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火炼真金--魔窟中的正邪较量


【明慧网2001年1月19日】在石家庄南高基大街8号院的石家庄劳教所第四大队里,从1999年11月起陆续非法关进100多名河北各地区的法轮功女弟子。

在劳教所这座人间地狱里,大法弟子继续洪法护法,以“真善忍”为准则,在日常起居中,摆事实、讲道理,处处礼让、关心他人,美好的品格感化着周围的劳教犯人和干警。有的个别干警找大法弟子谈心时说:“你们确实和社会滓子不一样,真不理解江泽民为什么这样对待你们!”然而有的干警明知大法弟子都是善良的良家女子,却因一己私利违背良知,丧心病狂地执行着错误的指令,甘心充当江泽民的殉葬品,并疯狂叫嚣:我们是国家的机器,上边让怎么转就怎么转!还经常搜察抢夺大法书籍和手抄经文,看到大法弟子炼功、背经文就疯狂残暴地殴打、谩骂大法弟子。

恶警尚长明(男,四大队大队长)、副大队长(女)、陈建国(男,管理科科长)、李维贞(女,管理科科员)、耿行军(男,队长)、周六(男,队长)等,无视国家法律法规、知法犯法,不但自己疯狂作恶,还无耻纵容教唆劳教犯为非作歹,极尽所能地残害大法弟子。一时间,劳教所群魔乱舞、猖獗放肆,活生生一座人间地狱……但无论身处多么凶险恶劣的环境中,大法弟子们仍矢志不改、坚贞不屈,用生命抵制邪恶,不屈不挠地捍卫着宇宙真理,用最纯善的心灵呼唤着世人的善念良知,用鲜血铺就着人类的和平之路……

2000年3月,大法弟子们善意地提出:我们依照国家《宪法》去和平上访,讲清事实情况,我们要求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要求集体学法炼功,我们没有错!不应被劳教,参加劳动有辱大法清白。同时开始集体罢工以示无罪清白,要求无条件释放。2000年3月11日,它们开始恶毒地罚大法弟子站墙根,每天从早晨6点30分站到晚上12点,这样连续站了15天,大法弟子的腿都浮肿了,中间有的大法弟子因炼功被凶狠的毒打、辱骂、上绳、打警棍、带手铐,后来恶警说便宜了大法弟子,让大法弟子练队列。每天8点开始练正步、跑步,有时借口练队,让大法弟子们单腿站着或做蹲不蹲、站不站的姿势,要不就是让跳个不停,整整30天。

黑暗最惧怕光明,因为光明一闪现,它们的末日就要到了。2000年3月25日,他们让大法弟子们分别在两个地方练队列。10点左右,保定大法弟子董春玲开始大声念第一套功法的口诀,这边大法弟子便随之开始集体炼功,恶警耿行军气急败坏,叫骂着问谁的主意、谁带的头等,董春玲为使其他功友免遭毒手,便一口咬定是自己,耿便恶狠狠地揪着董的头发往办公室里拖,企图施以酷刑;那边大法弟子见状纷纷手挽着手背起“论语”,这边大法弟子就背《洪吟》,这时劳教所上空此起彼伏响彻大法声音,此时恶警们犹如乱了营的马蜂,疯狂地扑向弟子们,并猛烈地扯散大法弟子,同时拳脚相加。恶警周六对准许多功友后心,使足吃奶力气踹倒众多大法弟子,后把大法弟子们强行分别拽回各个宿舍罚站。

第二天(3月26日),他们不敢让大法弟子们在大院练队列了,改换在宿舍院里利用练队列继续折磨大法弟子。到10点左右,上厕所的石家庄大法弟子李秀敏又带头背起“论语”,这次恶警们象地狱里跑出来的魔鬼,更加残暴地对大法弟子大打出手,功友们的头发被一绺绺揪下,扇耳光声带着喘粗气声,到处可以听到。一时间每个中队办公室完全变成魔窟,恶警陈建国、耿行军等用各种残忍酷刑折磨大法弟子,从这天开始整个劳教所大院笼罩着压抑恐怖的气氛,每天大法弟子在队列中都有人被随时叫到办公室受刑,但大法弟子中总有人无私无畏地站出来制止邪恶。有一次,面对愈演愈烈的残暴,石家庄大法弟子李娜因高喊:打人犯法!结果她就被打得走不了路,腰部疼痛难忍,连床都上不了。还有一次,北京大法弟子白莉莉高喊:不许打人!招来了管理科长陈建国的暴打,它揪着白莉莉的头发往办公室里拖,并气势汹汹地吼道:“谁让你喊不许打人!你喊不许打人,就是犯法!”把白莉莉揪到办公室里,不由分说,三记耳光把白莉莉打昏在地,弄醒后接着三记耳光,又昏倒,再次醒来后,其余恶警仍不放过,如疯魔一般围着白莉莉攻击大法、谩骂师父。白莉莉不顾满身伤痛,仍大义凛然地斥责邪恶。

