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正法中修炼

2000年华盛顿法会发言稿

【明慧网2000年8月5日】 尊敬的师父好!大家好!我是华盛顿DC的法轮大法学员。今天我荣幸地向大家讲述的是我四年多来修炼法轮大法的体会。我将分几个部分来讲述:

一、得法经过

我从小体弱多病,对往事的记忆中主要的一部分就是生病、去医院、吃药。随着年龄增长,对人生的思考使我经常陷入困境。为了明白人生的意义,我读过哲学、禅学、佛教等等。

1987年入医科大学攻读药物化学专业。五年的大学生活中试尝过各种体育锻炼,拜师学过气功、武术。1992年归依佛门,成为居士,几度到寺中求法,得到的教诲只是回家一心持诵经文,不知从何修起。后来看到寺院中也卖开了东西,和尚谈起了工资而并非我所想往的能解开我心智的博大的佛法,心灰意冷,无法修下去。

大学毕业走入社会,尤其到外企工作后,我变得非常实际,头脑中逐渐充满了金钱、享乐。以前认为不好的那些行为也逐渐接受,认为道德也得随着时代的变化而变化。几年之后,身体搞得更糟。1996年初终于因严重心律不齐卧床不起两个多月,心区持续性疼痛,昼夜不眠,中、西药及每日习炼气功均无效,后来又并发尿路感染,身体日渐衰弱,几乎拿碗的气力都没有了。绝望之余,遗憾空活一场,不知人生为何。

正在走投无路之际,得知有一个法轮功的九天电视录相讲座,抱着听听试试的想法参加了九天讲座。头两天,几乎都在昏睡,第三天早晨,奇迹出现了,近二十多年来第一次感受到了一身轻的状态,连日来日常生活都不能自理,却早起给妻子做好了早饭。接下来的七天我明白了这就是我要找的宇宙大法,,我如饥似渴地读完了《转法轮》。立刻把伴随我多年的一抽屉药扔了,把一箱子气功书烧的烧、卖的卖,

在我生病卧床期间,那位我跟随了八年的气功大师听说后要给我来治治病。九天班后,我身轻体健,却听说那位气功大师住医院了,他长期给别人治病,开气功门诊,做气功报告,最终连自己的生老病死都不能解脱,如何教授别人。从那以后,我坚修大法,放弃了过去所炼的一切。

二、修炼之初

修炼之初,从做一个好人做起,把平时拿公司的东西送还,一改不良习气,工作勤勤恳恳,不计名利。但由于炼其他气功多年,眼见那些炼功人不重德,所以只是在家独修,98年初来美攻读博士学位,才开始深深地受益于集体学法、炼功。师父在《转法轮》中说:“我们这一法门不避开常人社会去修炼,不避开、不逃脱矛盾;”“复杂的环境,我想反倒是好事,越复杂,才能出高人哪,要从这里脱颖而出,那才修得最扎实。”

来美一年中,有缘参加了纽约法会和纽约集体炼功活动,两度见到了师父。使我对大法有了彻底的新的认识,使我完全从独修中走出来,积极参加集体炼功、学法、弘法活动。几个月竟比我独修两年多的长进都大。

三、真正修炼

99年4.25之前在平和的环境下修炼过来,学法、炼功、过病业关、弘法。直到99年4.25我才觉得真正修炼的开始,4.25对我的震动是巨大的,事发之初,还有些不理解,认为国内的同修是不是没做到忍。后来我悟到,我们修炼的忍,是宇宙的特性,而不是常人所认为的忍。我们忍下了个人的利益,为真理而直言,用的又是善的方式。如果我们连正和邪都分不清,怎么能算是修正法呢。

同时我发现,自身有很多不正的东西隐藏得很深,修大法就是要修正一切不正确的状态。人身体状态不正确会生病;一个社会状态不正确就会表现出各种不良现象。修炼人都向内去修,人人都修正过来,人类社会不就修正过来了吗?我们要修正,一切不正的恶势力都会反对,反而要污蔑我们不正,说我们不忍。如果我们不去说明什么是正的什么是不正的,不就等于默认了不正的东西吗?向社会说明真象都被认为是不忍,恶势力造谣生事却能横行于天下,公理何在?!

