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文:知识、理解和自我完善的源泉(一)

【明慧网2000年7月29日】各位同修,嘉宾,你们好!

我叫约翰.纳尼亚。今年41岁。住在明尼苏达州,从事个体计算机网络咨询业务。

1999年1月,我照常去门诊看一位新大夫,希望他能帮助我从几次车祸和其他一些慢性健康问题中康复。这位医生是一位来自中国的执照针灸师,当我们回顾我的病史时,他问我:“你觉得你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车祸?”

我开玩笑一般地答出:“我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我的前世是一位保险公司的律师吧!”他没有像许多人那样开怀大笑,只是平静地看着我说:“你相信前世吗?”对他的问题,我低头想了一会说:“我也不怀疑有前世。”我们转到了其他话题,但他在1月份播下了在春天开花的种子。

寻求

我的医生触及了一个超越我们可观察到物质世界范围外的真相问题。在我的一生中,我一直渴求真理、知识和理解。我探索过许多途径,求学于许多老师,大多通过读书来完成的。我在寻求自我完善的答案和方法。到1999年初我得出了一个结论,一个清楚和无误的结论:我一直在错误的地方寻求答案。我觉得我应该对任何人和任何信息敞开心扉,以得到几年来一直要传达给我的信息。

在我的一生中,我寻找的自我完善的方式大约分三类:1、改善我的健康; 2、丰富对我居住的世界及人类的知识;3、增进对我的人生目的和总体的生命意义的更高内涵的认识。

几分钟后,我将讲述几个改变我寻求答案的事件,但我想马上告诉你的是:修炼法轮大法在以上三个方面给我不可估量和难以想象的帮助,超出了我的期望,也超出了传统的推理。

畅销书《需氧生物》激发了儿时积极的健康意识,我做各种运动,是高中田径越野队员,跑步16年且乐此不疲,直到脚出了莫名其妙的问题才不得不停止。然后我开始游泳。脚和其他奇怪的健康影响,使我对营养,中医,和其他养生保健之道十分感兴趣,并孜孜不倦地追求这些方法。

1992年起,车祸使我耗尽钱财,时间和精力。在1992年到1998年间,我每年至少有一次车祸。当撞车发生时,我的身体遭到了冲撞和挤压,有两辆车完全报废。由于受到多次创伤,我的脊椎受到了永久性的损伤。我曾是一家正骨诊所的常客达7年之久。在那里,他们让我尝试了无数补品、疗法,以解决我各种毛病。

我一直相信,世界上没有纯粹偶然的事件。经过几次这样的事故,并且有一个模式,我也知道我应该接受到一个信息。但令人沮丧的是我不知道这个信息是什么。尽管我怀疑是与我生命更深层的问题有关,也许是精神领域的问题。顺便告诉大家,我的保险公司继续向我提供“安全驾驶”的优惠,以此说明是一种我无法控制的“不幸”的力量在作怪。而我本人的确是一个不错的驾驶者。所以,这些事故与我寻求自我完善的两个领域有关:健康和生命意义。在我谈第三个领域前,我想说一说过去的第二点,也就是丰富对人类和我们居住的世界的认识。

我对科学的兴趣来自儿时读过的恐龙,生物学家,宇航员,和发明家的书。我父母把显微镜和望远镜送给我做礼物,但我最终在大学却读了英文专业。我感到文学和诗歌比心理学更有趣,更有揭示性的认识和探索人类行为的两个方法。但我同时也上地质学、物理学和数学这些我的英文专业朋友们设法躲避的课程。自我的正规教育结束后,我继续选修各种课程和广泛阅读以增进我对人类和世界的认识。

在第三个领域即寻求对人生意义的理解,我在上大学前,上大学期间和大学后钻研了哲学和宗教。我出身于天主教家庭。我有规律的履行我的信仰直至近30岁,为我打下了宗教的基础,我至今仍十分感激。我在泰国住了2年,小乘佛教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两本对我思想影响很大的书是《物理学之道》和《禅与汽车维护艺术》。两本书都阐述了东方思想观念与西方的世界观。

我尝试过各种精神信仰的路,但在这个过程中,我多少感觉到我失去了倾听上帝声音的能力!远在我40岁生日之前,我精神上是飘忽不定的,我的问题和过去一样多,而我不能完全接受给予我的答案。特别是我们每个人都会提出的人生根本问题,即“我们从哪儿来?为什么在这儿?我们死时会发生什么?”