在身心遭到极度残害的情况下,52名大法弟子不畏强暴,于4月28日集体绝食,脱下劳教服,拒绝强制劳动。这些毫无人性的恶魔看到了打不垮、压不服的大法弟子更加坚定地用生命护法证法,他们于5月1日、6月19日先后两批秘密转走30名大法弟子,非法关押到135处(租用135处一层楼)。在那里,他们严密监管每个大法弟子,严格搜查大法弟子物品及全身,确认没有任何大法的资料后分别将大法弟子控制在几个房间,房间之间的功友没有任何机会见面、谈话,完全失去了任何人身自由。就这样足不出屋,日常洗漱和大小便都由监控(犯人)高兴与否,才让去厕所,不高兴不让去;有时大便急都拉在裤子里;有个房间更甚之,让大法弟子用洗过脚的水洗脸……不管他们怎样为难大法弟子,大法弟子走到哪里就把金光闪闪的大法带到哪里。恶警耿行军带领一帮由小偷、流氓、吸毒犯、诈骗犯等劳教犯组成的妖魔班,只要大法弟子背经文、炼功, 他们就蜂拥而至,随即魔性发作,揪头发、扇耳光、用脚踹、拧、掐、撅、扭等,简直成为女魔们天天必用的家常便饭。个别女魔无恶不做,治人的招数连连升级。陈瑞芹、陈容厚颜无耻地掐白莉莉、张荣杰、郭丽芸胸部、阴部,用脚踹下身要害部。季艺霞手拎一根棍子冲乔云霞凶吼:“强奸她!强奸她!”……凡是能想到的,他们用尽一切招数折磨大法弟子。有个善良的监控人看到他们这么丧尽天良地对待大法弟子,便上前阻止她们:“你们这样以折磨人取乐,这是干什么呀!”后来她见她们良知已完全泯灭,不愿再与邪魔为伍,找了个借口离开了邪恶的135。

但人心的萌动觉醒与大法弟子的至善至忍并没有触动这些恶警与女魔,相反它们开始变本加厉地恶毒迫害大法弟子。在大法弟子绝食后,恶警耿队长、刘队长、张队长除了暴虐地殴打大法弟子外,还分别把功友们吊铐到大铁门的栅栏上、晒衣服的铁丝上、暖气管上、窗户上,被吊的大法弟子有副教授、医生、干部、个体户等不同职业者。其中白莉莉被长达11天的白天吊铐着,晚上蹲着铐,不准睡觉,不能休息。在大法弟子恢复了正常的饮食情况下,恶警耿行军明知大法弟子们吃了饭,还找来几个恶棍强行将大法弟子按倒,叫来医生、护士暴力灌食,他们把胶皮管插进去又拔出来,故意来回折腾很长时间,大法弟子白莉莉被狠毒地灌进了大量滚烫的汁水,胃部顿时疼痛难忍;张荣杰被折磨得大口吐血伴随着血块,看得人心惊肉跳;郑宝华被用暴力野蛮地插管,插到气管里三次,三次差点窒息死亡……

在这样生不如死的日子里,大法弟子毅然每天照常堂堂正正地用生命去证实法、去抵制邪恶,用纯善之心与邪魔抗争。大法弟子都是一体的,有功友受刑,其他功友们便相互关照,意在制止邪恶。于是有一个功友遭恶人残害,别的房间的功友便立即声援,瞬间无论白天黑夜,大法弟子们高喊“不许打人!”、“打人犯法!”的正义之声此起彼伏,划破了魔窟里那阴惨惨的黑幕,极大地震慑了邪恶势力。张荣杰被铐在暖气管上,恶警耿行军上前凶狠地一耳光打在了她的脸上,张正义道:“不许打人!”耿怒,又一记耳光,张又道:“打人犯法!”耿再一记耳光,张更坚定:“知法犯法!”在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大法弟子神圣不可侵犯的威严面前,耿自知理亏,再也凶不起来了,转身走了。正义战胜了邪恶!

