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迪人的善心,向身边的人说明真相

【明慧网2000年6月30日】 公司里有几千职员,除了美国人外华人也很多。我刚到这家公司半年多,却也认识了不少华人。我只觉得向这些人说明法轮功的真相是件很急迫的事。只不过我没有拉过一个就讲,因为那样很可能事与愿违。因为公司是开放式办公,一层楼象中国宿舍大通铺式的有几百张办公桌,连大小会议室都是由透明玻璃围成的。人人都在这高速运转的机器中忙碌着,只有中午吃饭的时分一些认识的人能凑到一起,边吃边聊各自感兴趣的话题,三十分钟到一小时不等。这也就成了我唯一能找到的时间。

第一次找到的机会是一位年纪不大的同事L。这只是第二次和她在公司的小餐桌前吃饭。很快我就告诉她我是炼法轮功的。她有点吃惊,还问我怎么搞到那里边去了。我一下就感到了她心中的错误成见。我告诉她我已经炼了四年了,并且我的身心都发生了巨大改善。L说她的另一个朋友也炼法轮功,并给她看过<<转法轮>>。她好像不能接受<<转法轮>>中的一些东西,而且似乎不太理解炼功人。但她表示对中国政府镇压法轮功的做法非常反感。两个月以前L回国探亲时,就得知有个炼功人被开除公职并没收了房子。她认为这种文化大革命的做法让人觉得太过份了。我想每个人的接受力和理解能力都不一样,于是就给她讲了一些中国政府怎么残暴镇压法轮功的事实,并且列举了被迫害致死的学员的经历。L听了很动容。午休时间很快结束了,在乘电梯回办公桌的路上我又问她想不想看一些真正修炼法轮大法的人的心得体会,她同意。于是我就把预先复印好的材料送到她办公的地方。希望正面的声音会启发她的善念。

有位年长的同事W,来美国已经二十几年了,在公司任职也十八年。几次与他共进午餐,发现他对很多事情都有他已成形的看法。W人生经历丰富,在常人中摸爬滚打多了,对许多事都用他的经验进行归纳和总结。他并不了解法轮功是什么,几乎一切关于法轮功的消息都是从中国政府那里听来的,使他说了错话。当我告诉他我也炼法轮功的时候,他说话比较注意了。也许因为他是读书人的缘故,而且顾忌情面。我想这样至少他不会在无知中造业。我建议他看一看炼法轮功的人们对法轮大法的认识,他同意。我就将从电脑上打印出的学员修炼体会交给了他。W很快看完了这些材料,并且在百忙中来找我要<<转法轮>>,因为他在材料中看到了学员感人肺腑的身心变化,并且看到这一切变化都是因为<<转法轮>>。

W很想知道有没有知识分子的体会,因为他发现我给他的材料都出自一般教育水准的人。W知道我曾留学两个国家,在世界著名大学中拿的学位。我又告诉W,四年前免费教我学法轮功的是三个年轻人。一个是密西根州大学毕业的电脑学士,一个是加州理工大学数学系毕业后又到哈佛大学数学系学控制论的硕士,还有一个是普林斯顿大学毕业后到哈佛大学念完物理硕士、博士的高才。他一听眉毛一扬,续问:“是吗?”我说是。我又进一步讲:“在美国和其他国家学法轮大法的人有许多是高级知识分子,他们是各行业的精英。如果中国政府造的谣是真的,那为什么这么多高级知识分子都在学?他们是那么容易让人骗的吗?法轮功从1992年开始传播,在短短八年中已传到世界各地,上亿的人在学在炼。这本身就是一件很超常的事了。中国政府造谣诬蔑的本事在这几十年的风风雨雨中已经表现得淋漓尽致。做为一个有头脑的人怎么能人云亦云,顺着中国政府的宣传机器跑呢?要想知道真相,我想,应该自己了解尝试。”他听了直点头,并说:“好,等我看完了<<转法轮>>再和你聊。”

现在,他正在看书,我从内心里希望他的观念不要障碍了他。但我也明白,他已经有了一次机会,路是自己选择的。有一次我在走廊里遇到他,并顺便谈到中国政府把文化大革命搞到美国来了。中国大使花着人民的钱到处飞,召集同乡会和华人组织,开什么揭批法轮功的会。中国政府甚至调动部份中国学生会人员,详细调查当地修炼法轮大法人士的名单和个人情况。可是,这些中国学生会干部也有私心,他们把与他们有过结但不炼法轮功的人也报了上去。W听了后直摇头,说:“中国政府这么做的确不对,干这些事的人才应该被抓起来。”看来,丑恶、丑恶中的丑恶毕竟不得人心。

