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1年3月13日大陆综合消息

【明慧网2001年3月13日】 山东大法弟子王怀英被河南公安活活打死

菏泽市牡丹区东城办事处王堂村王怀英(男),约60岁,春节后1月26日进京证实大法,被河南公安抓至河南南阳市公安局,严刑拷打,被活活打死。家人去河南要人,公安称其暴病身亡,并向家属要火葬费。



马三家的野蛮“转化”手段

我是一名法轮功修炼者,由于进京上访被送到马三家教养院。在那里,我亲眼目睹了邪恶势力如何所谓转化法轮功学员,现将转化真相公布于世。

我们十几个人到了马三家教养院后就被分开,每屋一两个人。他们把所谓被转化的人编成班,让她们将那些所谓悟到的理向新来的学员灌输,轮班轰炸,不转化不允许睡觉,逼迫学员转化;如果还不转化,就得一夜撅着,骑摩托车(蹲马步);还不转化,管教就用棒子打,用针扎,用电棍专门电女学员的乳头、肚脐眼儿,用这些手段逼迫学员写悔过书。比如有一个学员几个月不转化,王大队长用针扎她,过电,脖子上的皮都破了,他们还派刑事犯看管她,不转化不许睡觉,一夜撅着,最后她实在承受不了折磨,违心地写出了悔过书。



成都成华区被迫参加“转化学习班”的大法学员抵制邪恶

3月1日,成都市成华区举办的法轮功“转化学习班”在温江卉圃农庄开始,此前成华警方已经连夜抓捕法轮功学员,早上许多学员被从家中、被窝里强行带走,根本来不及吃早饭,带换洗衣物、生活用品,许多人甚至穿着拖鞋被抓走。午饭后,大法弟子刘莉(音)、杨虹(音)拒绝进入悬挂毁谤法轮功标语的会场,警方以手铐相威胁,激起100多学员的强烈愤慨,大家手挽手,高喊:“窒息邪恶!不准抓人!”整齐的高声背诵《论语》、《正大穹》、《洪吟》等法轮功经文。双方发生严重对峙,警方和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7次冲击,想拆散人群,均未能得逞。晚上6时许,防暴大队紧急增援。人群被冲散。刘莉被拖出人群,带往成都市莲花村拘留所拘留,据透露,将对刘莉进行劳教。随后该“转化班”发生多人绝食事件。警方被迫放弃原来的会场,临时安装喇叭和线路。法轮功学员以自己的行动抵制了邪恶。



狱中已经关押几个月的大法弟子的心声

邓大妞,女,60岁左右,没有上过一天学不认识一个字,学大法后神奇的能把大法书籍读下来,还会写字。这篇文章是她到北京天安门护法回来,在监狱写的,几经周折到今天才转到我们手里。虽然没有一个标点符号,但写出了她的真情实感:

北京有感

北京啊北京你在我的心目之中是多么的神圣在我们童年时代都有一个共同的志向那是红太阳升起的地方常常把她当作人间的天堂想不到童年的构想变成了今日的悲伤想不到昨日和蔼可亲的警察变成了一群恶狼今天回答我们的是响亮的耳光善良人的泪水不住往下淌请问黎明前的黑暗还会有多长



大陆某高干医院半数人员相信法轮功

一位并不修炼法轮功的同事今天早上非常兴奋地向我(修炼法轮功)和其他同事宣布:中国有一半人相信法轮功。我和其他同事问说:你是怎么知道的?他说在某高干医院疗养的高干中,超过一半的人员都相信法轮功!

另一位同事说:那也不能由此推出中国有一半人相信法轮功啊,……。他说,按百分之十算,也有一亿多人!

具体数字为何暂且不论,看来中国人民和江党主席算的不是一本帐,也不是一条心,强制了十九个多月,人心还是不姓江。



如此“择优上岗”

据大陆公安内部消息,最近公安内部实行整顿,5%下岗,10%待岗,干警实行计分制,即抓一个拘留加2分,送一个劳教加2分,抓一个法轮功加5分,而管区内出现一个炼法轮功上访的扣10分,看分论功绩,“择优上岗”。分数最低的就成了下岗对象。因此炼法轮功者就成了他们加分的最便利人选,即使待在家里的大法学员也被带进拘留所,理由是防止进京上访。外地捡破烂的常人也是想抓就抓,即使没偷没抢也得要让你承认“顺手牵羊”了,老百姓没文化再加上辩解不清就更只好自认倒霉了。



山东省博兴县迫害大法弟子(补充)

曹连云(女)是一名小学校长,2001年元旦那天带领12岁的儿子(也是大法弟子)进京(这是她第三次进京护法),不幸在淄博火车站被抓,在狱中坚持修炼,对邪恶不予配合,后被送往王村劳教所劳教3年。韩国锋进京护法,年初被带回博兴,现在未被送劳动教养,已上报劳教可能未批,现不在狱亦不在家。不知道关在哪里二十四小时监视居住,在狱中曾遭毒打,但仍未屈服 。

迫害大法弟子元凶:王斌:(0543)2329288 刘建民:(0543)2323298
此二人前一段时间每天都收到大法弟子打去的电话和寄去的信,所以将以前的家庭电话更换了。



