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疾病与业力的关系谈起


【明慧网2000年6月1日】近来由中国驻悉尼领事馆提供的针对法轮功的文章,连续在报上刊登,对官方所持的迷惑,以及有争议的论点,笔者以最通俗的语言与例子,对一些现象作些科学的解释,好在澳洲的新闻是公开的,公平的,提供笔者争鸣的园地。官方批驳法轮功重要的一点是“生病从业力而来”,认为是迷信。关于这个论点,释迦牟尼佛在《大藏经》中无数次地告诫他弟子:“人有恶业,要行善吃苦才能消业。”耶稣也明确告诉他的弟子:“要消除心中的罪孽,才能返回天国。”“人是有罪的。”释迦牟尼佛也明确告诉弟子“病从业生”,讲了吃药与病业的关系,有一次释迦牟尼佛也生病,请了医生医治,那是特地安排的,佛是根本不会生病的,病菌根本进不了佛体,释佛这样做是告诉他的弟子,如果不想修炼的弟子,生病了也还是要吃药。在《圣经》中,有许多耶稣治病的奇迹,一位妇人血崩多年,牵着耶稣的衣襟,病立刻就好了。

现代人也许对这些会认为是神话,或可信可不信。那么,就从当今的现代科学仪器来证实一下,如果一个无恶不作的人,一个心眼狭窄诡计多端,无时无刻都在算计别人的人,一个百病缠身,病入膏肓的人,用现代色谱照相机就可以照出他身体周围是灰灰黑黑的;而一个品德高尚,处处为他人着想,吃苦耐劳,光明磊落的人用色谱照相机拍下的身体周围是色彩缤份的,色分七彩,不同的人有不同的颜色。用特异功能可看出一个人身上所带的光环色彩。随着科学器材的发展,或许不久,先进的照相器材能照出不同病的不同的色彩,甚至能照出另外的空间。现在只是科学家的思维还没转到这个领域里来,这也是人类道德水准未能达到高标准的限制,否则,这种科技领域的革命会给人类提供造福的工具。

法轮功究竟能不能起祛病健身的效果,这恐怕不是国内一个声音能下结论的。1998年9月,由国家体委组织的由医学专家、教授为主的调查小组,对广州、佛山、中山、肇庆、汕头等地12500名法轮功学员身心健康进行了表格抽样调查,祛病健身总有效率高达97.7%。这都是有记载的,即便最不信气功的医生大夫,也不得不在事实面前默认,这个数据,只要官方允许,不论在何时都经得住调查验证的。官方所谓的练功致死的说法,是否经过法律公正地调查验证呢?国内没有言论自由,不允许发表不同的意见,在这种情况下,有谁不怀疑中国媒体的真实性呢?

这些练功致死的人,如果逐个认真调查,是经不起检验的,法轮功的基本要求是炼功要专一,否则就不算法轮功修炼者,要求危重病人,精神病人不得参加修炼法轮功,要求炼功人要修心性,时刻要按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那些练功出偏的人如果能按司法公正程序来个调查,又有几个是符合法轮功修炼者?退一万步讲,即使按自然死亡率计算,也是远远低于国家公布的数字。

笔者认为,中国政府对气功的严格控制,在七十年代就成立了中国气功科研会,由党组领导,严密控制气功的一切活动,20多年来党组换了一批又一批,也许是阶级斗争的弦绷的太紧,对气功中出现的超常现象总是以僵化的初级的唯物主义来衡量批判,总认为气功这领域问题太多,而不是从福祉百姓的基点出发,因势利导,让群众性的气功健身活动更有利于人民。相反,中国政府总是想到对立的一面,总想到气功活动与义和团运动的关系,总想到气功是唯心与反科学,总想到气功是与政府争夺群众,想到的总是气功要颠覆政权,这些想法无助于社会向良性方面发展,相反地只能朝恶性方面发展。中国气功协会本应以人民的福祉为第一,以实事求是为基础,应及时总结经验,发现存在不足的问题要即时配合气功师纠正。

法轮功传出的时间才八年,学员们对法的理解层次高低不同,比如对吃药与业力关系的问题,还需要有个认识体会的过程,气功协会也可定出规则,规定所有精神病人,都不宜参加任何气功锻炼,因为精神病人炼气功很容易诱发病情的复发,精神病是一种特殊的复杂的多种信息干扰的综合症,它没有病毒,是特殊的现象,《转法轮》一书已经解释得很清楚。因此,对精神病人炼功的限制,可以避免意外的事发生,可以使气功锻炼成为一种良好的祛病健身的活动,使气功活动这本发源于中华民族特有的健身运动能在中国发扬光大,造福人民,这本是中国气功协会应该做而没做到的,痛心的是,现在中国政府对气功全国性大镇压,完全违背了改革开放初期邓小平推行的对人民宽松、宽容的政策,违背了国务院定的“三不政策”,违背了宪法所规定的人民有信仰自由的权利。中华民族发展到把自己的国粹--气功活动都镇压下去,这是任何一个爱祖国的人都不敢想象的事。

