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大家关注北京丰台区洋桥派出所

【明慧网2001年1月21日】 近日,又有一大批法轮大法学员因在天安门广场打横幅、喊口号(没有反党、反政府内容,只是声明法轮功是冤枉的,请求政府还师父和大法清白)。由於信访部门已被公安系统接管,上访的人只要是法轮大法学员一律登记姓名、住址,然後送回当地劳教(中国大陆的一种行政处罚,与判刑坐牢无实质区别),同时,各地方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在江泽民的施压下,纷纷上门抓捕学员,对坚持不“转化”的学员收监,逼学员骂师父、骂大法,许多学员被迫离家出走,在外流浪,去天安门,向世人讲清法轮大法的真相和揭露少数邪恶之徒利用职权迫害大法和学员的种种罪恶行径。

我是同其他学员一起被捕的,由於监狱里已关满了大法弟子,装不下,因此把我们分散关押在各个小派出所,进去後大法弟子威武不屈、不畏强暴。在里面集体大声背诵师父的大法和要求无罪释放,恶徒们大声辱骂仍然压不住正义的呼声,气急败坏的恶徒竟将大法弟子关在厕所里,但学员们仍然不为所动,背读声一浪高过一浪,恶徒则躲在屋里,用手堵着耳朵。到了晚上,把学员单个叫出来提审(实际上是刑讯逼供),逼学员讲出姓名、住址,并采用极其卑劣下流的手段:找来师父的照片逼学员踩,用硬底拖鞋抽打学员的脸部,有些学员的面部被打得肿起象馒头一样,有的恶徒用警棍打学员下身、手、腿、头,学员被打得眼冒金星,手象面包一样,身上青一块、紫一块。而据坐过牢的学员讲。马三家看守所更要残酷的多,里面的恶徒对坚修大法的学员采用轮番上阵,不让睡觉的恶毒手段,稍一瞌睡就被他们折磨醒,学员们为了抗议暴徒们的罪行,开始集体绝食,至今仍有五位女学员,一位男学员被非法关押,恶徒们威胁要给他们灌食,稍有差错会带来生命危险,目前的情况很危险,在北京的其他派出所同样每天都在发生这样的灭绝人性的事情,恶徒们每天还要对他们进行各种惨无人道的折磨。已经不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内政问题,而是一个事关全人类的人权问题,我作为全人类的一员,呼吁世界人民强烈关注这件事。

这座派出所的名字叫北京丰台区洋桥派出所,该所的一个警察的名字叫井小明。

大陆大法弟子
2001年1月11日

另:我已打电话告诉丰台区洋桥派出所,说我们将他们的暴行告诉世人,并要求他们立即释放被关押的大法弟子,也希望海外的大法弟子能打电话要求他们立即释放这些被关押的大法弟子。这个派出所的电话是:(010)67214739



善良的人们,请向法轮功学员伸出援助之手
一一记北京和平请愿的经历

善良的人们,你们好。我是一位法轮大法学员。自99年7月22日以来,中国政府公开打击迫害法轮功。在国内外造成了极其恶劣的影响,每遇国际社会关心此事,中国政府总以“干涉他国内政为由”避而不谈,为取得国际组织及国际社会的支持,现将中国政府在残酷镇压法轮功学员过程中肆意践踏人权的事实揭露如下,望国际社会各阶层中善良的人们能给以道义的援助,亦盼望国际人权组织能及早介入此事,制止中国政府违反国际公约和藐视国际组织、肆意践踏人权的行为!

2001年1月4日,我与另一位法轮大法学员在北京天安门前展开“法轮大法简介”,意欲通过此行为让世人了解法轮大法,也希望政府能善意接受我们的和平请愿,纠正法轮功学员无故被抓、被判刑的错误,岂料在我们的“简介”一展开的同时,就有数名警察和便衣如狼似虎的扑向我们,并对我们拖以拳脚,然後推入警车迅速带离现场。
无论警察或便衣在“行使职权”之前、之後,均未向我们表明身份和告知权力,在警车内仍未停止其暴力行为,肆意殴打和辱骂法轮功学员及我们的师父,当我们言辞制止时,却遭到其拳头的回答!这就是一个“江氏法治”的“法治现象”。

从警车上下来,被带入北京市前门公安局,这里的警官在用语言和拳脚、警械问清情况後,又将许多的法轮功学员(大概有36人)集体秘密送往北京市丰台区拘留所,在此处将今天来京和平请愿的法轮功学员以“犯罪性质”法轮功的理由拘禁,并分给各区隶属派出所,我被分至丰台区洋桥派出所,一行共有10人,另有4位男学员,5位女学员。

我们被关至一间没有後窗玻璃的水泥房中,屋中没有任何取暖设备,当天北京市的气温在零下10-17度,并有3-4级的寒风,屋内气温与外界没有较大差异。

在拘禁期间,当地派出所警察以“提审”的方式殴打逼问学员,想得到的问题,并对笔录进行歪曲,强行取得指纹和签名,当我们背诵《论语》时,他们又气急败坏地将我们关入没有冲水设备的厕所,我们用绝食的方式抗议他们侵犯人权,他们却以冻饥的方式继续他们无人性的邪恶行为。

在我离开丰台区洋桥派出所的时候,此种侵犯人权的行为仍在继续。

谨以此文致全球有正义感、有善念的人们,望全球的人权组织能关注此事,早日介入,解决此事,不再让邪恶横行於新世纪的地球。

(一大陆学员供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1/1/21/70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