善忍去做”。女孩说。老太太慈爱地拍了拍女孩子的头。

冬梅依依不舍地走了。

(三十五)

老太太在审讯室,镇定慈祥、一言不发。对面桌子中间坐着站所长。约60多岁。头发稀少,灰白。面容苍老、瘦削、严肃。但看上去有一丝不易觉察的善良。旁边一女警作记录状,另一个不耐烦的年轻男警察吼着:“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整个场面看上去僵持了很久。

(三十六)

过了很长时间,老太太嘴角嚅动了一下,象是要说什么。也许只是口渴。所长连忙使了一个眼神,那两个人离开了房间。

房间只剩老太太和所长。老太太声音:“不记事时,我被一家人抱养,那家人信佛,一打记事起俺爹娘就跟我讲...”

时间从中午直到天黑。

所长的神情从强硬、愤怒、慢慢变成不解、吃惊、怀疑、醒悟、善念出,到尊敬老太太。

老太太自然平静地开始缓缓讲话。所长从骚动、神色不定到聚精会神。

谈话开始,所长一根一根抽烟。然后打不燃打火机。转而冲茶,温水瓶水越来越少,以至没有了水。但忘了。两次下意识拿温瓶,摇了摇,才意识到已没有水。

所长生硬的表情渐渐松弛。从审讯的姿态变成自审,内心交战着。惭愧,再后来,尊敬地望着老太太。他突然象想起什么了。赶快起身去外面找了一瓶开水进来。拿起一个杯子倒水涮了涮。倒上一杯水。双手递给老太太。

(三十七)

天已黑。所长看表,有点激动地打开屋子里的一个柜子。一柜子收缴来的法轮功书籍、录音带等。所长取出一本《转法轮》边递给老太太边说:“老婶子,我十六岁开始折腾打天下。今年也就60岁了。我是越活越糊涂。这世道咋的了、这坏人不抓,抓好人。我也干腻了。今儿遇到您,是缘份,我也要好好看一看这本“天书”。这书还给您。”

(三十八)

老太太旁白:就这样我被关了二十多天后放了。
听后来的讲,以后抓去的法轮功再也没挨过打。
我儿子、儿媳,女儿,女婿中有的被判劳教,有的没了工作,有一个孙子还在念大学也判了他两年。
我又回到年轻时候了,到处走。
 
老太太走进一个大法弟子的家,装进满满一大包资料。
大法弟子:“我们要告诉受蒙蔽的群众,对大法的一念决定了他们生命的未来。”
老太太:“多一个人知道,就是多一条命得救啊,我得赶快去。”
大法弟子:“你多小心。”
老太太消失在夜幕中。

(三十九)

老太太声音:“这可是千年万年也遇不着的佛法啊,得着了可是大福份。谁都知道,对法干了坏事,十八层地狱也装不下,将来那一天到时,那个后悔啊,我得走,去告诉更多的人 。”

(四十)

老妇坚定的背景在悠长的画面中。歌声响起:

负债累累业满身
旷宇茫茫坠落沉
六道轮回挣扎苦
红尘路上满泪痕

万古机缘遇师尊
得赐天书《转法轮》
同化大法真善忍
随师慈悲救世人


人物表

老太太 -- 70多岁老年农村妇女,看上去比实际年纪轻, 象50岁左右
母亲 -- 30多岁北方农村妇女
父亲 -- 40多岁北方农村汉子
小女孩 -  6岁左右 , 一粒子童年时代
儿子1- 工人形象,厚道
儿子2 --干部形象,老实
儿媳1 - 工人,善良体贴
儿媳2- 工人,善良,体贴
冬梅 -- 女犯人, 漂亮, 自私, 任性, 娇气
张妈 -- 帮助男人犯罪, 窝藏毒品, 自卑, 受人欺负
阿蔷-- 犯人,盗窃
钱二娘--街道主任

(全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