1995年北京出版的一本书叫《误诊学》,披露了各国医学界统计的数据,对尸体的解剖结果有45%是误诊的。医学界也不知怎么回事,病人生前的所拍的X片、CT片、切片化验等结果与解剖结果有很大出入,不知原因在哪里,全世界的科学家也没深究原因。如果从气功修炼的角度上去分析,用大觉者的“因果报应论”来看,就很明显了。笔者看到,有些地方的人,什么动物都杀来吃,太可怕了,有些动物是有灵性有能量的,你杀了它,它的灵体离开,自然要报复的,它很可能就会附在伤害它的人身上,直接向伤害它的人讨命。这些附在人身上的灵体,仪器怎能测出?这自然就造成了大量的误诊率。现在有相当多的疑难病症是属于这种情况,这种病任何药都不起作用,动手术也治不好,它跑来跑去的,人碰不到它,这是人自己干坏事欠下的债,得自己偿还。但是对于气功修炼的人,为什么有人多年一身顽疾,挥手之间就好了呢?这就是佛的法身帮助清理的,佛慈悲于修炼的人,要想彻底有一个好的身体,只有走修炼这条路。

举个简单的例子,餐馆里的抽油烟机出口处都有几块2寸厚的油脂过滤板,中间塞满金属丝,当金属丝的缝隙都被油脂堵塞满后,油污就会渗出滴下来,用布抹一下,暂时也会清洁几天,没多久污油又会渗出来,要使之彻底干净,只有把它浸在洗涤液中。常人的身体在高倍显微镜下,就像泡沫海绵,中间都是孔隙,充盈着水与黑色业力,当生病时是业力往外冒,外因是诱发的条件,内因才是根本,有的婴儿,生来多病,即使条件再好,再卫生,也还是病情不断,内因是生病的根本,这业力就像大觉者所说的那样,是生生世世积攒下来的,这业力与那些灵体都是活的,它们可大可小,可粗可细,可密可疏,药物可杀死表层的业力细菌,但够不着里边的,过一段时间,业力又往外冒,又在外因诱发下,又重新发病,俗语说:“常得小病不要紧,否则突然来个大病就会要命的。”意思就是大觉者讲的消业,不然,那些业力的数量随着人们在社会上的大染缸还会增加,业力多了,总是要冒出来的,不是病就是灾,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据前些年国家有关部门对气功作过社会调查,炼功人因为炼功身体健康了,每年为国家节约两佰亿元人民币的财政开支,那么气功普及20多年以来,是不是为国家节约了几千亿的资金呢?这是一笔相当可观的数字。炼功使人身体健康,给无数家庭带来了真正无病痛的幸福,如果一个人因长期病魔缠身,不仅自己痛苦,也给家庭给单位给国家带来了负担,一个人因炼功得到了健康的身体,那种幸福感是别人无法体验的。饱汉不知饿汉饥,中央首长们拥有世界上最先进设备的301医院,最好的医生,最雄厚的资金为他们作健康医疗保障,而基层的百姓,现在下岗的又多,工资都成问题,更不用说报销医药费了。一个家庭有一个病人,就会给家庭罩上不愉快的气氛,也给单位造成负担,是恶性循环的。中国政府大肆镇压气功,不仅失掉了民心,也损害了自己在国际上的声望,这又何必呢?中国政府在镇压法轮功后,派出一些医疗队到农村,免费派发药品给农民,叫人们不要炼法轮功,这是为打击法轮功并为自己贴金宣传的一、两天行为,而也只是在几个地方做做样子。当医疗队离开后,老百姓还是照样生病,得了重病住院费都是大问题。

中国政府镇压法轮功,是动用了所有的宣传机器,动用了所有国力来围堵法轮功,不说国内,就是国外的机器都开动了,悉尼所有的市政部门都收到领馆电传的一寸多厚的反法轮功的材料,这种全球性规模的宣传超过了文革和“六四”,最近又在中科院举办反“伪科学”的展览,这些都违背了十一届三中全会的方针。民间的气功活动,政府太过敏,气功活动又不与政府争夺什么,政府在动用所有的宣传机器攻击、漫骂、诬陷法轮功时,又不给人家一个讲话的机会,人家只是去讨个说法,政府又何必大动干戈呢?把整个稳定的社会局面给搅乱了。

如果中国政府把人民利益放在第一位,关心人民的疾苦,就应当把国力放在可以为人民谋幸福的气功事业上来,动用高科技手段,用尖端的色谱照相机作科学的验证,把科学的论证向全人类宣布,证实大觉者所说的干坏事会得到黑色业力的天理,这样同时可以真正起到提高全人类道德标准的最有效的办法,任何贪污腐化分子,任何干坏事的人在科学论证的事实面前,都不敢再干坏事,这就是宗教所说的神管人的心,当人们明白生命的意义时,他就会自觉约束自己的行为,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