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市教养院狱警残忍折磨大法弟子的犯罪行为

【明慧网2001年8月14日】刘永来被转到所谓的男子大队的第二天早上8点左右,就被弄到4楼(狱警专门对大法弟子酷刑折磨的地方)进行极为残忍的折磨以逼迫他违心地在信仰问题上妥协。在长达7个小时的连续用刑期间,所有的人都能听到那令闻着动容的惨叫声!上板子、坐老虎凳、警绳勒嘴、用高达720伏电压的8根电棍在身体各处敏感的部位同时过电…下午3点左右,刘永来的身体已经承受到了极限,违心地妥协,才被架着从4楼下来。在刘清醒后,对自己的妥协极为痛苦,于是决定向教养院表明自己坚修大法的决心。不幸的是,他终于被迫害致死,死时被警绳勒伤的嘴根本不能闭合(嘴角两侧向外裂开5CM,以至他长时间内不能进食,只能靠其他学员帮助喂食),身上被电棍所伤,已经没有一处好肉,而他终于以生命写了一份“严正声明”:1、制止邪恶;2、证实大法;3、保护同修。

丛伟,被上板、坐老虎凳、电棍电过。
黄文忠,转业军官,嘴里被塞上木块,再用警绳勒住嘴,上背铐。衣服上全是殷殷鲜血…
刘长(昌)海,转业团级干部,被上手铐、脚镣,狱卒强迫他趴在地上,将2公分厚、1.5米长、15公分宽的床板压在他的小腿肚上,由两个各约150斤重的暴徒站在板上碾踩,同时脚心、手心被高压电棍过,强制其屈服,刘拒绝,又使用老虎凳,同时用8根电棍过其各个敏感的部位(此电棍最高时达800伏)。
夏中强(音),裆部被电棍电烂。
姜云天,全身无好肉。
刘昌田,被乔威用点燃的香烟烫其口鼻。
……

自陈家福、刘永来被迫害致死后,曾在这种酷刑下妥协的大法学员纷纷写了“严正声明”交给教养院,有力地窒息了邪恶。现摘录学员魏强的一段“声明”:“…后来来到所谓的男子大队被迫妥协,每天被迫做大法弟子绝对不能做的事,我想到了死,但我不能死!因为邪恶势力会利用来迫害大法。我想站出来证实大法,所以我写了这个声明。如果有一天我死了,绝对不是自杀,是被邪恶之徒毒打致死。因为它们不给我活路…”魏强现被关小号,他以绝食拒绝虐待至今,经常被无人性的灌食。

大连市教养院残忍地折磨大法弟子的目的是要大法弟子做违背、侮辱大法的事。若拒绝,由四防人员(和院里干警有“关系”的犯人)动用决不能由非警务人员动用的警戒具,代表队长对大法弟子施虐。在队长乔威的指挥下,家住大连市胜利路的焦波、旅顺的于元飞、金州的张家俊、赵勇四人成了迫害法轮功的恶毒凶手。乔威作恶多端,还曾和上级共同制定用来迫害大法弟子的各种酷刑,此暴徒日前已经被调离,并已开始得到报应,在其腿上长了一种恶疮,多方医治也不见效,现已肿胀成片,流脓流水。但他依然执迷不悟,相信他的恶报不远了。

暴徒们用电棍时,是边倒水,边放电,电流随水流的走向,瞬间就在人身上燎起一片水泡。蹲小号是将两手铐在铁门上,两腿交叉或并拢,一动不动地蹲坐在小小的监号里。

女子大队暴徒们经常令大法学员做所谓的“小燕飞机式”,即两手后举,头弯到劈开的两腿间。

现在女子大队的暴徒们越来越邪恶,为了不令邪恶得逞,为了制止虐杀,为了不让刘永来、陈家福、王秋霞、迟玉莲等大法弟子的悲剧再次发生,我们呼吁全世界大法弟子和善良的人们对邪恶之徒的罪行给予关注并发正念铲除邪恶。正告大连教养院的犯罪恶人们:迫害大法,罪业无边,如不醒悟,你们将永无停止地偿还自己所干的一切。

至发稿前,大连教养院另出新招,把坚持真理的几个大法弟子(详细情况待查),其中有郎庆胜、刘长(昌)海等送到比马三家子还邪恶的关山县。此处打死人被当局认为是“正常”的事情。望看到此消息的弟子和善良、正义的人们能伸出援手,以正念铲除其邪恶,救助同修。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8/14/147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