湖南常德公开大肆搜捕法轮大法弟子

二月份以来,自湖南常德一精神病患者在北京自焚事件后,中央工作组进入该地区,加重迫害大法弟子。大部份坚修弟子被抓,对已外出大法弟子大肆搜捕,并对家属进行威胁和迫害。在此,常德地区大法弟子秦海波代表坚修弟子郑重声明:坚修法轮大法紧随师。并正告还在参予迫害大法弟子的人员,其一切迫害行为都是徒劳的,应悬崖勒马,不要再加重自己的罪业。



大法弟子口述:我被打的情况

我在公安局四楼被打,是1月31号5点到6点钟被抓去的。先去派出所,后去公安局。先拷问,后毒打。先拿扫地笤帚,然后拿木板打,除双脚外浑身都打遍了,不敢张嘴吃饭,不敢坐下,睡觉不能翻身,脸和手都变形,最后木板都打断了。又用手打。无数人拷问,晚上不许穿大衣,用手铐从晚上11点左右把一只手铐在暖气管上高处,到第二天11点放下,没吃,没喝,没睡觉。到1号5,6点钟左右送往看守所。电话本被公安局拿去,大法资料全被拿走。

打人目的:因不说和谁联系,复印地点。

(附记: 这位大法弟子限于文化水平,语言并没有完全反映出被毒打折磨的残酷程度,只是简单叙述了一下。)



女儿上访失踪 老母寻女成疯

山东省菏泽市牡丹区东关小学教师王秋梅,女,现年45岁,于2001年10月中旬只身一人到北京天安门去证实大法,至今未归,家有一幼女在上学,其老母为找女儿已精神失常,天天到女儿任教学校去要人。

山东省菏泽市牡丹区城区某企业职工杨洁,春节前驻地派出所逼其写保证书,不写就抓人。当时其爱人已被单位带走监控,家里只有她和两个上学的孩子,他如果再被抓走,孩子就无人照管。她与孩子反复商量后,母子三人毅然走上了进京上访之路(两个孩子也修大法)。杨洁与其女大年初一在天安门金水桥拉开“真、善、忍”横幅,高呼“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师父清白”。被警察抓捕后关押在北京市平谷县看守所。平谷县公安局刑警队在大年初一晚对其母女大打出手,一直折磨到凌晨2点40分,其女(11岁)被逼说出地址,第二天继续对杨洁用刑,将手铐起来挂在门上,整个身体吊起来用胶皮带猛抽,在酷刑下杨洁也说出了地址,后被当地公安带走,其女放出,杨洁被关押在菏泽市看守所,为要求无罪释放一进监狱就开始绝食绝水,至今已40多天,生命危在旦夕。其子(15岁)在天安门证实大法后被关押在北京市密云县看守所,孩子说密云县看守所特别邪恶,把他往死里打,他宁死不说地址,后被一骗子骗出电话号码,随即与当地联系,因是个孩子,当地不接,一直拖到孩子开学,才由驻地派出所接回,来回费用(包括警察游玩费用)一万余元,全部让其母杨洁单位报销。因此杨洁单位停发其工资及劳动保险金。

杨洁爱人春节前被单位隔离审查,因其不放弃修大法,现已被抓捕关入济南铁路看守所。家中只剩两个上学的孩子,无任何经济来源。



山东弟子冯勋洪被逼出走 妻子被关监狱

山东省巨野县大法弟子冯勋洪,于今年元旦去北京上访,被抓进北京大兴县长子莹派出所,警察为了让他说出地址,把他衣服扒光,在零下十几度的寒冷天里给他浇冷水,然后再用电棍电击,浑身上下任何一个部位都被电击过,每天折磨三四个小时,连续三天。他以坚毅的意志承受了残酷的折磨,然后把他转往大兴县看守所,他绝食十四天,滴水未进,最后警察不得不将其释放。

回家后当地公安仍不放过他,要继续对他关押,为了躲避关押,他被迫出走,至今在外流离失所,与家人断绝了联系,公安局抓不到冯勋洪,竟把他爱人张雪梅关进了看守所,至今未放。家里撇下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无依无靠。这都是江泽民践踏中国人民人权的铁证。



成都被非法劳教大法弟子名单

任惠娟 成都市新华人民医院 劳教一年
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
张凤清 成都双桥邮电局职工家属 劳教一年 同上
王权 成都420厂汽车分厂 劳教一年 绵阳新华劳改农场
邓启祥 成都420厂工会 劳教一年
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
刘莉 成都和平小学 劳教一年 待定
曹金凤 成都420厂冶金处 劳教一年 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



河北省邢台县公安局局长刘兆铎传达江泽民罪恶指令

河北省邢台县公安局局长刘兆铎在2000年10月份左右,召集几个单位开会,传达江泽民关于处理法轮功学员的密令,说:“对待法轮功,只要不死人,怎么处理都行。”不知该局长是否还知道有法律在,是否还有人性和良知?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学员,天理难容,是不会有好下场的。

河北省邢台县公安局电话总机:(0319)3036210。
知情人 2001年2月26日



警惕特务的假冒

昨天,一位同修告诉我,有一女子自称是武汉大法的总负责人,让其组织一些大法弟子聚会,然而当参加聚会的大法弟子刚到齐,就统统被邪恶势力带走。幸好我这位同修临时有急事,耽搁了时间才得幸免。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3/13/89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