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不是清华大学的写给朱总理的公开信啊?”

【明慧网2001年5月27日】今年春节前的一个晚上。我在北京的街上帖讲真相的纸条的时候。我贴完最后一条的时候,当时是在一个公共汽车站旁。一个正往这里走的小伙子看见了。他急匆匆的走过来。一边走一边问,你又在发什么传单啊?(其实不是传单,我是自己写的)我说是法轮功的,你看看吧。他到我贴的纸条那一看,回头看看我又去看了看。其实纸上就几句话,我写的“法轮大法不怕人了解。这正是邪恶所怕和不敢的。更是他们漫天谎言的根本原因。”他看后和我聊了几句。大法的情况,和我的情况。他对我的回答好象并不在意,就各自在那里等车了,因为我也要回去了。可是不一会他回头对我说:“我拜你为师吧。”真是把我吓一跳。我赶紧说:“师父只有一个,入门不分先后都是弟子。以法为师”等等。他说他老想学就是碰不见。我说现在你不怕么?他漫不经心地摇摇头。我说那你就把“真善忍”记在心里吧。他若有所思的认同似地看着我,还给我留了电话。

还有一次。我帖完资料,到一家大商场的最上层的快餐店吃饭。(北京很多大商场是这样的布局)。当时人很多几乎就是很满。我把我在帖资料时拣的别的同修放的传单掏出来看,因为我也没看过。倒不是我不小心,而是因为觉得别人也不一定知道我看的是什么。再说也要克服自己的怕心啊。我边吃边看。这时不知不觉地,有个人站在我身边也把脑袋伸过来看。是那里的保安。他说:看什么呢?拿过来。几乎就是抢过去的。我也没有保留,这不就是要给人看的么?也就给他了。他还问哪来的,我说在电话厅拣的。一看一个穿制服的人,站在跟前了。我心里想这下可麻烦了。但是我又想,豁出去了,爱怎么样就怎么样。我就镇定下来了。我对他说,你也回去看看吧。他满脸通红。眼睛也不看我。一边向四周扫视,一边点头,手在下面动作很小地把传单一折顺势一塞,放兜里了。若无其事地走开了。这时周围的人都在看我。也静。我没有马上走开。我平时吃饭很快,这次我就是在那里慢慢吃。别人看了一会也都自己吃饭了。我看得出来有很多人好象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这时旁边的两个四十多岁的大姐,问我看什么他们不让你看。我说法轮功的。她说:是不是清华大学的写给朱总理的公开信啊?那个我看过。我说不是的。她说还有吗?我说有,要吗?她就要了。马上放起来了。我吃完饭告诉她们我就是大法弟子,多了解点大法吧。她们的目光显得惊讶,只是点头,什么也没说。我走了。这时后我发现另一个保安拿着对讲机在后边不远不近的跟着我。我平时走路也是比较快的,但是我想我不能那样急匆匆的走路了,就慢慢地在人流中下楼。他也下。我看他的时候,他在善意的向我微笑。好象特别不愿意我误会他有什么恶意似的。可能是把我送到门口就回去了吧。没什么事发生。

我在北京帖资料的时候碰见其他同修各种各样的讲真象的传单啊,纸条啊。有的是印的不干胶,不干胶也有好几种。有的是打印的,还有手写的,有是喷漆。还有的干脆写在电线杆上了。也有挂的条幅。真是大家都在做着正法的事啊。

(大陆弟子 2001年5月26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