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大陆批判文章中的几个问题谈谈认识(之二)

【明慧网2000年4月23日】

(三)科学与反科学

科学、民主是中国近现代高举的一面大旗,几代人为之奋斗.确实,现代科学为人类带来繁荣的物质文明,是认识真理的重要手段.我国也只有发展科学才能实现现代化,赶上发达国家。但科学只是认识真理的一种方法.它不是真理本身.

事实上,人类历史上的思想家很早就对科学进行反思。德国哲学家康德在近现代科学思想史上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康德哲学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一个来源,是现代西方文化的精神支柱之一.康德认为,必须相信科学,但不能对科学的能力估价过高,科学至上论是一种偏见.科学的进步就是摆脱偏见,其中也包括摆脱关于科学知识万能的偏见.二十世纪初期中国举起科学大旗的时候,就有反科学的呼声.如科学与玄学的论战.我不想谈如何认识科学的问题.我只是说科学没有阶级性,反科学也是人类对科学的理性认识,是西方哲学、科学学、社会学等共同研究的学术问题,是一种看法而不是政治问题。

反科学被歪曲并加上政治等内涵后,成为戴在法轮大法头上的一顶帽子.李洪志老师明确说过,“我并没有去反对科学”,李老师在著作中指出人类今天的许多问题,科学解决不了。这是事实.人类对科学的迷信、神化,在禁锢人的思想.由于自然科学的理论不依赖于人的道德、好人,坏人在一定条件下,都可以研究,利用科学,使人类不重视道德.而对道德的忽视会给人类带来灾难.英国文学家乔治.吉兴推出:“科学将是人类残忍的敌人。‘..将破坏着生命的一切朴实与和善”.著名的数学家、哲学家罗素也对科学“深感不安”.《科学与反科学》(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 1988年版)一书有较详细通俗的分析.

虽然一个世纪以来,科学主义占了上风,一些有识之士仍注意到在中国人思维模式中的”唯科学主义”倾向.我国的学术界也已经进行反思。其实,现在在普通人眼里,科学等同于真理,已被绝对化;神圣化,造了一个”科神”.反科学就是反真理,反正义。

《经济日报》4月18日署名文章批驳所谓法轮功的逻辑不合逻辑:(某某)自称是救世主,如果真是救世主的话,这几百万年中人类无数次面对天灾人祸,他又在哪里呢?

什么是逻辑,是自圆其说,还是人类的一种思维规则,思维方式?如果是思维规则,作者本身就犯了严重的逻辑错误.第一,前提虚假.李老师什么时候,在何处称自己为“救世主”?李老师只是传出了宇宙大法,他只管修炼的人,往高层次带人,使真修弟子圆满.第二,偷换概念.如果上述讲法,被作者归结为实质就是”救世主”的话,那其内涵根本不等同于他理解的“救世主”的内涵,根本是两回事.他曲解法轮大法,得出李老师自称救世主的结论,他又自己给“救世主”定义为消灾去难.当事实不符合他的定义时,他不认为自己的认识有问题,反而以此作为他攻击法轮大法的借口。什么是“救世主”要靠他定义,得符合他的标准?那么,他是谁?他说神是什么样,神就该是什么样?即使是现代人都是这样认识的,也不能成为当然的标准.人,怎么定义了神?

人的认识能力是有限的(恩格斯曾指出过人的思维能力的至上性和非至上性)不能用现代人的观念、常识来衡量一切,现在不能认识的将来可能被认识。苏格拉底说过:人的真正的智慧在于知道自己无知。科学仅是使用理性的方法处理经验范围内的事情.就是说当科学方法应用于感官可以达到的客体时,才成为科学.科学的应用范围不是无限的.它不能证明神的存在;同样,也不能证明神不存在.《经济日报》一文自己制造一个逻辑:法轮功说发生天灾了,末日近了,快来练法轮功,一直平安,又说是其功力所致…这纯属污蔑.但善恶终有报.现代人不信神了,不等于神不存在.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人们应记住老子的原话和本义:“天网恢恢,疏而不失”,天道如网,作恶者逃不出天的惩罚。苏格拉底说过:如果死亡是彻底解脱,对邪恶的人而言死亡则是一种恩典,死亡不仅使他的灵魂脱离肉体,而且使他们的灵魂脱离自己所犯的罪恶。

