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泊中的大法弟子给老同学的信

【明慧网2001年3月30日】 各位老同学:

你们好!一别数载,尽管时有牵挂,但生活的羁绊,已使我们很难再有促膝小叙的闲情。也许你曾听说我毕业后分到党校工作,也许你曾听说我后来弃教从商,历经沉浮,也许你曾听说我又为修炼法轮大法两度坐牢......

期间有同学电话苦寻,真诚相劝,令我深感同窗情缘之纯。早想倾心详告原委,但因屡遭迫害,拖延至今,深为抱歉。

近几个月来,你们一直找不到我,不是我不愿回家,也不是我不想和亲朋相聚,而是政府对法轮功的迫害不断升级,使我不得不流离失所。但我无怨无憾,内心怡然。因为我在做着无比殊胜伟大的事:助师正法。尽力留住人们的善念,唤起人们本性固有的良知。当然也时有怅然,因为有许多人已经到了麻木不仁、善恶不分,甚至“无可救无可要”的地步。

法轮功的事,不要说是对个人,就是对整个人类历史来说都是绝无仅有的一桩大事,所以也非片言只语可以说清。在此,我只以个人之所历,所思,所悟谈及一二,若能引发你冷静地思考,就不枉我的一片赤诚了。

诸君当然 了解,我本非安心守己之人,上学时就试涉商海,毕业后为证实自己是人中强者,确也曾卧薪偿胆,强求得些许回报。毕业三年后做了校长的秘书,同时有了自己的私营企业,虽未到纸醉金迷的程度,但也曾一掷千金。耍阴谋施计俩,浑为乐事;摆吃喝涉嫖赌,不知是耻。无形中本性日渐迷失。尽管我的行为在当今实乃小巫见大巫,不足挂齿。但得法修炼后,醒来回头看,发现已沦落到可怕的边缘。

上学时代我已习练气功,并广读佛道经论,也曾出过小能小术,对修炼之事见些皮毛。毕业后也曾苦求多年,请长假,花重金,访求真传。虽得一些《周易参同契》、《破迷正道歌》之类,但终觉非修炼之精要,亦曾茫然,但并未放弃。97年秋曾真诚拜求,深望能尽快得遇正法修炼,以求摆脱人生苦海,了悟宇宙之事。或许是诚心感动上苍,半月后,我得《转法轮》一书,叹为观止。当时向友人推荐此书时曰:此诚“天书”也,切勿得之于易而失之于易。

得正法看似偶然,实非易事。但得法后,想真正实修更是难上加难。尤其当时我已随波滑落得很深,在其中时,不觉得差,甚至觉得比周围人还强,但真想返本归真时很难自拔,用了将近5个月的时间才彻底放下了那些不良行为和思想,到98年4月份才真正踏入正法修炼之路。仅时隔一年大法既遭魔难,接下来便是

“1999年7月
为使安哥鲁亚王复活
恐怖大王将从天而落
……

当然,这些事并未让我有太大的震动,几年来的访佛求道让我已认识到正法修炼决不是一帆风顺的,遭遇魔难也有其必然因素存在,修炼大法后更明白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地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转法轮》第2页)只有把人的这些不好的欲望、执著心去掉了才能修出真正的善,大慈大悲之心,才能真正超越人的这一层生命的境界。而只有邪教才让人努力获得各种享受,牢牢抓住你的各种欲望,让你跟着它去获得职位、荣誉、金钱、美女……甚至让酒鬼觉得跟着它走,到时候打开自来水管,流出来的都是酒;告诉农民“人有多大胆地有多高产”,于是农民为“亩产超万斤”欣喜若狂;告诉世人“开放、开放、再开放”让人们“无拘无束”,不再去关注什么道德良心;当然最终还是要“团结在核心XXX周围”。始终抓着人的欲望,牵着你一步步地走向深渊。有的时候真的觉得人活得挺可怜,浑浑噩噩地被别人糊弄一生,却不自知,甚至还对它感激涕零。

对于目前的所谓时局,本不想多说什么,但又想力所能及地让更多人清醒,不至于继续败落,同时法轮大法修炼者受到如此不公对待,“得允许人说话”,把真相讲出来,避免更多的人助纣为虐,也是在救渡世人。这也是我没有第三次坐牢的原因,需要在外面做这些事情,在此也和老同学们谈几句,望能引起各位三思。

我们经历过“六.四”事件,当时政府把没有弹药的枪支放到街上,让学生摆弄,录下相来,做为镇压的借口;花钱雇郊县的农民游行来反游行,这些事我想大家都不会淡忘。政治历来是阴险的,对此我不想过多评价,这次导演的自焚事件,我想各地都有相关的真相材料,各位也会有所思考,河南省的献媚之举,最终弄巧成拙。但令人担忧的是:邪恶之徒还在恬不知耻地大造声势,还逼所有人去恶人榜上签名,还有的搞什么宣誓。现在我突然明白了,为什么某人一开始就喊:这是与党和政府争夺群众。现在很明朗了,这确实是“真、善、忍”与“假、暴、恶”在争夺众生的特殊历史时期,也是众生自己摆放位置的时期,写出来提醒诸君警惕!想一想吧,如果没有其它空间败坏生命的参与,一国政府何以对这些修炼人不惜冒天下之大不韪,知法犯法,大打出手呢?

