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法为师 明辨正邪

芝加哥法会发言稿(续)

【明慧网2000年6月21日】 师尊好,各位同修好:

我叫迟华,是旧金山的法轮大法弟子。从1998年3月得法至今已有两年多了。回顾这两年多来自己走过的坎坷的修炼之路,对师尊对大法愈加充满了无限的感激和无比的坚定之心。

去年7月20日凌晨,正法史上惊心动魄的正邪斗争从中国大陆开始了。从那时起,数以百万计的法轮功修炼者投身于特殊的护法修炼,用大法修炼者特有的无私无我和大善大忍写下了无数感天动地的壮丽护法诗篇。海外弟子也尽其所能用各种形式将大法的声音传遍世界。

在国外修炼我们可以自由地学法炼功,没有人强迫我们做什么不做什么,在舒适的环境里修炼,我想同修之间也就是谁精进一些谁稍差一些。我从来没有想过一场正邪、善恶的佛魔大搏斗竟然发生在海外、发生在我的身边。

五月初的一天,一位同修打来电话说,听说你们旧金山湾区的钱某某在他们的网上公开宣称香港的一个女人是她的师父,让我马上查证一下。我的心跳加快,本能地连呼:完了!因为我知道她的生命将去什么地方。当我打开英特网看到她发来的几个相同的电子邮件中公开宣称:正法是师父做的事,XXX做到了,XXX是真师父。下面落款是:师父的弟子。我的眼睛久久地停留在她的网址上,那确实是她发过来的。我曾给她电子邮件说想和她谈一谈,当时我不知道她已经去了香港,我想等她回来再谈吧。可是已经太晚了!一位同修很想挽救她,等她返回美国后马上去找她,看到所有挂在墙上的师尊照片都拿下去了。她说:“形神全灭就形神全灭,我自己承担。”另一位同修打电话问她:“听说你不修了?”她说:“我还修啊。”“你修什么啊?”“修法轮大法。”“你说你还修,谁是你的师父?”她说:“这个话讲起来长了,我现在不想讲。”那位同修清楚地听到电话听筒里传出来的师父讲法的录音声,——她在从师父讲法中去找对他们有利的东西,想去迷惑那些对法认识模糊的弟子,想毁掉本来可以修上去的弟子,想达到破坏法的目的。

钱某某在多维网上以大法弟子的名义写文章说师父的最新经文“心自明”是假的。一个修炼的人怎么能走到这一步上去呢?其实《转法轮》中都写得清清楚楚:“所以一旦有了执著心,就会产生这个魔幻,人很难去摆脱它。那么可能弄不好这个人就完了,入了魔了。因为他把自己说成佛了,他已经入了魔了,最后还可能招来附体或其他什么事,他就彻底完了。他的心也变坏了,彻底掉下去了,这样的人挺多。”“为此,对这些人来说,处境也是非常可悲的,同时他们失去的将是永远也不会再得到的,这也是他们生命中的一大劫数。”

我从来没有象这次一样久久无法下笔,我就这样在电脑前干坐了一天,最后不禁失声痛哭。我的心满满的,我的感受很深,想说的话太多,关于我自己的,还有我所认识的人,她们曾经都是我的朋友。我眼睁睁地看着她们固执地抱着强烈的执著、有求之心以致到自心生魔无法自拔而一步步走进深渊的。至今钱某某第一次去大陆前写给她父母以及写给中国政府的信的底稿还在我的手里。我还记得她在西雅图法会听一位同修说她掉下去了,回来痛哭流涕。可是今天哪里是她生命的位置?!我想对大家说的是多读书吧!这是发自我心灵深处的呼喊。不要带着任何观念去找能证明自己行为是对的东西,这是在走魔道而绝不是修炼。从师尊第一次来美国接见学员到以后的每一次法会都教导我们要多读书。师尊在“瑞士讲法”中苦口婆心的说:“我告诉大家,要多看书,多看书,多看书,一定要多看书。这是一部宇宙的法,从古到今任何一法门在常人社会中流传的法都是如来境界和如来以下的法在常人中流传。”我们需要扪心自问:自己是否能真正理解这句话的深刻含义呢?是否把这句话真正放在心上呢?是否真正能按照师尊的话去做呢?

