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个炼法轮功的朋友的遭遇

【明慧网2001年5月29日】我的朋友张美君(化名)是革命老区河北省赞皇县人。我认识她时,她百病缠身,患有严重的妇科病、低血压、耳鸣、先天性心脏病等,久治不愈甚至有时导致休克。由于病痛的折磨,她变得脾气暴躁变幻无常,夫妻俩经常吵架、打骂孩子,使本应幸福的家庭经常笼罩着阴云。

修炼法轮大法后她和从前判若两人,百病不翼而飞,红光满面,脾气也变好了,性格开朗,什么活也能干了,三代之家充满了温馨。她的变化使我看到了法轮功的神奇。我周围修炼的人也渐渐地多了起来。

通过和修炼法轮功的人接触,我了解到:法轮功教人向善,看淡名利,律己修心,遇事先考虑别人。我看到他们修炼后变化都很大:不管在哪儿,他们都兢兢业业地干活,吃亏让人,不争不斗;婆媳之间和睦了,邻里之间的矛盾化解了,经商的收到假币撕掉了。炼法轮功的人就是好,这真是福益人民、福益社会的好功法。

好功法被坏人江泽民非法取缔,又诬蔑为“XX”。美君出于善心,99年12月去北京国家信访局合法上访,结果却被抓非法关押1个月,非法罚款2300元,从此人身自由受到限制,每到敏感日公安经常到她家威胁、骚扰。2000年秋后的一天,公安无故到家中抓她,因她当时没在家,才没被抓走。自此她有家不能回,在外流浪了4个多月。

她很惦记家中80岁的姨母(从小被过继给姨母)和两个年幼的儿子,想回家看看。刚回家,公安人员吕桂平、110巡警曹国强等人从她房上窜下来,蜂拥冲入屋里,手里拿着手铐、电棍等警械,要将她绑架。年迈的姨母是个安分守己的庄稼人,她知道自己的女儿是个好人,看到公安气势汹汹的样子,还拿着给坏人戴的手铐要给女儿戴,老人顿如五雷轰顶,哀求他们:请你们不要给她戴铐!话音刚落,就晕倒在地。美君扑在老人身上,一边用手指掐人中、合谷穴,一边哭着、喊着:“姨您不能走,您回来吧,姨您不能走,您回来吧……”可是不管怎么喊,老人一点反应也没有。这时,一个公安竟没有一点人性地说:“哈!还玩这一手儿。”他们认为老人是装的。美君的丈夫忙给医院打电话,半个多小时过去了,救护车迟迟未到。在美君夫妻的要求和乡亲们的一再谴责下,公安才用车将老人送到医院。他们随车还去了几人,并扬言:等她姨没事了,还得把她抓走。经医生检查,老人病情严重,需立即住院抢救,还要特级护理。公安看着老人嘴里一直吐着白沫,奄奄一息,这时才心虚怕担责任,偷偷地溜走了。老人神志不清半个月,又无别的儿女,只有美君一人守护。此时,公安吕桂平还逼她丈夫,要么交钱,要么进监狱。为了老人,她丈夫只好东挪西借凑了5000元,派出所还给美君算做什么“取保候审”。

有一天,我碰到她丈夫,走到对面,却又不知说什么好,就安慰了几句,她丈夫无奈地说:“真是没法说,俺家的情况你是知道的,美君有病的时候,我是怎么熬过来的,几年来花了不少钱,跑了不少路,可就是治不好她的病,那时我着急;病折磨得她三天两头跟我生气吵架,我也着急;自从她修炼法轮大法以后,多种疾病神奇般地消失,脾气好了,性格也开朗了。她修炼3年多了没吃过一粒药,没跟我吵过一次嘴,什么活也能干了,全家人和和睦睦,你说这多好哇,我想这回可算熬出来了。真是天有不测风云,从99年7.20以后,公安不断到我家,不是抓人,就是罚款。去年冬天为了抓她,听说公安还到处悬赏,使我整天提心吊胆。唉!你说我能不着急吗?”我只好说:“咱就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吧!”

看到朋友的遭遇,听到她家属的苦衷,使我想起很多很多……现在我对国家的前途实在担心:道德败坏,刑事犯罪肆虐,黄赌毒泛滥,腐败成风,工人下岗,农民负担过重,爆炸案弄得人心惶惶……我订了《燕赵晚报》,版上每天都有什么这儿公安智破一多年制假窝点儿;那儿破获拐卖妇女儿童大案;这儿抓获抢劫杀人犯;那儿解救被绑架人质;一会儿严厉打击入门盗窃;一会儿又要捣毁吸毒贩毒集团……这一切似是为公安歌功颂德,其实不正是我国当今社会治安混乱、民不聊生的真实写照吗?而这一切能不发人深思吗?江泽民等坏人对这些真正危害人民切身利益的事不管,却对教人向善提高道德水准的法轮功竭力迫害,逼得炼法轮功的善良百姓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实在是激起了天怒人怨。

上访本是宪法赋予公民的合法权利,可如今谁上访就抓谁、打谁,这不是江泽民等当权者带头在违反宪法吗?在此我忠告那些当权者:如果这样一意孤行,不听民意,我们国家和人民的命运就真地毁在你们手里了!

请广大人民呵护善良、伸张正义、兴我中华!

一个真正了解法轮功的人:张正义(化名)2001年5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