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烈要求石家庄劳教所和邯郸劳教所立即释放我们的亲人

【明慧网2001年7月30日】大法弟子安振海,男,34岁,河北省邢台市隆尧县气象局职工。他的妻子齐香粉,隆尧县中等师范学校一名优秀教师。他们住在师范学校教职工宿舍楼1-1-402。夫妻二人于98年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受益,在单位邻里之间都是口碑极好的人。作为他们的亲人,我们公开呼吁石家庄劳教所和邯郸劳教所立即无条件释放他们!

自从99年7.20大法被江泽民犯罪团伙非法取缔后,他俩依法进京上访,被抓回隆尧看守所非法关押20多天,勒索4000元才放回家。其后警察经常找他俩谈话或电话骚扰。2000年7月21日安振海、齐香粉夫妇放暑假期间回家看望自己的父母,被隆尧县公安局和隆尧师范学校追到老家,硬把安振海、齐香粉夫妻二人非法带回学校并派几个老师在楼下轮流看管直到月底。

安振海因不肯放弃修炼“真善忍”,于2000年11月15日被隆尧公安局政保股长靳平子以“传唤”为名强行从单位无故带走,诬陷他“涉嫌散发传单”,并要非法拘留(实质为无限期关押)。当天傍晚他巧妙脱身走出了公安局,被迫流离失所。在安振海从单位被带到公安局的同时,刑警队一夥到他家去非法抄家,连搜查证都没有,在没搜到所需要的任何东西时,便威胁齐香粉说:“安振海什么时候回来,(我们就)什么时候抓他。”

安振海为了向世人讲清真相,于2000年12月9日依法进京上访,在北京遭到殴打、酷刑折磨,最后被强行拍照后,被邢台市公安局认出,通知我们拿4000元给隆尧县公安局作为去北京接人的费用。齐香粉的父母拒绝出钱,隆尧县公安局就从安振海单位所在的银行强行支出4000元。短短三、四百公里路程何需用得了4000元?这不是敲诈又是什么?!

安振海被抓后下落不明,齐香粉为证实大法,替丈夫申冤,于2000年12月16日依法进京上访。没想到刚到天安门广场就被便衣连拉带拽推到警车上,又被从天安门分局分流到北京大兴县派出所。她在那里被迫说出了姓名、住址,隆尧县公安局得知后向她父母强行索要2600元作为接人的路费,被我们拒绝。齐香粉在被河北驻京办事处非法关押期间,认为不能被邪恶之徒关在这里,应该出去,正念一出,手就从铐子里脱出,堂堂正正走出了办事处大门,踏上了回家的列车。

回到隆尧,师范学校校长刘秋来以她做不到“三不”(不炼功、不进京、不串联)为由,伙同公安局把齐香粉无故关进隆尧县看守所。我们多次要求见人,都被县公安局政保股长靳平子拒绝。后听说齐香粉绝食8、9天了,生死未卜,她父母很着急,我们强烈要求见一面,靳平子矢口否认,还威胁说:“谁说她绝食了,你把他叫来!”把我们推出门外。后来我们一再要求见一面,靳平子不准,说:“你们放心吧,不会让人死的。”家人说:“从镇压到现在大法弟子被虐待致死已200多人了,这怎么解释?”他说:“我没看见,我不相信!”多邪恶呀,用这样一句不负责任的话就想否定已存在的残酷事实吗?!又过了几天我们再去要求见人时,被告知已劳教,齐香粉被送到了石家庄劳教所,安振海被送到了河北省邯郸劳教所。我们问他为什么劳教我们的亲人,什么时候把人送走的,为何不通知家人。靳平子支支吾吾说不清楚。就因为安振海夫妻二人不愿说假话、不放弃修炼“真善忍”大法,被非法超期关押了两个多月,还不算完,又非法劳教了;就这样没有任何罪名、不经任何法律程序,随随便便把人关来关去地关没了,生死如何,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已送去劳教了连基本手续都没有,更不用说通知家里人。这就是“人权恶棍”江泽民利用国家机器无法无天地迫害善良的真实表现!奸人当道,何处伸冤?!