发现

回顾过去,我的体验和尝试过的途径都为人生的关键转折起到了准备和导向作用。在1999年3月15日,我在明尼阿波里斯晚上高峰期穿过马路,从我的眼角,我看到一个开车的人右转时似乎被阳光晃了眼睛,冲着我在的人行道就冲了过来,直到我坐在车头上离地有几尺高,惊惶无助,他才看见我,猛地刹了车。我摔倒了地上。我到现在也不敢肯定当时是他更害怕还是我更害怕。他把我送到医院,拍了X光片,结果是又一次受伤和缝针。

但是躯体的疼痛无法与我内心的震撼相比。一次事故,又一次事故,一次一次又一次,为什么都冲着我来,是什么意思?我当时这么想,我知道我必须改变,但又不知如何改变。但我知道我必须敞开思想接受我过去没有接受到或理解到的信息。两天后,我按预约去见我的针灸医生,我躺在治疗台上,扎着针我们又谈起了为什么我有这么多车祸。我说这大概和我的房子有关,自从我搬进这座房子,车祸就没断过,甚至我租车搬家那天就有一次事故。我一直采用风水方法想改变一下我的运气。他说他炼一种气功能保证他住在任何地方都安全。我们简单地聊了一会气功和它的历史。当时我对气功的概念非常模糊,并不知道它还包括修炼。

他在他的名片上写下了法轮大法的网址,几天后我上网浏览,他还建议我读一本书,我只记得是以“Z”开头,应该争取一天读一讲直到读完为止。我在网上所看到的与我以前读过的别的东西十分不同。这是一个很权威很有力但又很慈爱的声音。当我阅读时,全身有如电流通过,我决定从网上订书并争取在佛罗里达休假时看。按预计,我去佛罗里达前,应该收不到书,但是,又是巧合使书在我上飞机前及时收到。我说,我不相信巧合!

在佛罗里达与家人度假,我认真地读《转法轮》。我当时有许多看不懂,但在许多我看懂的地方,我情不自禁地说“对,正是这样,完全正确。没有人这样讲过,但事实实在是如此!”当我继续读下去,我会有自言自语的意识:“对,是生活在这个星球上就是在迷中,当然精神和物质是一回事……对,学习小学课本你还是上不了大学。”

在那一周的休假中,我也感觉到了身体的变化,先是鼻子有点痒,然后就不停流鼻涕,打喷嚏,发烧和睡卧不安,持续了3-4天。是严重的过敏吗?感冒吗?似乎哪个也不像。我当时并没有把它和我读书联系起来。等到我休完假再次去看我的医生朋友做下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治疗,他帮我理解了这是由读老师的书直接引起的清理身体的过程。当时我的医生告诉我:“你不再需要我了,”我最后终于明白了他的话的全部涵义。

我当时读《转法轮》马上就明白的一点就是,抱怨不是修炼。所以我从休假回来后没对任何别的人提起我的急性症状,我只是告诉大家,我假度得很愉快。从此不抱怨不发牢骚成了我的自律。14天后,我读完了《转法轮》,一天读一点。在我读完这本书前我对自己说,“这是真理,这是真理!这是我现在必须身体力行的。”既没有看见过炼功,也没有见过另一个修炼人,在这本书里,我找到了我最好的老师,比我一生中在书本上找到的所有老师都更好的老师。

我买了一本《法轮功》并在出差期间通读了一遍,我试着自学动作,但我意识到,做一个真正的修炼人,我应该出去和大家一起炼功。我从没告诉别人这件事:我第一次去周六集体炼功,我晚到了几分钟,大家已经开始炼功和教新学员。我当时很不好意思走过去跟大家讲话。远远地、静静地,我看着他们很长时间举着双臂在做第二套功。回家后我又从书上多学了一点,一周后又来到炼功点。一位老学员教了我动作,从此我就成为周六炼功点上的固定学员了。

(2000年7月译稿)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7/29/34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