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

【明慧网2001年4月17日】 编者注:本文的作者陆博士是大陆某大学教授,其妻子和同校6名功友因进京到天安门证实大法,7人均被非法判劳教1年。

我是一名法轮大法弟子,也是一个知识分子。作为知识分子,我想谈谈我为什么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李洪志老师在《转法轮》中指出:“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地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在《转法轮(卷二)》中指出:“破除后天的意识观念很难,因为这就是修炼。”按我的理解,人的执著心就是以观念形式储存在人大脑中的东西。这里,我不妨以观念为切入点,谈谈我对此问题的一些粗浅认识。

一、观念的形成

我们每个人的大脑都存在着这样那样的观念。这些观念,不管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它们都是我们在自己的社会生活和社会实践中后天形成的,不可能摆脱社会环境的制约。这也是为什么马克思认为在阶级社会中,被统治阶级的思想就是统治阶级思想的反映的根本原因:统治阶级为了自身的根本利益,必然会将自己的思想观念渗透在社会领域的方方面面,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中,被统治阶级的思想必然会深深烙上统治阶级思想的烙印。其实,这没什么可指责的。从一定意义上讲,这是社会稳定发展的一个重要条件。我们以为古人三纲五常那套观念很可笑,其实,我们要生活在那个时代,同样是三纲五常那一套;我们以为文革中的红卫兵所具有的那种狂热信念很可笑,其实,想想我们的当年,我们当时绝大多数不都觉得那种狂热的信念很正常?不狂热反倒不正常了。为什么现在许许多多善良的西方人信仰基督教?是因为他们生活在信仰基督教的社会环境中。为什么现在许许多多善良的西藏人信仰佛教?是因为他们生活在信仰佛教的社会环境中。我们这些不信仰基督教和佛教的人不要以为他们不可理解,甚至很愚昧,不可理喻。其实,你生活在那样的社会环境中,你很可能也和他们一样。我们许多人总认为我的这个认识对,我的那个认识对。其实,你跳出你所处的社会环境回头一看:什么这个认识那个认识的,这些后天形成的观念很可能都是错的。

观念既然是后天形成的,那么它又是以什么样的形式存在于我们的大脑之中呢?这个问题我们现在还无法清晰地回答,但有一点我们相信:这些后天形成的观念在我们大脑中一定有它特定的物质存在基础。因为,如果这种存在既是我们大脑中的一个存在,却又没有任何存在的物质基础,完全是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那么这种存在就是我们不可理解和不可思议的存在了。比如,在我的大脑中,具有这样一个观念:“一加一等于二。”在我没说没想之前,如果我大脑里真的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我为什么又能在我想要表达这一观念的时候,说出“一加一等于二”这样的话来呢?而且,如果我真能从我大脑那种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的状态下说出这句话来,我小时候又何必去苦苦记忆“一加一等于二”这样的常识呢?苏格拉底说,记忆就像蜡版一样在我们大脑中烙上了烙印,烙印不灭,记忆也就不灭。巴特利特说,记忆是过去的重构。J.Z.扬说,记忆是信息以密码形式在大脑中的贮存。在我们看来,这些论述尽管存在着这样那样的差异,但它们都直接或间接地隐含着这样的思想:后天形成的观念在我们大脑中的存在并不是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的,而应该有它特定的物质存在基础。

二、观念的作用

一个人的观念不同,他的思想行为就会不同,他的思想行为不同,他的喜怒哀乐就会不同。一个数学家,他为什么能进行数学思考?是因为他大脑中有一套系统的数学观念。在他进行数学分析的过程中,他会苦恼,他会兴奋,他会充分体会数学思考过程中的酸甜苦辣。有人喜欢下围棋,是因为在下棋的过程中,他就在体会这黑白世界的痛苦和欢乐。有人喜欢泡网吧,是因为在这虚拟网络世界聚精会神的游弋中,他会暂时忘却世间的烦恼和忧愁……那么,人的思想,或者说人的思维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在我们看来,思维实际就是大脑物质运动的一种表现形式,其目的就在于能动地反映和认识我们的客观世界。大家知道,人在不同的思维状态下,他的脑电波会存在明显差异,这种差异,不就说明了大脑在不同思维状态下具有不同的物质运动形式吗?那么,人的喜怒哀乐,或者说人的情感又是怎么回事呢?在我们看来,它实际上是我们的体内物质运动刺激我们的内部感知器官,内部感知器官将它转化成特定的能量信号,进而刺激我们大脑,最终在大脑形成的一种特定形式的感知反应。这就象我们的皮肤一种外部感知器官,受到开水这种体外物质运动的刺激,最终会在我们大脑中形成一种特定形式的感知反应“烫”一样,尽管它们的物质运动形式存在差异,但它们都是大脑对物质运动的一种感知反应,其道理应该是相通的。当然,人的观念、人的思想行为以及人的情感,它们的关系实际是很复杂的,并不象我们上面解释的那样简单。但人的观念对人的思想行为、进而对人的情感所具有的重要作用,却应该是显而易见的事实。

