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内部护法是护法的重要组成部分

【明慧网2000年6月10日】在轰轰烈烈的维护大法当中,有些情况下我们只重视了针对外部环境对大法的破坏,却对内部环境中出现的不知不觉的破坏没有足够的注意。

目前,个别地区少数背景可疑的人企图从弟子内部分裂大法的破坏现象已经非常明显。还一些人顺水推舟跟着那几个人反向而动,写保证书等,并蓄意组织什么“劝说团”、“揭批团”、到狱中去劝说在关押的弟子写保证而尽快出狱,不敢写不敢说不敢骂是执著于常人对大法的感情云云。所以我本人认为,从内部护法、肃清魔性是当前刻不容缓的更高、更深的护法,也是最大的护法。

师父讲过:“我再告诉大家,外面人永远都破坏不了法,破坏法的只能是内部学员。记住吧!”(《精進要旨》“法定”)。那些人一贯使用的手段之一就是打入内部制造假象和混乱,直至达到分裂瓦解的目的。因此,目前对大法构成破坏的因素也来自内部,他们在利用学员修炼中的一些不足,以图达到他们的阴暗目的。

值得注意的是,我们弟子中的一些问题已经到了不得不重视的时候了。比如,有一部分弟子付出了艰苦的努力,修到一定程度之后,达到了所在的层次。但是,修炼过程中“关关都得闯,处处都是魔”,每一关过不去都会成为修炼人向更高层次突破的一大障碍,如被迷惑就会自心生魔,跟着去了,甚至被魔性利用而乱说,造成对其他学员的严重影响,或者其他学员也有不清醒、对法理解不深和对法不坚定的,也跟着乱说,就会无形中帮了那些人的忙,起到魔求之不得的作用,使个人修炼和法在常人这一层的健康发展都面临严重问题。

另外,从表面上看,出现这种问题的好像往往是一些人心目中修得比较精进者,大家认为比较信任、不会出问题的,因此,他们的言行在部分对法理解不深的学员中就有了一定的带动性、鼓动性。事实上,出现如此不正常的偏离法的情况,往往都有背景可疑的人混杂在其中,表里不一地扮演着特定角色。如果不带个人观念和感情地去看,这种偏离即便出现在真正的学员身上,也正是因为学法不深和没有以法为师造成的。真修得好的学员绝不会走上那样的路。

在《转法轮》第六讲第228页中师父明确说过:“不管出现什么情况,一定要把握住心性,只有遵照大法做才是真正正确的。你的功能也好,你的开功也好,你是在大法修炼中得到的。如果你把大法摆到次要位置上去了,把你的神通摆到重要位置上去了,或者开了悟的人认为你自己的这个认识那个认识是对的,甚至于把你自己认为了不起了,超过大法了,我说你已经就开始往下掉了,就危险了,就越来越不行了。”修炼是非常严肃的,修上去非常困难,掉下来却很快。只要没圆满,就存在修上去还是掉下来的问题。其实真修得好的学员,怎么可能做出那些不顾大法全局、执著自己、甚至是破坏大法破坏学员修炼的事来呢?那些所谓如何如何的人,他们吃的苦也是自己修炼过程中必经的,否则如何消去业力提高层次?至于修炼同时的护法,那不是弟子的本分和大法赋予弟子的荣耀吗?怎么能因此摆不正自己和大法的关系呢?

另一方面,师父说过“其实,做一个常人中的好人有英雄模范人物做榜样,那是常人中的榜样。你要想当一个修炼者,全凭你自己那颗心去修,全凭你自己去悟,没有榜样”(《转法轮》)。师父要我们“学法得法,比学比修”,我个人理解,是让我对照别人发现自己修炼中的不足,以便更好地按照大法修炼提高,而不是学别人的样子走形式。修炼讲的是内心的真正转变。任何时候就是要“以法为师”,可一些学员总是喜欢树立一个心目中的榜样,总是喜欢于看别人怎样,拿着别人样子来指导自己,然后再拿大法中的语言来证明自己的正确。这千百年来骨子里形成的人的理为什么就不放下呢?那样的做法也是对大法的不敬、对自己的不负责任啊!

再进一步说,别人哪里修得好或不好,说的对与错,我们都要真正“以法为师”来衡量,始终要站在大法的基点上看问题,把大法放到首位,严格按照大法要求自己的心性和言行。在任何问题面前,在任何复杂情况下,都能用大法要求自己的心性,按照大法讲的去做,才是真修。别人说几句冠冕堂皇、似是而非的话就崇拜上了,跟着跑了,也不看给大法带来的实际影响,把“真善忍”和师父忘在脑后了,那算什么“以法为师”呢?

那种蓄意破坏的和因为正念不强而出问题的人,往往都是一夜之间突然走向反面,反向而动。昨天和今天相比一反常态说话态度对人都不一样了,说是“悟”到了更高层次的东西。我看这是值得警惕的。假经文的问题未完全肃清,这类问题的出现,虽然有魔的干扰和特务的有意破坏,但和我们每个人也不无关系。我们要向内找,就能检验出我们法学得扎不扎实,鉴别真伪正邪的能力如何。此外,还要注意这个“悟”字,要正悟而不是乱悟,不能想怎么干就怎么干,偏离了法另搞一套。

