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大校友会弘法记

【明慧网2000年6月28日】 全国五所高等学府--上海、西安、西南、北方、及新竹交通大学五年一度的交大校友会在美国加州旧金山湾区隆重召开。两天的校友会云集了包括五位校长在内的600多位校友,许多世界杰出的人物参加了盛会并作了精彩的报告;中美两国最高官员分别发来贺信、部分官员也参加了会议。作为一名交大校友和得法弟子,能够参加千禧年聚会,并借此机会,向国内外校友介绍大法事实真相和自己的亲身体验,感到万分荣幸。下面介绍一下弘法的一些情况。

六月二十四日清晨六点半,我便从家起程了,匆匆赶往南湾圣托克瑞拉(Santa Clara, California)的玫荔雅鸵宾馆(Marriott Hotel)。一路上,思绪万分 ,不知今天会遇到哪些同修,哪些校友;怎样去弘法,用什么方式弘法,一直没有想好。

会议十点钟开始,我八点半就到了。大厅门口有十几张空桌子,放着些协会及公司的资料和广告。有几张还没人赞助的桌子,校友们可以随便放些材料。一位老校友在热心地征集80/20华人权益的签名。

另一位校友同修德茜来了,并带来了消息:听说昨日一位同修来过,向校友会提出过放些大法报纸的申请。可惜,校友会顾虑到关系问题,未予同意。德茜说她有一百多本精美的《修炼的故事》小册子可以给我,我们拿了其中的十几本,放在桌子上便因故离开了。我在晚宴前赶了回来,发现桌子上只剩了一本小册子。听说一位不知情的同修拿来过一些大法报纸,也被校友会拒绝了。

晚宴开始了,我吃不下饭。一天来,见到了许多老朋友,又结识了一批新校友。他们中有国外的,也有国内的。在聊天中,当我们谈到法轮大法时,普遍地存在着一个问题:就是许多人受到反面宣传影响很深。许多人看不清反面宣传的卑劣手段,不知道法轮大法中的最起码的内容,只是从一些有意曲解事实的报纸上或个人猜测中得出结论并当成是自己的见解。人的未来将取决于他们自己对于大法的态度呀。当面解释毕竟人数有限,我实在坐不下去了。

回到车上,我开始把为聚会写的诗和自己的体验夹在《修炼的故事》小册子中。后又转念一想,为什么不能去会场边上做呢?我就在桌子上堂堂正正地做我的事。有些认识的朋友过来聊天,我就给他们看我的诗文及《修炼的故事》,同时介绍自己亲身的经历。有校友要早早离开,我就把书送到他们手上。我又把书分摊在所有的桌子上以便大家去拿。开始时我还是胆胆突突的。

一位校友过来很粗鲁地把小册子摔到地上,我慢慢地过去把书轻轻地捡起来。因为他们对大法不了解,还不能跟他们太计较。通过这一下,我倒把心放下了许多,我更觉得我有义务要去保护大法的材料,并开始在各桌子间巡视。那位校友再也没来摔书。

一位老校友过来在锦旗上签名,觉到其中一个字签得很好并说那人一定会书法。我跟老人家说,老校友,不瞒您说,那是我的名字,还请指教。我接着说,我还是一位法轮大法的修炼者,您看我们都是好人哪。老校友转过头来,从头到脚打量了我一下说,那你就给我一本小册子吧,我回去好好看看。

丰富多采的晚宴结束了,客人们都走了,我主动留下来与几位校友收拾,我们一直到十二点半才离开。他们问我,你学法轮功的为什么这么好?我说,你们业余服务很辛苦,我只是尽点义务,其实学法轮功的是修炼人,他们都会这样的。走时,所有留下来的工作人员都带走了一本小册子。至此,一百多本《修炼的故事》只留下了不到十本了。