这样说来,一个人有这样那样的思想行为,有这样那样的情感,这实际和他在社会环境中后天形成的各种观念密切相关;这些观念既影响着他大脑物质运动的存在形式,也影响着他体内物质运动的存在状态。现在,许多人不明白这个道理,在贪婪、占有、妒嫉、享乐等各种欲望的支配下,做出许许多多伤天害理、恣意妄为的事情来。其实,他在这样做的过程中,他内心的心理感受他是一清二楚的,但他并不知道,他这种心理感受实际已经反映出,他此时的身体已处于一种狂躁、紊乱的物质运动状态之中了,这是从本质上在真正地摧残着他自己。说严重一点,他就是在慢性自杀。当然,我们一般人没有这么严重,但我们在人类社会中所形成的各种不好的观念,同样在支配着我们的思想行为和情感,同样在不知不觉地损害和伤害着我们的身体。因此,我们要使自己具有良好的思想行为,保持一种良好的心理状态,我们就必须注重自己的品德修养,破除后天形成的各种不好的观念。这样,也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真正地使自己的心身处于一种最佳的物质运动状态,从本质上改变着我们自己。

三、观念的破除

纵观人类的思想发展史,人类的观念是在不断地发生着变化的。其实,想想我们每个人的思想经历,我们的观念又何尝不在发生着这样那样的变化?因此,破除我们后天形成的各种不好的观念,这不是什么痴人说梦,而是完全可能的。那么,作为法轮大法弟子,我们是按照什么标准来破除我们后天形成的各种不好的观念呢?这就是李老师一再教导我们的宇宙特性“真、善、忍”。“真、善、忍”是法,具有无比博大精深的内涵。一个不修炼的人,他是无法体会这博大精深的内涵的。这里,我只能从破除观念的角度,简单地谈谈我的一点粗浅体会。

在人类思想发展,特别是科学思想发展的进程中,我们会明显看到,人类在不断地摒弃着旧观念、接受着新观念。那么,到底是什么因素在制约着人类这样做呢?仔细想一想,我们不难发现,这里其实就包含着一个真。我们为什么摒弃“地心说”而接受现代宇宙理论呢?是因为我们认识到“地心说”是假,而现代宇宙理论是真。当然,人类所认识到的真并不是绝对的,它会受到社会科技发展水平、人类实践能力等等因素的制约。人们当年之所以接受“地心说”,恰恰是因为“地心说”在当时给人们解释说明了许许多多的天文现象,人们认为它真。人类的科学观念和科学思想,就是在这种不断追求真的过程中,一步步地向前发展着。我们要使自己的认识符合客观规律,不受客观规律的惩罚,我们就必须讲真。

观察我们身边形形色色的人,我们还会看到,一个心地善良人的心态和一个心地歹毒人的心态存在着很大的差异。歹毒的人,他是永远无法体会那些善良人们所具有的那种同情他人、与人为善的美好情感的。我们现实生活中的许多人,他对那些从事慈善事业的人往往觉得不可思议:这些人真傻,花了那么多时间、精力和金钱,啥也没得着,干啥呀?其实,那些从事慈善事业的人,他在从事慈善事业的过程中所获得的那种种美好的情感,是那些说他“傻”的人所无法真正体会和理解的。如果我们承认人类的一切情感其实都是体内物质运动在大脑中的一种感知反应的话,那么这恰恰说明善在改造人的体内物质运动的过程中所具有的巨大作用:它可以使人们获得一种最佳的体内物质运动和最佳的心理感受。这,不就是大自然对善良人们的一种最好的回报吗?一个歹毒的人能得到吗?他得不到。他得到的只能是一种截然相反的报应而已。因此,我们在现实生活中,如果真能不断地用我们的善念破除我们的恶念,我们就一定会不断地体会善所具有的改造我们自身的巨大力量。当然,善在稳定社会以及人与人之间的相互关系中所具有的巨大作用也是不言而喻的:一个家庭不讲善,这个家庭就会解体;一个社会团体不讲善,这个社会团体就会崩溃;如果人类不讲善,人类就会面临战争和灾难。从哪个角度讲,我们都得讲善。