现在家里只剩下一个10岁的孩子孤苦伶仃、无人照管,本来一向品学兼优的孩子也因父母被劳教而耽误了学业。无奈孩子回到老家跟他八十岁的瞎眼的奶奶相依为命,吃住条件极其艰苦。孩子的姥姥看到孩子的处境,难过得整天以泪洗面,本来就患气管炎,这一沉重的打击更使病情加重,晚上总是睡不着觉,不停地咳嗽、吃药、打针、输液,半年来没间断过。到底是谁破坏了我们家庭的幸福和安宁,难道做“真善忍”的好人就要付出如此惨痛的代价吗?

后来我们经过多方查找,才得知齐香粉被关在石家庄劳教所五大队。这里的管教特别伪善,不让我们接见。快半年了,一面也不准见,一家人都很着急,人在里面也不知怎么样了。直到2001年5月底,劳教所通知齐香粉的父母,说什么她“转化”了,允许见上一面,但家属中炼法轮功的不准见,见人时还逼家属骂大法及大法创始人。半小时的接见我们插不上话,全是中队长在胡言乱语,用伪善蒙骗家人。有一次齐香粉的妹妹去送日用品,管理科的人蛮横地说:不准送东西,里面有卖的,可以送钱。硬是把她妹妹推出门外。其实这根本不是什么规定,若允许家人送日用品,他们就无法向被关人员卖高价品赚钱了。

在劳教所里面,邪恶之徒给大法弟子强行洗脑、不准吃、不准睡、搞车轮战术,四个人对齐香粉24小时不停灌输他们的邪悟理论,整整20多天。后来齐香粉坚持不住了,由于她自己的执著被邪恶钻了空子,在主意识不清的情况下写了保证。既然如此,应该放人了吧,家人也多次要求放人,可管教都说:“那也不行,得‘巩固’一段时间。”还说:“放回去,她还有修大法的亲人,她还不再转化回去呀。”用这样的理由迟迟不放人。可见他们是多么心虚,连他们都知道自己的歪理邪说、强制洗脑和欺骗手段都站不住脚,只能蒙蔽一时。“明慧网”上每天都有大量大法弟子声明的出现,声明被强行洗脑所写、所说、所做的一切违背大法、违背自己真实意愿的东西统统作废,从新走到大法中来,继续正法、护法、坚修大法,令邪恶势力彻底绝望。大法弟子的正念坚不可摧,虽一时被蒙蔽,终有一天会清醒过来的,谎言终有被揭穿的时候,正义终将战胜邪恶。

按他们的所谓“规定”, 所谓的“转化”后不超过三个月都得放人。可齐香粉是4月21日被所谓“转化”的,到现在已三个月了,可劳教所却关押不放。可见他们说什么“写保证吧,写了就可以回家了”全是骗人的鬼话。最近我们从明慧网上看到“石家庄劳教所以高强度暴力虐待法轮功学员,导致6月底发生很多人相继被虐杀的特大惨案。”“劳教所声称是‘执行上边的政策’,目的是为了达到‘转化率高’的上级评价。对不愿接受洗脑的法轮功学员,由警察在实施酷刑时,曾扬言:不转(化)也得转(化),‘用高压锅蒸着转,用油锅炸着转。’狱警使用的酷刑包括用电刑、用警棍打、上绳(一种残酷的刑罚,严重时绳会勒进肉里)直到晕倒、长时间吊铐”等等……看到这些我们不寒而栗,感到震惊和愤怒!

我们的亲人不就是要做一个修“真善忍”的好人吗?他们到底错在哪里,要承受这样的非人折磨?!在此我们家属强烈要求立即释放我们的亲人齐香粉、安振海及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立即停止对法轮功的迫害!呼吁世界上所有有良知的善良人们,用我们所有的能力制止这场跨世纪、史无前例的邪恶大迫害,制止酷刑、制止虐杀!

齐香粉、安振海的亲人们供稿 2001年7月21日

迫害大法弟子的犯罪恶人录:
河北省隆尧县公安局总机:0319-6662240 政保股办:6662240-3056 政保股靳平子宅电0319-6663251 手机:013012132868 负责看守所的局长冯群海:6662240-3004
隆尧县师范学校 校长刘秋来 办公室电话:0319-6666186、6663124
隆尧县政法委书记办公室:0319-6664017 6666865
石家庄劳教所地址:北焦街22号 邮编 050051 总机:0311-7754007 7752350 7753569所长赵云龙、吴玉良 所部政委王秉方
大队管理科:0311-7754007转255 一中队:0311-7754007转319白队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7/30/140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