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少三名太原大法弟子被江泽民犯罪集团害死


【明慧网2001年6月15日】

一、杨庆敏、崔媛媛、高丽俊被太原恶徒害死

杨庆敏,31岁,太原西山矿务局官地矿采煤工,2000年底,上完夜班回到家,派出所叫说有事询问,下午叫家人去看已经在医院太平房,火化时家人看到他后脑勺上有一血窟窿,七窍流血,警方告诉家人说按病故处理。(明慧网上已报导过)

崔媛媛,女、42岁,五交化公司夫妻俩于2000年初无故被派出所叫去,丈夫被关押,妻子放回家,而后抄家,收书,崔媛媛被逼跳楼而死。

高丽俊,女、42岁,太原轴承厂职工,2000年12月与丈夫王建荣去北京天安门证实大法被拘捕,关押在太原拘留所。2001年1月22日通知家人去医院接人,高丽俊已是生命垂危,大小便失禁,经家人精心照料稍有好转就将王建荣押回拘留所,3天后高丽俊在家里去世,家里有16岁的女儿上学无人照管,生活没有来源,面临失学。


二、非法关押、非法判劳教

孙宝国,男、30多岁,太原市交通银行研究生,业务骨干。2000年1月与妻子刘惠俊去北京欲登天安门城楼观光,被检查口盘查因不骂法轮大法和师父,而被拘押判劳教一年于2001年1月18日放出,派出所要他每天去报到,22日去了即被扣押,家里有一上中学的男孩独自一人过年(因刘于2000年10月被劳教)。

梁红,男、山西农科院技术骨干99年7月22日被关,中间放出一个月又抓,判劳教一年半。

徐向东,男、50多岁,名医,99年曾上访未进火车站即被捕,关押两次。2000年4.25前一天又无故关押劳教一年半至今未放。


三、“这是谁在审判谁!”

山西某县有大法弟子3600多人几乎遍及所有乡镇,有一女弟子因去上访被非法判刑,警方将她押到车上,脖子上挂上大牌子,游街示众。在法庭上,她义正词严提出十大问题质问迫害者,旁听者哄堂大笑,明白了的人们说:“这是谁在审判谁!”

还有一弟子家七口人有五人被非法判刑,分别关在四个地方,这个县仅劳教劳改就有40多人。


四、强行转化,非人待遇

2001年3月5日一天之内不法警察就抓进去70多名大法弟子,这些都是不写所谓的“三不”保证书的,写了保证书的人还要求交上保证金,少则2~3千元,多则1~2万元。进了所谓的学习班的若不接受洗脑就去劳教、劳改所。目前,山西女子监狱内就有40多名大法弟子,不许炼功,每天干苦力活。

男弟子分别关押在运城、新店、上兰村等地:

侯利军,男、28岁,2000年1月上访被押回劳教在狱中,警方为了给他强制洗脑,用减刑的办法叫犯人施暴,用烟头烧他,身上到处是伤痕,家人托送去的衣服、毛衣、毛裤都叫犯人抢去。至今仍在关押。他母亲康淑琴也是大法弟子三次被关押,最后一次被非法判劳教一年,家中只有父亲照护病中的奶奶,他的姨姨康淑梅也是大法弟子,2001年2月派出所出动三辆警车去家里抓她,逼得她离家出走,至今有家不能回,家有12岁的男孩无人照顾。

不管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如何迫害大法与弟子,大法弟子坚修大法的心是不变的,这是任何邪恶势力都无法改变的,最近师父的讲法给弟子们更大的鼓舞,监狱内外弟子齐心协力,铲除邪恶,法正人间的日子不远了。


五、镇城劳教所非法“洗脑班”的情况

大法弟子杨斌斌,30多岁,2000年去天安门上访被押回太原,一月后取保候审(交押金5000元放回家,2001年3月被送往“洗脑班”,因在里面坚持修炼被判一年半劳教。

“洗脑班”里有两名这样的大法学员,因要坚持炼功,管教不让,他们以实际行动证实大法,开始绝食,到第五天的时候,劳教吓坏了,叫食堂做了好菜好饭让他们吃,他们不吃,而且还是每天照常出操、干活,身体一点异常现象也没有。到第七天管教说“人七天不吃不喝就完了,怎么这些人还好好的?”就问其他大法学员怎么办呢?大法学员就说只要你们允许他们炼功。而后劳教所研究最后让他们炼功了,他们共绝食八天。

非法“洗脑班”为了让大法学员转化用了各种方法,其中有6名大法弟子受罚站不让睡觉,一站就是12小时,最后还是改变不了修大法的心,只好让他们炼功了(据说三个月期满要判刑)张兰香,63岁;刘兆铭,62岁,因修炼法轮大法被开除党籍。张兰香在“洗脑班”里拒不接受洗脑,并且还帮助不坚定的个别学员坚修大法,管教发现后,非法决定把她送往劳教所劳教三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