小Z和B在一个组里干活,所以常常一起吃午饭。她们可以算常人中的好人,但也时常谈论生活中的烦恼。和许多来美国的华人一样,她们也操心着房子、家庭、子女和方方面面的得失。有一次,她们谈论夫妻关系,我在一边听,没有插话。她们后来看我在一旁笑,就问我家里谁做饭,谁洗衣。我说:“我和我太太抢着做。因为不是她做就是我做,反正得做。我忙时,她就干家务活;我有时间时,我也抓紧时间多做些。”小Z说:“这还挺好。你们俩口子还挺体贴的。”我就给她们讲我在一家餐馆吃饭时听到的两年轻人的聊天:一个说:“现在像样点儿的真难找。”另一个说:“我要找就找个真正对我好的。”引完这段对话我对小Z和B说:“现在谁都是这样,考虑任何问题都是为私的。前提条件是对‘我’好。为什么不想一想:我怎么去付出,怎么去给予,我怎么做才能使对方少承担?俩口子中如果有一个人这样去考虑,那么两人的矛盾会少得多。如果两个都这样去做,那家庭关系将非常好。”

她们听了低下头,没有作声。B有一个七岁的儿子,在美国这个自由高于家教的国家,怎么教育好孩子成了B的大问题。我就想起李老师讲的话,对她说:“小孩生下来只会哭和吃奶,他的心是纯洁的。可是在他渐渐长大的过程中,父母就会教他:看着地上的钱你要拣,别人欺负你要找他老师他家长。其实,父母这样做就是在污染这孩子。这孩子如果从小学得很奸滑,他会很看重个人利益,他也就变得越来越心胸狭窄。”B点点头。我接着说:“你们都知道,我和我太太都是炼法轮功的。其实法轮功就是修炼,就是不断去掉后天学到的不好的东西。修炼就是一个返本归真的过程,返回自己先天纯真的本性。”

小Z和自己的老板关系不是很好,她的言谈中流露出她对老板的高压和苛刻很不满。因有一次我在谈法轮大法要求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她却说那不是要受人欺负吗。我估计如果我说应该考虑对方、考虑她老板的处境、为别人着想,她可能接受不了。于是,我说:“其实在矛盾中什么受欺负啊,都是为了一口气。为争那口气而活着。人本来已经活得很累了,如果为生活中的琐粹小事也气愤得不行,那不是活得更累吗?”小Z想了想,点点头说:“对。”我说:“中国有句老话:退一步,海阔天空。”她又点点头。我接着说:“炼法轮功其实就是在这些矛盾中磨炼自己心性的。把它看淡,放下这些东西,做个好人,更好的人,更加高尚的人。如果不提高心性,一天24小时炼功也不是真正修炼法轮大法。”这时有个美国同事过来把小Z刚离开的位置占了,小Z放好东西回来后发现自己的位子被人占了,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站在高台前吃自己的水果。我说:“你心性还不错,应该学法轮功。”她说:“做好人不一定要参加什么教或其他什么。”我一想,不是人人都有修炼的愿望,不修炼就讲做好人的道理吧,所以到此我也就打住。也许我太心急。中国政府已经给法轮大法泼了很多脏水,修炼法轮大法是严肃的。如果她在这方面有误解,我还应该找机会破除它。

几天后,B在早晨时遇到我,我发现她脸色不好,就问她是否病了。她说她病了两天。可她话题一转,说:“我回去想了想,我觉得你讲的话有道理。有机会我还想和你谈谈。”我听了很高兴,说当然行。几句话后,各自又会到忙碌之中。但我真的很高兴,因为我知道法轮大法的理涵盖宇宙一切层次的法理,包括人类。不管人想不想修炼,面对真正正确的做人道理时,人会反思的。

做为法轮大法修炼人,我自己的一言一行都是在用法来衡量的。堂堂正正的做人也必然让周围的人感到那一身的正气。我也在不断让人知道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人也会思考,自己接触的法轮功修炼者不是象中国政府诽谤的谎言中所说。每个常人的情况不一样,针对每个人所讲的也就不同。关键是能不能恰如其分地讲出真相,让所有人知道这宇宙大法是最正最正的。

美国学员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