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恩洪大,苦度众生;勇猛精进,以慰师恩

写在李洪志老师生日之际


【明慧网2000年4月29日】在师父生日的时候,我总习惯在师父的像前摆上一束鲜花、几盘水果,再点上一炷香,这是在师父生日时我唯一能表达心意的方式,尽管在别人看来也许有点有为,但我还是保留了在人中的这点特权。今年的5月11日(阴历四月初八),又将是师父的生日,这一次对我来说,与以前相比,意义更为深远。

以前,听老学员讲述师父传法时的一些小故事:师父去外地传法时,和学员一起,火车坐的是硬座,困了就在座位下铺上报纸和衣而卧,吃的是最便宜的方便面;去农村时,吃的是自己带的馒头,渴了就拨开小溪上的浮尘、树叶喝上几口;长春老家的房子里没有什么摆设,家具都是师父自己做的;给女儿买的鞋只花了几元钱;在明慧网上也看到过学员描述亲眼所见的师父穿着一双只有打工仔才穿的旧皮鞋,但很干净;和澳洲学员一起吃饭时,为了不浪费粮食,师父将大家剩下的饭菜全部吃完;在国外,学员邀请师父参加法会,师父甚至拿不出买机票的钱……为传大法,为了学员的提高,师父不辞辛劳到处奔波,足迹遍及海内外。还有很多很多我永远都无法知道的,点点滴滴,在我心里比山还重,比海还深。

我知道在漫长的岁月中,我造下了许多业,欠下了许多债,欠人的,欠神的,永生永世都无法还清,从宏观到微观,生命变异到何种程度,永远都无法归正,可是这些都因为修炼大法而由师父帮我解决了。怎么解决?以前我总以为对佛来说轻而易举。是,确实是轻而易举,但是随着修炼,我渐渐明白,这轻而易举里面包含了师父多少的心血。一亿多的修炼者,师父要承担多少?还有不同境界的,还有无数其他的众生,师父又要承担多少,用人的概念无法想象。我永远都无法想象,也永远都无法知道师父度我们有多么的难。

每个人都深刻地体会在消业中、过关中难以忍受的痛苦,而我们所承担的只是师父替我们消去许多之后剩下的那点为我们修炼提高而设的难,难道这些痛苦加在师父身上时,就没有一点感觉吗?不是的,是因为师父洪大的慈悲容纳了一切,“没有因为遭了无数的罪而觉得苦”。

我没有亲眼见过师父,我曾羡慕那些亲聆师父讲法、和师父合影留念、握手的学员,羡慕他们的福分。回首自己的修炼历程,从一个随波逐流、滑向毁灭边缘的生命到一个明白宇宙真理、重返家园的修炼者,身心的巨大变化无法用语言描述,对师父的感激之情不是用人的语言所能表达的,甚至没有那样的概念可以用来形容。在梦里,我看到师父对一位觉者说,你唯一放不下的是对我的执著。这句话牢牢地印在我的脑子里,是啊,如何能放下呢?我知道,师父就在我的身边,无所不在。从我的修炼甚至到衣食住行,没有一点不是师父在看着的,师父什么都要替我操心,每个修炼者只要用心去体会,都会有这样的感受。

从传法至今,师父所做的一切,没有一点是为了自己的,完全是为了众生,为众生几乎耗尽了自己的一切。师父什么都不要,只要大家一颗向善的心,只要你想修,什么都可以为你做,甚至是十恶不赦的人,师父都度。有学员说,她梦见师父告诉她,为什么不把毒蛇此类物种销毁掉,是因为其中还有极少数心中还有那么一点正念,所以才留着它们(而无知地破坏大法的人,心比蛇、蝎还坏)。我再一次感受到师父洪大的慈悲,拯救着一切众生。

通过修炼,我明白,是大法开创了一切,在众生偏离法时,是大法重新给了众生希望。我的生命由大法给予,当我离法越来越远时,是大法给了我新生。虽然,我看不到真相,但在法理上,在修炼中零星的感受上,我明白师父给予我的是我无法想象的美好,在我生命的永远。师父将以往神都不知道的宇宙的理,“从来没有讲过的真法”,传给了我们,我们该怎样对待给予我们生命、开创一切的师父和大法呢?我们该怎样做才配这样的福分呢?

从大法被人歪曲为“非法组织”、“邪教”,到师父被人通缉,甚至要被暗杀。与师父和大法所给予我的相比,扪心自问:我为大法做了什么?我为别人做了什么?是保持沉默,在家静静“实修”,偷偷炼功,执著于个人的修炼、圆满而置大法、他人的利益于一旁呢?还是如师父所说:“众生珍惜大法就是珍惜自己的生命,慈悲众生。”面对邪魔对大法、对师父的疯狂攻击、对大法学员的非人的待遇,作为大法中的一分子,师父的孩子,学员的同修,我该怎么办?如何珍惜?如何慈悲对待?宇宙的觉者可以为维护宇宙真理献出自己的生命,什么都可以放弃。那么我呢?站在法的基点上,我明白,舍生护法是我唯一的选择,叫人闻法得法是对人最大的慈悲。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虽然我还没有那样的境界,但我知道应该这样去做。

世间的舍尽,是法对修炼者的要求,挺身而出维护大法,是每一个修炼者应尽的神圣职责。很多修炼者已经前赴后继、舍生护法,历经前所未有的修炼,写下了宇宙历史上辉煌的篇章,他们用生命实践着“发心度众生,助师世间行”的愿望,激励着更多的学员投身护法的洪流中。

有很多人谈论护法有各种各样丰富多彩的形式,的确如此。不会人人都去上访,不会人人都到天安门炼功、打横幅,也不会人人冒着被抓、被虐待、被劳教、判刑的“风险”为大法呼吁、工作,但如果没有内心对法深刻的理解和坚定,绝不会有那样的举动。洪大的大法给众生开创了无比丰富的修炼环境和维护大法、弘扬大法的方式,不同的生命在大法中选择不同的方式,生命的来源、存在的因素不同决定了这一切。但是不管任何生命,处于何种境界,有一点应该是一致的:站在法上维护大法,而不是站在人的基点上“维护”大法,因为不修大法就没有众生,没有一切。法所开启我们的智慧,是在启迪我们的本性,而不是用来当作执著和观念的掩盖。在4.25和7.20之前,很多修炼者都在自己的内心有过这样的誓言:愿为维护宇宙大法献出自己所有的一切甚至生命,那么在真正的磨难来时,我们又做到了多少呢?将心比心,面对被抓、被虐待、被劳教、判刑等如此严峻的考验,自己又能真正做到几分?无需评论别人做得如何,无需讨论这种方式是否合适自己,只要设身处地好好思考一下自己能否同样为法付出,为别人付出,自己真正能舍弃多少,“真、善、忍”三个字同化到何等程度,修得如何,一目了然。

明慧网刊登了师父于山中静观学员和世人的照片,我理解师父还在等,等着众弟子的提高,等着还有善心的人的觉醒……还有更多是我无法理解的内涵。但是历史车轮滚滚,等待总有尽头的一天,真相一显,一切都将截止。我们不应该珍惜吗,与师父、大法结下的神圣的缘。

师父的生日很快就到了,与以往不同,这一次,我用什么放在师父的像前呢?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