我们不怕外面对大法的破坏,但我们不能不警惕内部出现的不易识破的直接破坏,有些人可能就是安排来这样干的,打着大法修炼者的旗号在关键时刻来一下子。情况复杂,如果让其蔓延而不抵制,那就是让邪魔钻我们放松了的空子,给了一个市场。我们要从自身做起,从身边做起,即要从外面维护大法,更要从内部肃清魔性,让受蒙蔽者清醒过来,回到正道上来。要坚决消除对法的迷惑与误解,不给魔以可乘之机,真正让大法金刚不坏,金刚永纯。

在当前对以下几个方面要有清醒的认识,并要广泛交流和充实这方面的认识;

一、向公安、街办、居委会、单位,亲朋好友去道歉实质上就是对法的误解,对情的执著,也是怕的表现,并不是悟到了什么更高的东西。

这样做的弟子忘记了他们是一个修炼者。在恶势力给大法制造麻烦、迫害我们弟子的时候,不存在给谁道歉的问题,不存在给谁制造了麻烦,我们影响了他们什么?对人真正的慈悲不就是让人得法吗!只有他们认同于法、同化于法才是真正为他们负责。给他们什么也没有让他们知道这个法、正确对待这个法好。他们对正法真象不明白的情况下无知地干着不该干的事,那才是对不起他们自己。

师父在《精進要旨》“证实”这篇经文已明确说过:“那么做为一名修炼者要用一切有利的条件,弘扬大法,证实大法是正确的,是真正的科学而不是说教与唯心,是每一位修炼者为己任的。”我们只有按师父讲的做才是唯一真正正确的,不能有丝毫动摇。

二、写保证、组织什么“劝说团”、“揭批团”、配合什么部门其实质就是参与政治、干涉国事,是严重破坏法的行为,与“真、善、忍”的标准是背道而驰的,这不就是出卖弟子和出卖大法的行为吗?真正的弟子会干这种事吗?

师父在《精進要旨》“大法金刚永纯”这篇经文中已明确指出“在历史的将来,任何时期都绝不能为任何政治所利用,大法能使人心向善,从而使社会安定,但是大法绝不是为了维护常人社会的这些而传的。弟子们切记,无论将来有多大政治与权势的压力,也不可以为政治权势所利用。”“永远不参与政治、不干涉国事,真修向善,保持大法的纯洁不变,金刚不破,永世长存。”

这部分人已把脏手伸向了各处,一部分糊里糊涂的人感觉有道理,就写了保证,还拉别人赶快写。我们大家也要赶快行动,加强学法,牢固正念,不让他们有活动的市场和得逞的机会。

三、破除心目中的榜样,坚持“以法为师”。

树立了一个榜样,就是给自己树立了一个框框、一个模式、一个观念,框在别人那种修炼状态中而难以自拔。每个人都有各自的修炼状况,很复杂,别人的状况不一定适合于你,况且每个人修的时好时不好也不是固定不变的,也许你某些方面比他还好,只是没表现出来而已。个人修炼的状态不等于整体修炼的状态,谁能和谁敢包揽大法呢?谁敢随便在艰难形势下不向内修而给大法下定义呢?谁悟出个什么东西也不一定适合于大家,修炼的路要靠自己走,一些关过的很好,但事后个人膨胀,心中不能把大法放到一个应有的位置,意识不到(甚至主观上不肯放下)个人的认识和执著者,被魔和特务利用,走向反面的教训不是没有。

那些人组织“劝说团”、“揭批团”、到狱中去劝说被关押的弟子为尽快出狱写“保证”的人绝不是悟到了什么更高层次的东西,相反,他们是走进了魔道、另搞一套,打着修炼大法的旗号反对大法,毁坏修炼中的大法学员,性质更为卑劣,罪恶深重。他们不是冷静的思考当前的形势,而表现的是把自己看的很高,了不起,人为的想搞什么就搞什么,向大法掺杂着个人不纯的东西。师父早就说过:“修炼中加上任何人的东西都是极其危险的”,更何况在当前的艰难复杂的形势下。修炼是非常严肃的。

四、我们始终要明白,我们维护的是大法而不是维护人的什么,只是在人类这一层空间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状态,其实就是最大限度的符合法给人类这一层开创的人的道德、行为、规范,不神神叨叨,干什么事都是理智的,不能有过激行为,要按宪法和法律赋予的权利办事。

关系高层次的理,与人类关系不大的我们不说,尽量让国家、让人民能理解我们。关键是要以修炼人的心态符合常人状态,而不能以常人的心态符合修炼人的状态。若站在人的基点上处理当前的焦点问题,结果做不好、做不到,效果差,动摇,发展到不修或走向反面。少数辅导站站长、辅导员掉下来走向反面,就是他们在艰难处境下互相看别人,看周围几个人怎么办了,看电视、报纸怎么说的,而没有站在法中用法来衡量,“根本上对法还不坚定,那什么也谈不上”。

五、多学法、少交流。这也是保证不出问题的重要因素之一。目前情况多变而复杂,很多人心定不下来,静不下来,天天交流,出去交流或今天他找你交流,上午一帮来交流,下午又一帮来交流,晚上又请一帮来交流,可是真正在法上交流的很少,静下心来学法很少,最后扯了一大堆人的道理和问题,这就给魔给了一个钻空子的机会。有些人完全抛开了法,背离了修炼,用一些模棱两可的歪理来“解决”目前形势存在的问题,连书都可以顺手交给公安,说修上去了还能带书上去吗等等,这样的所谓交流,其实是带着求心等各种私心互相扯后腿,无异于自找污染,完全偏离了大法。

以上所谈,纯属个人心得,不当之处,欢迎大家指正。

大法弟子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6/10/从内部护法是护法的重要组成部分-13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