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往回修

2000年华盛顿法会发言稿

【明慧网2000年8月3日】 1999年3月,我作为陪伴者走进了法轮大法的九讲学习班。在此之前,一提气功,我便不以为然。虽然对气功一无所知,仍免不了高谈阔论,甚至大加攻击。至于成为一名法轮功修炼者,更是未曾想过。

在学习班期间,我只是把自己当作陪听,大多时候在睡觉或缺席。不能理解的地方,还用过去对气功的偏见产生抵触念头。到学习班结束时,十成最多听到了三、四成,表面上法轮大法仍与我毫无关系,我依旧整天忙碌着以前忙碌的事。

现在回忆起来,这次学习班已在我心灵深处启动了不知何时埋下的修炼的种子。所听到的内容,都是平生闻所未闻、异乎寻常的高深道理,在心中引起了强烈的震撼。如老师讲到的史前文化及其与气功的关系;对禅宗的论述;什么是“走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下意识”及灵感的来源等等。尽管我对其具体意义尚不理解,而其中道理令我耳目一新。

以后的一个多月中,有一天突然动念,我也去炼法轮功。有时还把《转法轮》找来读几页。因当时事务繁忙,始终没读完全书。五月份,朋友又送来老师在济南讲法的录音带。听完老师的讲法录音带,我才知道法轮功不是一般的健身气功,而是一部具有更深内涵的、指导向高层次修炼的大法。虽然我心中仍有许多不解,但老师的讲法在我心中已形成一股强大的力量,促使我进一步了解法轮功。于是,修炼的种子在我心里复苏了。

六月初,我再次走进法轮大法的学习班,从头到尾完整地看完了老师的九讲录相。这次学习使我真正明白了人生的目的是要返本归真。从此,我的人生道路彻底变了,我走上了“得法往回修,圆满随师还”的光明大道。

得法前不久,有两件事曾触动过我的心灵,与我的得法有明显的关系。其一是在一次餐会中,一位年老长者告诉我,他年轻时重病一场,险些离世。当他昏迷不醒时,元神离体,看见自己身体周围的一切,之后有人告诉他现在你还不该离开这个世界,然后元神又回到身体,人醒过来了。死而复生的经历,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观,其后的人生中,他全心向佛。我对此非常惊讶,过去只在故事中听说过关于灵魂的事,在所受的教育中,一直将其视为迷信,而坐在我身边的是一位有知识、有涵养的、活生生的老人。老人神情严肃,语气平静,绝非耸人听闻。我听后无法理解,只好放置一边。

另一件事由我父亲刚刚经历后对我讲起。有一天,一位操外乡口音的算命先生来为人算命。与众不同,此人不问生辰八字,走到一个人跟前就直接了当、如数家珍似地讲出当事人的家庭成员,及每个人的工作情况等,而且专找老人算命,更令人吃惊的是,此人能讲出当事人几十年前的历史及几乎属于个人隐私的事,一连为四人算过,人人如此,令所有在场的人目瞪口呆。我父亲从未信过算命先生,这是他一生中唯一的一次。讲给我时,我口头上一面叫他不要轻易上当,心中不免愕然,难究其故。听完老师讲法后,才解开心中迷惑。常人陷于迷中,焉能不惑。

老师在《转法轮》一开始就讲:“我这里不讲治病,我们也不治病。但是真正修炼的人,你带着有病的身体,你是修炼不了的。我要给你净化身体。净化身体只局限在真正来学功的人,真正来学法的人。”一开始修炼,我并未想治病,但身体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明显的变化。过去,我患有经常性头痛,来美国两年后,又患上了过敏性鼻炎,虽无性命之忧,但总似难以摆脱的魔影,一年四季困扰着我。我因此也经常感到精力不济,易于疲劳,镇痛药Advil是我的必备药品。每逢出门旅行,必然随身携带,好在药物镇痛效果尚佳,倒也作罢。而过敏性鼻炎却令我无计可施、痛苦不堪。常年累月,鼻腔粘膜始终处于苍白、糜烂状态,每逢粉尘刺激,诸如室内清洁或户外活动等,则奇痒难当,鼻水直流,到了晚上由于严重鼻塞,常常难以入眠。可刚一开始炼功,就感觉大脑有一种从未有过的轻松、清醒,与服用镇痛药后或睡足觉后的感觉截然不同。从此以后,镇痛药Advil再也没有派上用场。鼻塞、鼻痒日渐减轻,两三个月后便彻底消失了,鼻腔粘膜完全恢复到五、六年来从未有过的正常的干燥、红润状态。我自己是医学院毕业的,对自己身体状况可谓了如指掌。现代医学只能用药物暂时缓解我的症状,发病原因却无从得知,更不用谈根治了。而修炼法轮大法仅几个月时间,多年来的痼疾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这充分证明了大法的威力和神奇。