在我修炼之前那些显示心,自以为是骄傲的心非常强烈,修炼初期,因为与同修心性摩擦的太厉害,有两次我对自己失去了信心,觉得不能修了,就想做个常人中的好人吧。可是师尊实在太慈悲,他两次借同修的话鼓励我,使我有勇气修炼下去。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的学法,我从“美国讲法”和“瑞士讲法”中看到越来越庞大的天体,越来越广阔的宇宙,我就越觉得自己渺小,就逐渐生出了谦卑之心,显示和骄傲的心就逐渐地越来越淡了。越看书我越知道大法的珍贵难求,越看书越体会到师尊的洪大慈悲和无比伟大。每看一遍我就对大法坚定一分,再看一遍我就对大法更坚定一分,后来我发现这种坚定是没有止境是不能封顶的。只因为反复看师尊的书使我在去年底到今年五月香港事件的多次干扰中能够以法为师、明辨正邪、不为所动。

师尊在“为谁而存在”中说:“其实人除了先天的纯真之外,一切观念都是后天形成的,并非是自己。”我的体会就是千万不要固执己见,自己的念头,自己的感觉什么也不是。要抓紧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去学法,“用法来衡量自己的念头是对还是错”,这是唯一的衡量标准,除此以外谁说的话都不算数。其实我们身边一切事情的发生,师尊早都告诉我们了,早都告诫我们了,就在这亿万年不遇的大法之中!

至于所谓的香港国际法会的前前后后所发生的事情,用法去衡量再清楚不过了。

香港的XXX等人在4月25日召开的记者招待会,宣称佛法高于一切人间的法。表面上是在向世人弘法,告诉世人真相,其实就是在破坏大法,企图挑拨公众和大法的对立,变相地破坏我们的法轮大法,在邪恶的镇压中推波助澜。

至于说那个电话事件中的真假师父问题,下面我想引用师尊在“义解”中的一段话,我个人理解这已经解答了存有疑惑的人的问题。师尊说:“大家可能知道那些魔吧,他们干扰得很厉害,那也就是魔了。但是咱们讲了,这些事情都是相辅相成的,有多少人能够修,有多少人不能修,那就看个人了。说没有干扰那怎么可能呢,说没有人干扰,那你不修得太容易了?”“但是这个魔确实很大,他起到了一种相当大的破坏作用,毁了一大批人,起到的作用已经超出了一般魔的作用了。这些事情很高层次也都知道,高级生命也都知道。怎么处理呢?因为有些事情得我点头,我喜欢给人家留一次机会。”她们是如何面对师尊的洪大慈悲,是如何理解师尊留给的那次机会呢?

师尊在“法解”中说:“有些学员还自称自己是法轮大法的师父。我们好多老学员都知道,谁要管他叫一句师父,他可吓够呛的,他不敢称自己为师,他说老师就一个,只有李老师是师父,我们都是弟子。敢称师者一是求名之心在作怪,二是企图乱法。浩瀚的宇宙,无数的佛、道、神,不同层次的主、天神都在学此法,谁敢称自己是师父?”师尊的法讲得太明白了,那么为什么有人还敢称自己是师父?为什么竟有人认她为师父呢?因为敢称自己是师父的就是在乱法,能认她为师父的除了有意破坏法的就是不学法的。

他们说没有佛学会了,可他们在搞邪恶的势力团伙。他们说现在是大道无形了,自己却在忙着搞网站、开记者招待会、写文章登报纸、尽力搜罗别人的电子信址拼命地推销他们的东西;中国政府害怕我们大法的网站,害怕人民听到真理的声音,一边多次破坏我们的网站,一边在大陆控制百姓不许随便上网。而他们到处推销自己的文章,要消灭明慧网,打倒佛学会。当师尊发表经文时,他们写文章说是假的。他们破坏我们的负责人的声誉,妄图从内部制造混乱。他们所做的是中国政府和魔在外部做不了的事,因为他们虽然公开不认师父可是他们还打着大法弟子的称号,在学法不深的学员中有迷惑性,在社会上不明究竟的群众中有欺骗性。师尊说:“任何时期都绝不能为任何政治所利用”,他们是不是在被特务操纵利用从我们内部来破坏大法呢?

师尊在“义解”中说:“但是大家想一想,这个事情啊,它是不是个好事呢?你修炼整个过程都存在着一个对法的根本认识问题,你坚不坚定的问题,一直到你修炼到最后一步,还在考验着你对法坚不坚定。这个根本问题不解决,其他问题都是谈不上的,……你在对法坚不坚定这方面怎么办呢?人修炼是在方方面面都应该得到提高的。动摇心也是一种不稳定的执著,也是执著心。”

我感觉正法进程的脚步在加快,所想的、所说的、所做的,每一天都在摆放自己在大法中的位置。在我们的生命中没有比大法修炼更严肃更刻不容缓的事情,因为每个人“都将重新摆放从生存至全灭不同境界的每一位置”。让我们谨遵师嘱,加强读书学法,把自己的生命溶于法中。

(2000年6月18日发表于芝加哥法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