同时大法弟子们仍然不屈不挠地忍受着长期的折磨,受尽了煎熬,还继续公开炼功学法,用生命开创着前所未有的修炼环境。一次,白莉莉、王大领在队长室铐着,郑宝华和王新彩铐在另一室的床栏上,大家异口同声地背法,女魔们就发疯似的冲进来,又踢又打,季艺霞、张小梅、唐维兰、白洁等围着白莉莉、王大领大打出手,还往她们脸上、头上抹牙膏,季艺霞还丧心病狂地把包着痰的卫生纸塞进白莉莉的嘴里。另一屋里,女魔们同样歇斯底里地狂轰滥炸。她们一会儿进来打,一会儿退出去商量对策,进来再打,来回折腾四五次,仍然无法逼大法弟子“就范”。后来恶警耿行军冲进来,怎么骂怎么打都不能阻止大法弟子,就捏住白莉莉的嘴,呵斥也不行,大法弟子照样背,后来他们乾脆就让大法弟子背,不管了,还让大法弟子大声背,不背还不行;最后居然每个屋都要背。正义的力量坚不可摧,又一次战胜了邪恶!师父说:“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去掉最后的执著》)大法弟子天天顶着满身伤痛坚持炼功,135的恶警赵志强、刘队长、聂队长一开始惊慌失措,残暴镇压,后来见无论怎样无所不用其极地发泄狂暴,大法弟子也不为所动,照样炼功,打倒了爬起来还炼,最后他们只好让炼了,也不管了。

邪不压正。女劳教犯人在监控大法弟子期间,与大法弟子同住一间房、同吃一锅饭,她们深知大法弟子个个慈眉善目、不记不报,无论曾被她们怎样打压过,在共同生活中仍处处先他后我、无怨无恨,她们中有善心的开始觉醒悔悟。李兰英(42岁,卖淫判2年)因同情大法弟子贾春荣长时间不能睡觉,深夜把她让到了自己的床上休息,不料被恶警耿行军发现后,大发雷霆,顺手抄起李兰英的腰带毒打李兰英一顿;牛俊芹(48岁,诈骗判3年)也因同情“法轮功”, 有一次竟被铐在仓库的铁门上。还有的先后两次受到罚款30元~50元。可是后来当她们看到,监控凶残者可以获得不同程度的减期减刑奖励,而她们又受到“监控不到位,给你们延长劳教期!”的恐吓,在恶警的压迫中,在利欲的驱使下,她们竟由善良弱女变成了穷凶极恶的狠毒女魔。诈骗犯李立娟听大法弟子向她讲述大法后,心中钦佩大法和大法弟子,可调进邪恶的人群后,便一改往日的纯朴,她冲着功友双手叉腰,摆出摔跤姿势,握拳瞪眼咬着牙,面目狰狞地说:“我现在开始‘改正归邪’了!拿你们练手,出去后就可以杀人啊!”她把大法弟子一个个象麻袋一样摔在地上,功友们好长时间爬不起来。在2000年5月、6月两个月中,几乎天天被这样一群灭绝人性的魔鬼摧残,都没能动摇大法弟子的正信正念。她们压不垮大法弟子,就于7月3日全部转送回四大队。

7月的一天,唐维兰(34岁,卖淫)挑畔闹事,大法弟子再一次冲破阻力,13名功友高声齐背《洪吟》,第一天背了9个小时,第二天背了14个小时,恶警们凶残施暴也制止不了,索性在一旁推波助澜,让女魔们尽情肆虐。其中有一吸毒女魔马玉莲纠集一夥监控犯人陈瑞芹、唐维兰、牛俊芹等,往大法弟子嘴里塞辣椒面,满屋乱作一团,打骂、惨叫声不断,竟无人来制止罪恶。大法弟子们心一横,王新彩坚定地说:“我们总说要维护大法,大家现在只要还有一口气,我们就用生命来维护大法!”功友乔云霞也鼓励大家:“如果今天晚上谁被打死了,就可能是圆满形式,让我们用生命捍卫大法!”……女魔们看到就这样也制止不了大法弟子背法,它们就又商量对策:那就不让功友们停下来,一直背,只要声音停下来就毒打大法弟子;可是佛法的威力足以灭尽一切邪恶,这些恶鬼后来再也没有任何精神了,一个个昏昏睡去,大法弟子背《洪吟》从午后1点一直背到深夜2点半,就这样大法弟子一如既往地堂堂正正学法炼功,开创了修炼环境……

这真是黎明前的黑暗妄图做最后的挣扎,但宇宙真理永远光芒万丈,一切阻挡历史正义之路的邪恶势力必将彻底土崩瓦解、灰飞烟灭!

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