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镕基在爱尔兰的言论辱没了“清官”二字

【明慧网2001年9月6日】在江泽民当道的中国,贪官遍地,暴吏横行,秽行泛滥,而江泽民本人可以说是贪官、暴吏、和秽行的三个代表。在如此的政情世态中,饱经沧桑的朱总理已不复当年的意气风发,慨然叹曰:将来卸任后能被人民称为清官,余愿足矣。

可是朱总理日内在爱尔兰关于法轮功的言论实在是辱没了“清官”二字。

所谓清官,不仅要为政清廉,不贪不占,更要为民作主,不畏权贵。在史册的循吏列传中,不乏清官为了一方百姓的疾苦和冤屈,私自减免租役或严惩污吏劣绅。他们为民请命而不惜身家性命的行为才真正配得上“清官”二字。

在今天的中国,嫉贤妒能的江泽民因为对法轮功和李洪志先生的巨大道德感召力的恐惧,对信仰真、善、忍的无辜百姓大打出手,时至今日,已造成至少270人被迫害致死,数万人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遭受酷刑折磨,难以计数的人被绑架到洗脑班遭受迫害。江泽民对法轮功群众的迫害是自文革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残害百姓的政治运动。我们想请问朱镕基先生,作为反右和文革的受害者,作为一国政府的总理,当如此多的善良百姓受到如此残忍的迫害的时候,你应该保持沉默吗?你难道没有责任为百姓的冤屈而大声疾呼吗?可是此番出访爱尔兰,你不但对残害百姓的犯罪行为视而不见,反而对两年来受尽残害的法轮功百姓恶言相向、落井下石。当这些普普通通的百姓听到你在海外的高谈阔论时,在他们质朴的心中,你更象包青天呢,还是更象秦桧那样的恶徒奸臣呢?

当两年前4.25万名法轮功群众向你申诉他们遭受的不公正待遇的时候,你听取了他们的要求并立刻给予解决,你当时做了一个大国总理应该做的。可是当这件事成为你和江泽民的权力斗争的一个筹码时,你为了个人权争的一时得失,逃避自己的职责,对文革式的害民运动默不做声。这难道是一个谋求“清官”声誉者之所为吗?近日当你重复了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诋毁后,在爱尔兰受到了当地一些非法轮功民众的“漆淋蛋雨”的“欢迎”,你是不是应该想一想这是为什么? 你难道能问心无愧吗?(‘漆淋蛋雨’指此番朱访爱尔兰期间发表诽谤法轮功言论后,朱的座车遭到非法轮功抗议者投掷红油漆蛋及生鸡蛋。)

当然,我们都清楚,朱镕基总理有自己的苦衷。在日本访问期间,朱总理也曾诉苦说:我所遭受的不公非人所能想象。在法轮功这件事上,朱总理一定也承受着来自江泽民的淫威。心虚的独裁者犯了罪之后,总会强迫别人加入犯罪的行列,从而分担并维护自己的罪恶。然而在强权和压力面前,每个人仍有自己的抉择,这抉择完全是当事人自己做出的,将来也必须完全为自己的抉择负责,不可能有任何其它的借口。特别是在这个历史时刻身居总理之位而面对大善大恶之选择者,或同流合污骂名千古,或拍案而起名传青史。

如今,江泽民的政治生命已行将结束,他对善良百姓的犯罪一定会使他在不久的将来受到正义的严厉审判。而法轮功经过这场魔难洗礼之后,一定会成为一个全球性的信仰而传之久远。这个时期每个人的善与恶、正直与卑劣都将真实地被历史记载。请朱总理仔细权衡一下:为了一时一世的权力斗争得失而侮辱自己的人格和良心,这样做值得吗?莫非江门权贵一般黑,区别只在五十步?

其实江泽民强迫别人犯罪是从生命的本质上毁灭着他们,因为对宇宙大法的一念就会定下一个生命的永远。大法弟子们不惜身命地向世人讲真相就是在舍尽自我地挽救世人,包括你朱总理。当你重复着对这些正在挽救你的修炼者的诽谤时,你在将来有何颜面正视自己的作为呢?

朱总理在爱尔兰保证要过问被非法关押、摧残的留学生赵明的情况。中国江泽民政府中是否还有言而有实、言而有信者,全球法轮功学员及所有关心支持法轮功学员信仰自由权利的政府、组织和善良人们对此事拭目以待。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9/6/160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