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世间行」── 日内瓦风雨记

|

【明慧网2001年3月30日】 从台湾,连转机一共卅小时抵日内瓦。抵达后大家赴联合国大厦前的万国广场和世界各国弟子会合,以集体炼功洪法的方式,参与日内瓦人权会议开幕式。

在风雨中,弟子们秩序井然,到场后马上自动排好队伍,架设横幅,互相帮忙。我后面有一对母女,两人从匈牙利来的,她们只知道瑞士有这么个活动,但不知在哪里。从匈牙利搭飞机到苏黎世,打听下才又搭火车到日内瓦,辗转探问下,找到了台湾学员的位处,询问有无房间可住。大家忙腾出房间让她们安顿下来。往后几日她们就跟着台湾学员进出,安静祥和。

打坐时,满地泥浆,一坐上垫子,人就在泥浆中向前滑行。雨无声地下着,春寒中大部份的人都没穿雨衣,静静地在广场中打坐,整个场宁静祥和。全部都是世界各地专程赶来的弟子,谁在乎雨呢?我们做的是什么事啊?是「天象变化下面要是没有人去动,还不能给常人社会带来一种状态,也就不称其为天象的变化了。」我们所体现出来的是:伟大的佛法人间的展现。

想起去年9月参加的纽约法会,那内心真是「震撼」也难以形容。看到那么多世界各地赶来参加的弟子们,素不相识,可是一到了中国驻联合国代表团前广场,全部瞬间溶为一个场,宁静祥和,没有人多讲一句话,地上没有一片纸屑。诉求呼吁的是那么严肃悲壮的事,体现出来的却是无怨无恨的平和宁静。第二天所有的报纸均以大篇幅报导:

「这是一年多前法轮功遭镇压,学员不断在美国集体炼功进行请愿后,第一次出现的游行场面。强调没有组织的法轮功,在昨天的游行中展现惊人的纪律和效率」。

「在午间休息的上班族人潮中造成强烈的讯息冲击」,「五十名前导者着白衣,持被害者遗照,路人动容。」

这是伟大的佛法人间的再现啊!踏在车水马龙的曼哈顿街头,我们知道我们举的不是横幅,我们举的是一部宇宙大法。如果可以,我们愿意永远这样走下去。

几天的活动中,全部是炼功、学法、炼功、学法,感到无限的充实,完全处在修炼的状态中。一天在阴霾的街头,一片灰蒙中,看见一树灿烂缤纷的樱花,艳丽夺目,盛开在寒风中。我和学员伫立观看,心生欢喜。第二天打坐时,坐中看见一口古井,漆黑的水面上映着一枝艳丽的樱花影子,转瞬即逝。叹息中悟到,世间法中一切色,皆为幻影。一切有为法,不都是以假为真,才会执著吗?

台湾有一出家人弟子,这次也来了。她说:「你知道吗?我是一个一无所有的人,我每次出国弘法的费用,都是一步一脚印去托钵来的。因为我要让那些无缘得法的人,在师父这次正法中结善缘。不管他们施舍的是多少,滴水入大海,同是咸味。有的地方根本托钵不到什么,但我还是去了,我要让更多的有缘人有这个机会。」

炼功休息时,有学员以各国语言念了师父给「欧洲法会及全体参与者」的新经文。师父说:「……常人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在做着一切,而我们所做的都是为了维护大法。这是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没有为私为己的任何因素……。作为大法弟子,能够做好正法的事、圆满好自己的一切,就要多学法。无论怎么忙都不能不学法。这是圆满的最大保证。……」

听闻师父的鼓励和期许,眼前模糊一片,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内心激荡着难以言喻的沉重,成为众中泣下最多的人。师父一再点化,一再承受,一再等待,等待的就是我们这些迷中的弟子。在这个珍贵无比的有限时刻中,永远做得太少,法学得不够,所说的每一句话,只是使自己更加的惭愧而已。

师父说:「危难来前驾法船,亿万艰险重重拦,支离破碎载乾坤,一梦万年终靠岸。」万年迷梦今朝醒,「荡尽妄念」,千古烟云宙宇新。   


(台湾弟子供稿)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1/4/3/3571.html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