从那以后,我心中的正气就随着正法而加强。修炼前,我对社会上那些不良现象愤憾过,但我退缩了,觉得一个人的力量太弱小了,慢慢地麻木了,接受了,不知不觉中竟随波逐流了,纯真善良的本性渐渐地被那些污垢埋没了。是宇宙的大法唤醒了我的良知,给我勇气和力量去正法,不管邪恶势力貌似多么强大,我毫不畏惧,因为我“大法不离身,心存真善忍;”。

99年7月20日是人类历史最黑暗的一天,中国政府中少部分别有用心的人挑拨是非、歪曲事实,开始了对中国法轮功学员的全面迫害,把上亿努力做好人的人推到了政府的对立面上。华盛顿DC的学员立刻行动起来,到中国大使馆请愿。当天陆续从各州赶来的学员聚集在中国大使馆门前,希望表达海外大法学员的心声,希望中国政府不要逆天而行,对这么多好人采取暴行。

两个星期中,我们到中国大使馆、国会山庄请愿、炼功,走访国会议员、参议员、各国大使馆。我们虽然衣着朴实,英文并不流利,有许多学员也不是美国公民,但我们是修炼“真、善、忍”的修炼者,我们用真心、善心向世界人民说“法轮大法好,做好人没有错”。我们的真心得到了美国人民的支持,99年11月18日,美国众议院全体通过了要求中国政府停止镇压法轮功的218号参众两院共同决议案。11月19日,美国参议院也通过了相关的217号决议案。同时联合国人权组织、国际特赦组织、美国政府、加拿大政府等等都强烈要求中国政府停止暴行。7.20以后,大法在海外的弘传对海外学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我们不但要更加精进学法、炼功、弘法,还要护法、正法。

去年感恩节,中国学生会举办了一个餐会。电子邮件通知说餐会后有活动,要播放一个录相片,内容不确定。我看到后立刻想到,这样不光明正大,一定是中国大使馆想利用学生会破坏大法,就连夜准备了十几页的有关法轮功真相的资料。果然不出所料,餐会后,播放了诋毁大法的录相片,录相片结束后,我马上站起来说明,我就是炼法轮功的,我所了解的法轮功完全不是这样的,希望大家看一看这些有关法轮功真相的资料,然后将资料分发给大家,同时,我们要求播放了法轮功真相的录相带。

春节前,学生会故技重演,我们几个学员觉得不能再这样让中国大使馆肆意破坏大法了。我找到学校有关举办活动的规定,我发现学生会的行为是不符合规定的,他们在举办活动时,没有如实地向学校说明活动内容,没有说明中国大使馆提供的录相带是污蔑和诽谤性质的。我善意地向学生会主席说明了学校的规定,并希望和她谈谈法轮功的真相,我们有一个学员也和她谈了谈。那位学生会主席没再播放中国大使馆的录相带。今年暑假,这位学生会主席要毕业了,她主动推荐我做下一任中国学生会主席。

四、在正法中修炼

大法蒙难已经一年了,这一年中邪恶的旧势力对大法进行了始无前例的迫害,从最初的抓人打人,到后来的极尽所能。从赵金华被打死到现在20几位大法学员被折磨致死。国内学员的大善大忍,舍生取义的精神使我对真、善、忍不断地有新的认识。