破除后天形成的各种不好的观念,这其实是一个相当艰巨的过程。因为,观念在我们大脑中都有它特定的物质存在基础,破除观念,从本质上讲,就是要改变观念在大脑中的这种物质存在基础;在改变观念的同时,还会带来相应的感知反应。这也是许多人不愿改变自己固有观念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在破除后天形成的各种不好观念的过程中,我们不难看到,这种不好的观念越关涉自己的切身利益,越是自己割舍不掉的东西,破除起这样的观念来所带来的痛苦就越深。你看那名利心很强的人,他要得点蝇头小利,他会欢喜若狂;他要失点蝇头小利,他会痛苦不已。你要叫他去掉名利心,谈何容易!因此,我们要想破除自己后天形成的各种不好的观念,就不能不去忍受痛苦。在忍受痛苦的过程中,我们会去掉自身许许多多不好的东西,使体内物质运动的存在状态不断地由不好向好、由稍好向更好的方向转化。一个赌徒,他不忍受痛苦,他就无法戒掉赌瘾;一个吸毒者,他不忍受痛苦,他就无法戒掉毒瘾。就拿抽烟这种常见的现象来说,当抽烟者烟瘾发作的时候,在我们看来,实际就是他体内一种不良的物质运动在他大脑中所形成的一种特定形式的感知反应。要想戒烟,那就要忍。开始戒的时候,他会非常痛苦,这也是许多抽烟人明知抽烟有害健康而又无法戒烟的重要原因。但如果他真能坚定地去忍受,忍受的次数越多,痛苦也就越小;忍到最后,他就会戒掉这种恶习。如果我们承认烟瘾发作实际就是我们体内物质运动在大脑中所形成的一种特定形式的感知反应,那么上述现象恰恰说明,忍在改变我们体内物质运动存在状态的过程中同样具有着不可替代的巨大作用。因此,我们要破除后天形成的各种不好的观念,改变我们体内物质运动的存在状态,我们还必然讲忍。

以上谈到的,是我为什么修炼法轮大法“真、善、忍”的一点粗浅认识。修炼法轮大法,就是要以宇宙特性“真、善、忍”为标准,不断破除自己后天形成的各种不好的观念,也就是大脑中的各种执著和欲望。在破除这些执著和欲望的过程中,我们的心身必将处在越来越好的物质运动状态之中,我们的身体自然也会不断净化、净化、再净化的。

有人可能想:“什么执著和欲望都放弃了,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其实,别人想干这个、想干那个,修炼的人是不会也不想干涉的。一般人有这样、那样的执著和欲望,这都是很正常的,他尽管这样有滋有味地活着好了。但这些执著和欲望至少不能危害他人和人类社会;否则,人们就得抑制它、摒弃它。当今的人类社会,存在着越来越多的问题:腐化堕落、抢劫盗窃、杀人放火、嫖娼卖淫、同性恋、吸毒以及种族仇视、环境污染、地区冲突、星球大战、核武器核战争,等等等等。尽管人类的物质财富越来越丰富,人们当今的生活水平也比过去要好得多,但上述所有问题,没有一个不在威胁着人类社会,甚至人类自身的生存。其实,只要考察一下这些问题的根源,我们不难发现,它们都是人类欲望恶性膨胀的结果。我们总是一次次地强调,社会要稳定、人类要和平。其实,人类欲望的恶性膨胀,这才是社会稳定和人类和平的最大威胁。可惜,我们当今人类的大员们,没有几个真正懂得人类欲望的实质是什么,在种种欲望的支配下,随着自己的感觉走:这个我赞成,那个我反对!我不仅想问:我尊敬的大员们啊,你们到底要把人类引向何处?!

当然,一个真正修炼的人是要去掉自身所有的执著和欲望的,即使这种执著和欲望并不危害他人和人类社会,他也要去掉。所以这样,是因为在修炼人看来,人的任何执著和欲望都会在特定的条件下带来特定的体内物质运动和心理感受。作为一个修炼人,他是不会象一般人那样只追求心理感受,而不注重这种心理感受所反映出来的体内物质运动是否真正有利于自己的身心健康。比如,同样一种执著和欲望,一般人可能会不懈地去追求,因为他乐于接受这种执著和欲望在特定条件下带给他的那种种特定的心理感受。可对一个修炼人来说,他就要放弃这种执著和欲望,因为在他的眼中,这种执著和欲望在特定条件下带给他的特定体内物质运动,从本质上看,并不真正有利于他的身心健康。有人可能会问:“各种执著和欲望都放弃了,这人不是个木头人吗?他还正常吗?”请放心好了。修炼人尽管不追求特定的心理感受,但他必会获得一般人所无法获得的那种美好的心理感受。这是因为,修炼人在放弃各种执著和欲望的过程中,他的身体必然会处在越来越好的物质运动状态之中,这种越来越好的体内物质运动,又必然会使他获得一般人所难以体验的、更加美好的心理感受。而且,修炼人是按照“真、善、忍”的标准来要求自己的一言一行的,所以,一个真正的修炼人只能是有利于他人和社会,而绝不会危害他人和社会。这些道理,我想,一个不修炼的人是很难真正理解和体悟的。只有修炼的人在自己的修炼过程中,才能真正地去体会它、认识它。

人类的本性是不断地追求真理。宇宙特性“真、善、忍”既然是宇宙的真理,那么这种宇宙特性必将会被世界上越来越多的人所接受,并用这种宇宙特性指导自己的思想和行为,我们整个人类社会也会因此变得更加美好。作为修炼人,我知道,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是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

陆翎麒(化名)
公元2001年4月8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