幸得大法,心中激动不已,深知其无限珍贵,真希望马上把大法告诉所有亲朋好友。尤其是母亲,她体弱多病,被慢性头痛困扰了几十年,常年依赖镇痛药,近年来逐渐加重,头痛加剧,药物生效时间延长,有效时间缩短,需要剂量加大,并需每日多次用药,有时甚至晚上半夜还需起床服药。用她的话讲就是吃过的镇痛药能用箩筐来盛。由于用药太多,剂量过大带来很多的副作用。常在服药后出现头晕、恶心和胃痉挛。她总把我这个学医的儿子当做依靠,而我除了提供各种不同的药品外,别无它法。医院检查也找不到病因,即使专家也讲不出所以然。

母亲的身体状况成了我的心病。我修大法后,对疾病的病因及发病有了更新更根本的认识。法轮大法为广大修炼者身心所带来的变化,及我的亲身体验,更促使我想尽快把大法告诉所有的家人。我知道,法轮大法是母亲的唯一希望。可是,当时正值4.25事件之后,中国政府中的少数人蓄谋全面镇压法轮功,舆论上对法轮功非常不利。当我还未来得及向亲友洪法时,自己反成了被劝说的对象。首先是家人劝我不要上当受骗。国内、国外同学也对我炼功深为不解,为什么一个医学院毕业生,从事科研工作多年的人,会相信法轮功,并通过电话劝我不要过于迷恋法轮功。更令我惊异的是,几乎人人都用炼功会走火入魔来企图说服我。我不为所动,把这些当作对我心性的考验,继续学法炼功。与此同时,我也在默默做着回国洪法的准备。

7月20日以后,风云突变,中国政府的少数人利用手中权力,采用种种流氓手段,大规模逮捕法轮功学员,并动用所有的宣传工具,捏造事实,制造谣言,使很多群众受到蒙蔽,洪法更难。开始我试图打电话叫家人不要听信谣言。但无济于事,相反他们对我炼功表示非常担心。7月底我带上老师讲法录音带,大法书籍及一些学员的心得体会,4.25真象的相关材料回到国内。一回到家里,看到报纸、电视全是诋毁法轮功的消息、文章。电视里不断播出练功人走火入魔、剖腹自杀、练功后变得六亲不认等等镜头。还有一些在压力面前放弃修炼走向反面的电视采访。对于不明真象者真是真假难辨。我先给他们介绍了4.25的大致情况,又告诉他们我回家本身就是对他们的关心,怎么存在六亲不认呢。然后,大家一起看老师的讲法录相,让事实说话,结果看完录相后,我母亲也成为一名修炼者。一夜之间,几十年的头痛病消失得无影无踪。我临走前两天,她还开了天目,看见了光彩万千、神圣的法轮。母亲身上的一切变化,就发生在我眼前,与报纸、电视的宣传形成鲜明对照,这更加坚定了我修炼的信心。

一年多来的修炼,我还在不断的学法修心进程中,通过理性认识的升华和身体变化的体验,不断地正悟着法轮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以上所谈仅是我最初得法和回家洪法的经过,希望为世界上尚未得法的有缘人提供参考。我自身体会到,大家最重要的是能不带偏见地静下心来读一读这部伟大的旷世巨著--《转法轮》,在大法洪传的今天,不要错失机缘而给自己的生命造成无法挽回的痛悔。

(2000年华盛顿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