提到另外空间的生命,也许你们中有些人很难相信。记得当年我们班里有十几位练气功的人,其中有开天目的,那么他们对另外空间的事不会置疑。曾有一位同学跟我抬杠:假如有菩萨存在,逢年过节,这家也拜,那家也拜,她一个身体跑得过来吗?这话很硬,但局限性太大了。我耐心地跟她讲:不能用三维空间的理去套所有空间的事。比如说,我们省有联通呼机100万部,它的用途是在信号覆盖之内就起作用,也就是说这100万部呼机中的任何一部在本省任何一个地方都好使,而且是拨打哪个哪个回应,互不干扰。换句话说,在本省任何一个地方,哪怕比针尖还小的地方都必须同时容纳这100万个不同的信号,那么它的存在形式是什么样呢?那就是:在其信号覆盖之内的每一个个体都是无处不在,而又互不干扰的,而且可以穿墙过壁,和我们这层大分子组成的空间物质存在形式截然不同。因为寻呼机是靠无线电波传递讯息的,而波所在的空间是比我们大分子所在的空间只细微一点点,那么比波更细微的物质数不胜数,每一层物质都是一层空间,同时有它的不同时间概念。当然每一层时空不可能是真空的,都有它里面的不同形式的生命存在。人们所说的菩萨、佛等等,其实就是更细微更细微物质时空中的生命,人们理解不了他们,就把人家说得玄而又玄,然后用一顶“迷信”的大帽子一盖,自高自大起来。所以说“如果开辟这一领域,就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否则,宇宙的真相永远是人类的神话,常人永远在自己愚见所划的框框里爬行。”(《转法轮》,〈论语〉)

古人有句话“匹夫不可夺志”,志者,志向,发自肺腑之信仰也。想靠强权改变人的信仰本身就是愚不可及的。更何况,在修炼中身心受益,了悟了不同层次法理的修炼人呢?人就是那样健忘,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时,有多少人嘲笑他,三天后复活时人们又去顶礼膜拜。记得第一次坐牢,仅仅是因为出于对各级政府的信任,给他们写了一封公开信,把当时罗列到中央电视台栽赃法轮功的“李亭(承德人)杀害父母案”的事实真相告诉他们,同时从道德和法律上申明实情。公安提审我时也不得不承认我说的对,写得有理有据,但最终还是执行“上边的命令”。我很为他们悲哀,为这个整天把法治挂在嘴边而实质却独裁专治的统治集团和其治下的民族悲哀。而今他们又一意孤行,妄图来个第二次文革。现在全国被非法劳教的大法弟子超过5万众,被关押在各地看守所的难以计数,被虐杀的已170多人。在里面所受的非人折磨,我是亲眼目睹,有的也曾经历,北方的冬天气温大都在零下10~20度,被扒光毒打;浇几十盆冷水;或拉出去强令趴在冰雪里几个小时都是见怪不怪的事,可当权者却厚颜无耻地在电视上宣传“春风化雨般的教育转化”,其寡鲜廉耻可谓登峰造极。

和各位说这些,并不带有什么倾向。做为一个修炼人,政权如何并不是我们所关心的,但它使民族道德沦丧,魔性大发,又是令人忧心的。人活不只一世啊!当你随波逐流,跟着它的言行做坏事的时候,所做的一切都得自己负责,可怕至极呀!如果人与人之间没有了真诚与善良;如果人人为近敌,损人利己;如果人类把流氓奉为英雄,对烧、杀、抢、掠、赌、盗、淫视而不见,人还能称其为人吗?人不治天治!“人无德,天灾人祸”,近来发生的一切,还不足以令人深思吗?千万不要认为自己不在其中,当人麻木到鲁迅笔下的“鸭”时候,下一个引颈受戮的可能就是自己。

话题确实不轻松 ,但生在奸佞盗国、欺天害民之时,我们还顾得上“小桥流水人家”吗?大家做为哲学学士,能对目前如此严峻的现实无动于衷吗?在从举国上下的赞歌中能听不出《后庭遗曲》的韵味吗?幸运的是,能生在正法弘传之时,又岂能长醉不醒呢?在正法中修炼得以心境澄明的我,当然要打开心扉,以示同窗,若能引发诸君之哲思睿想,吾愿足矣!

以同学之真情,郑重向诸君推荐《转法轮》一书,希望你能够静下心来不带任何框框地完整地读一读,然后再发表见解,如不能做到,请不必出于同学情谊劝我如何,如果那样请恕我不予回复。此书可向身边法轮大法弟子借阅,或者通过代理服务器访问www.minghui.ca到大法原著中免费下载。

        此致

老同学
于漂泊中

(受条件所限,对80余位同窗很难一一寄达,还望能收到此信的学友帮助转发为盼!本人在此谢过。)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