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女子劳教所残酷迫害大法学员片断


【明慧网2001年1月25日】 自1999年7月20日以来,由江泽民一手制造的对法轮功的镇压持续一年多了,大法学员为了坚持真理,许多家庭妻离子散,上百名学员被迫害致死。邪恶势力动用大批警力镇压手无寸铁的善良百姓,拨款新建大量监狱关押以真善忍为行为准则的普通群众,给国家和人民造成了难以估量的损失。

吉林省女子劳教所(即黑嘴子女子劳教所)现关押大法弟子1000多人,他们封锁消息,不让学员与外界接触。这里和马三家劳教所一样,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她们采取各种强制手段妄想迫使我们放弃对法轮大法的信仰。我是因为坚定修炼法轮大法而被非法劳教的大法弟子,下面介绍发生在我身边的几件事。

自从去年十月开始关押大法学员后,管教不但自己动手,还唆使刑事犯人充当打手,只要我们炼功,犯人们就拳打脚踢,管教们用电棍电,直到她们打累了为止。晚上六、七个人轮班监视,管教室里随时准备着电棍、手铐、绳子、皮带等刑具。

二大队学员杨树梅因坚持炼功,被马管教和大队长轮番用电棍打几小时,打得她完全没有了人样,五官变形,几天不能吃饭。我们看管教们如此残忍,就开始罢工、绝食。可是她们并没有收敛,反而更加变本加厉地折磨学员,给学员强行灌食,致使学员四肢无力,脸色焦黄,即使这样,她们还强行让学员超负荷干活,每天劳动15~16小时,最多达20小时(早四点起床,半夜12点收工)。

学员翁月杰,因炼功而遭到犯人打、绳子绑,两只手吊在床边,用电棍电,她仍不屈服,且心平气和地与管教谈话。可灭绝人性的管教不但不为其所感动,还把她长期禁闭、蹲小号,并把她与韩翠艳一起绑在死人床上,四肢分开,晚上不许盖被,吃饭别人喂,大小便失禁。长期的精神折磨与肉体摧残使她俩身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

四大队王秀兰(吉林市人)因炼功,被长时间通电(用电线),电得她不能走动,被两个人扶回寝室,她并不屈服,继续绝食抗议,劳教所的医务人员强行给她灌食,把她的牙齿撬得全部松动,好几天不能吃饭。

有一次一些学员集体炼功,管教就把她们集中到一个中厅,四天四夜坐在小板凳上,不让合眼,不让动。学员李淑影(榆树市)、黄淑芬(吉林市)、兰丽丽、徐迎春(白山市)因炼功被于波等管教强行扒光衣服用电棍电,电得学员满身伤痕。

朱娥(吉林市)、郭芝艳(长春市)、金敏(通化市)、吴秀芹(白山市)被电得满脸、脖子都是水泡,直淌油。后来管教怕她们的罪行被暴露,就往臀部和大腿里侧电。王艳、李永君被大队长找过后,回来上厕所时,学员发现她们的臀部和大腿里侧满是小泡和密密麻麻的红道。赵立娟,吴秀芹被绑在死人床上十多天,用透明胶布把嘴封住。金敏因不写决裂书,不让睡觉长达半个多月。管教们把不写决裂书的学员集中到一起,双腿盘上,每天长达8小时,不让上厕所,不让吃饭,也不许下地,这样持续折磨两天。

象这样的事情在这里很多,几乎每个坚持炼功的学员都会遇到,宗宗件件令人发指。管教们使出的手段用语言难以形容,上述仅仅是一个侧面。

无数法轮大法弟子仅仅因为坚持修炼有益于身心健康的功法而付出如此巨大的代价,这难道就是中国政府百般标榜的“人权最好时期”?!其实很多中国老百姓心里都十分清楚,在中国,“人权”这个字眼只能从字典上看到,现实生活中根本都没有。

注:有的学员不愿说出在劳教所遭受的刑罚,有人认为是自己的业力,应该承受,有人认为不值得提。笔者看了师父最近的经文后,认为这也是对邪恶的放纵。虽然我们能承受,虽然我们不在乎,但我们付出是为了坚持人间正义,坚持真理,不仅仅是为了自己修炼。任何邪恶的东西都怕曝光,我们把它揭露出来,一方面警醒世人,另一方面将这些恶徒的名字都上恶人榜,法正人间时都将它们一个一个送上审判台。

近日,北京市公安机关对全国各地进京上访的大法弟子采取了各种惨无人道的酷刑,如:扒光衣服,冻在室外,并从头顶往下泼凉水;双手一上一下背到后面,铐上手铐用力拉;手脚四面拉开等。

吉林省榆树市大法弟子张玉杰在天津某拘留所惨遭毒打,下落不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