以前修炼时有一些小关很难过去,一年来,在正法中修炼,我的心胸的容量在不断地扩大,这些小关也就根本不在话下了。

师父在《无漏》经文中说“忍中有舍,能舍是修炼的升华”。我发现当有些关忍不过去时其实是舍不下。舍不下的是在很低层次中被认为有价值的东西,抓住那些东西不放可能空活一生。任何事情都存在着取和舍,做弘法工作时也会带进个人的执著而需要舍。师父在《真修》经文中说:“修炼本身并不苦,关键是放不下常人的执著。”很多执著放下了,“放下执著轻舟快”,过去做事,花在“思想斗争”和讨论上的时间很多,目的性很强,甚至做一件事情时带的目的很多,都想兼顾到,结果造成“人心凡重难过洋”。而现在有时念头一闪就能付诸行动,也就能挤出很多时间学法。

师父一再强调学法,尤其在特殊的修炼时期,大法弘传的发展非常快,不抓紧学法,根本就跟不上。在修炼中,我时常感到我与大法的千丝万缕的联系在拉我,千丝万缕的常人执著也在拉我,有时觉得这两股力量就要将我分成几块。当我精进的时候,就感到法的力量将我推进,当我怠慢的时候,各种执著就重重地拖着我。修炼非常严肃而复杂,来自外部的破坏,内部的干扰并存,如果在法上不够精进,就很难分辨。从得法到在正法中修炼,我体会到在正法中修炼精进得最快。在得法之初,从常人中起步,和周围的人比较,和自己的过去比较,以一个常人中的好人做标准,修得非常慢。来美后,参加集体学法、炼功,经常和学员们一起交流,和周围精进的学员比较,标准高了一些,但仍很慢。人间正法开始,我发现这个标准必需提高一大块,才能跟上大法弘传的要求。师父在《转法轮》中讲“有些人他还用滑下来的道德水准衡量自己,认为自己比别人好,因为衡量的标准都发生了变化。不管人类的道德标准怎么变化,可是这个宇宙的特性却不会变,它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那么作为一个修炼人就得按照宇宙这个特性去要求自己,不能按照常人的标准去要求自己。”“每一层次都有不同的标准,要想提高层次,你必须放弃你的不好的思想和倒出你的脏东西,同化那一层次的标准要求,这样你才能上得来。”

能在正法中修炼其实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我们每一个大法学员都应该珍惜这个大好的机会,“助师世间行”。师父在《在长春辅导员法会上讲法》中说“高层生命也经常跟我在讲,觉得你们能够在这里为大法做贡献,这给你们将来的生命在相当长久的以后的历史时期奠定了一个非常好的基础。就说他们也在羡慕你们,他们也没有这样的机会来做这种事。”我不想说在家修有什么错,我只是以我个人的体会觉得错过了这万年不遇的在正法中修炼的机会实在可惜。

现在中国政府对大法的污蔑造谣使许多人对大法产生了误解,甚至有些学员也受了蒙蔽。目前恶势力不仅仅是对学员的迫害,主要是对法的破坏。大法在人间蒙难,我们作为在大法中修炼的学员怎么能等闲视之呢?!师父在《法定》经文中说:“自我做起维护大法同样永远是大法弟子的责任,因为他是宇宙众生的,其中包括你。”我们作为学员应该比任何人都更知道大法的珍贵,我们应该利用一切条件向世人说明真相。

世界各地来华盛顿DC观光的人很多,我们就把有关法轮功真相的资料编成册子,分发给游人。周末,我们在国会山庄集体炼功时,经常有从中国大陆来的旅游团经过炼功点,他们看到这里有这么多人在炼法轮功时,非常惊讶。有很多从中国来的有良知的游客主动接受我们的资料,表示对中国政府暴行的愤慨。除此之外,我们还利用一切办法,突破中国政府的消息封锁,将真相资料发到国内。

本来在四年多的修炼中,我有很多的修炼经历,也曾经对自己那些过关的经历津津乐道,然而在今天大法弘传于世、人间正法的波澜壮阔中,无数大法精英奋力精进、舍生取义,我自己那点事,悟到的那点理实在微不足道。我只是无限地庆幸我能溶入大法的弘传中。我为能在这次人间正法中走过来的同修高兴,为我能在正法中修炼而高兴。

美国华盛顿DC法轮大法学员

(2000年华盛顿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