考虑到明天一早还要帮送几箱校友通讯去斯坦福大学第二天的会址, 实在太晚了,去朋友家住或开车回家都不太合适,我就住了宾馆。注册时,两位服务员也闻到了大法,并拿走了一些大法资料,并说,她们要去附近点上学功。真为她们高兴。

打坐读书半小时后,我就愉快地去睡了。

美国一大法弟子
2000年6月27日

--------------------------------------------------------------------------------

后记:
第二天,二百多位交大校友看到了在斯坦福大学的近二十多位弟子的晨炼,并几乎每人都阅读了《法轮大法在台湾》的报纸。

那位摔书的校友后来遇到我,拍拍我的肩膀说,昨晚读了你的文章,是呀,要是没有真东西,怎么会有近一亿的人去学呢?我理解你。

--------------------------------------------------------------------------------

付上:
骨刺的消失
我叫XXX, 今年36岁, 博士, 土木工程师; 修炼法轮大法已有整整165天了。由于早 期在学生时代养成的习惯, 长年来一直参加多种体育运动, 加上一段时期工作上的原因, 大约在五年前, 右脚底渐渐发痛。 后来发展到脚痛难忍, 走路, 站立,甚至睡觉都 痛。 贴膏药, 泡脚, 换鞋, 少走路还是没用。 最后, 不得不去看医生。

医生听了我的叙述后, 就马上给我的右脚拍了X光片。 医生说, 我的脚可能由于过度疲劳, 已经开始长骨刺了。 看着我不安的神情, 医生继续说, 不要着急, 他会给我配一套硬塑料鞋垫; 垫子会增加脚底弯力, 减轻脚筋的张力, 以阻止骨刺的发展。但是, 他 说, 我必须合作, 以后要尽量减少最好停止跑步, 散步, 网球,跳舞等活动。 医生还安慰 我, 也许这只是个鸡眼或者什么的, 但可能性不大。

X光片出来了。 看着清晰的黑白大底片, 我的心一凉。 黑黑沉沉的底片, 白白尖尖的骨刺, 那小小的骨牙像是一根针刺痛着我的心。 难道这小白刺将伴我一生, 永远地折磨我; 那将给我的身体和生活带来多少不便和痛苦!

离开医院后, 医生的嘱咐还常常在我耳边停留。 你得调整一下生活, 他说,如果垫片 不能阻止疼痛, 就要长期注射可的松; 更甚者就要挨上一刀, 接下去的话每每让我毛骨悚然, …。 可幸医生又说, 但可能性不大。

鞋垫安上后, 脚痛减少了很多, 但不久左脚也痛起来了。 多年来, 鞋垫们就成了我的紧箍咒。 出门就必须带着它们, 还老怕不小心把它们给弄丢了。 在家各个地方要准备几双硬底拖鞋。 去朋友家的头等大事就是找拖鞋; 要是没好的拖鞋穿, 不一会,脚痛就会强迫我坐下来。 光亮的木地板更是像晒烫了的沙滩, 不穿拖鞋简直就不敢走上去。

有幸修炼法轮功后不到三个月, 有一天, 无意中我发现脚有些天没痛了。 鞋垫拿掉后至今已有三个月, 脚痛已经跟我告别了。 我也未再去医院检查骨刺的存在与否,因为 我相信它们已经确实不告而别了。

其实, 自从有缘修炼法轮大法以来, 神奇, 惊讶, 充实和恩福就常常浸漫着我。脚痛或者是骨刺的消失, 这只是在我身上一个小小的例子。 我周围的人都觉得我的骨刺的消失是一件了不起的事, 确实, 大法洪大无边, 慈悲亲切, 是语言和文字, 掌声和泪水所无法表达的; 是非亲身投入所无法体验和懂得的。 真心
盼有缘之士早日满缘, 望彷徨 之友早结法缘; 茫茫忙忙, 缘圆缘源; 愿同修们早日功成圆满。

XXX
于美国旧金山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6/28/17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