法轮大法是宇宙的大法,是宇宙最高的理,每一个人都要在大法中摆放自己的位置。

(四) “反政府,反社会”的反思

为了师出有名,政客和所谓文人给法轮大法扣上所谓"反政府,反社会,反科学,反人类"的帽子.何为"反社会"、"反人类"?反社会,反人类是严重的政治问题,还是触犯了刑律是违法犯罪问题?佛教修炼是要出家的,反社会吗?任何宗教都是以去天堂、彼岸世界以摆脱痛苦的、虚幻的现实世界为理想,为信义的.是反人类吗?信仰作为人的精神追求之所以吸引人正是因其目的的超凡脱俗.这种明显的无限上纲,把一切都政治化的做法,似乎让人并不感到陌生.因而,无需多废笔墨.而"反政府"。则因其和现实和国家、政权联系紧密,容易引起歧义,容易使善良、希望追求安稳生活的百姓因此而义愤填膺,不加思索地认同一切宣传和行为.因此,我想加以详细分析.

《经济日报》2000年3月28日在"深入揭批"法轮功邪教本质的专栏下发表署名文章"揭露"法轮功所谓干涉政治觊觎权力的本质.我不明白,社科院的课题组已言明"经过半年多的努力;其反动面目已经在世人面前昭然若揭,…骗术和政治野心,人们已经有了相当的认识和警惕"'既然已昭然,已被认识,又何必仍需"深入揭批"?而且,是否有政治目的,不是用文章就能揭露出的.思想、学说不能推翻政权.有政治野心,必定要有一些行动.国家、政权.是实体上层建筑,是客观存在,"批判的武器代替不了武器的批判".不管一些妄图借此实现其政治上飞黄腾达的政客,如何断章取义,如何让在文革中普遍使用而被今人痛恶的"文字狱"再度疯狂,马克思这一论断总还不能被否定吧.因此,要说明问题,我们最好一起来看看这近一年来法轮大法学员都做了些什么.

政府认为对法轮功的斗争已取得"决定性胜利",并要进一步"斩草除根".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法轮功真有政治目的总应该做"最后的斗争"吧? 4.25我们去中南海集体上访,这是在我们经过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向新闻界反映情况得不到解决的情况下不得已而为之.上访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我国有《信访条例》来保证这一权利的实现.就算是和平请愿,在历史上,在其他国家也是存在的,向政府反映情况就是反政府?就是要推翻政府?人很多,正说明我们一些职能部门,一些新闻单位不负责任的做法危及众多群众.危害面广,让政府充分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正是对政府、对社会的负责任.问题的关键是我们当时做了什么,提出了什么要求.我们只是静静地等待政府的答复,而我们的要求也不过是容许我们合法出书、合法注册、释放被抓的无辜学员.这不是现代政治社会公民的基本权利吗?向政府部门上访被说成"围攻"、有政治野心;向新闻部门反映情况被说成干扰新闻单位的舆论监督.那麽,当政府职能部门工作中有错误,新闻失实,权力被错误使用时,公民又如何监督,如何保护自己的利益?在实践中渠道畅通吗?

6月15日政府告诫我们:公安机关将镇压法轮功练习者是谣言,开除党籍和公职是谣言,不要上当受骗,少数人造谣惑众,挑起事端,破坏社会稳定,要认清少数人的险恶用心,维护社会安定.(见1999年6月15日各大报纸)7月20日却开始大规模抓捕辅导员;站长. 7月 21日宣布非法,取缔.在这之前我们一直安心在家,不信谣言,相信政府,等待问题的圆满解决、10月底又宣布为邪教.到底谁"造谣惑众",谁"挑起事端",谁"破坏社会稳定"?

而我们所做的只是去上访.半年多来,我们上访,向各级政府,直至中央反映真实情况,但哪怕是三三两两,只一个人去上访也是被抓.现在还有许多学员因为坚持真理,坚持上访被劳教、被判刑.在单位,则是开除党籍,甚至开除公职'我们以大忍之心,在默默的承受.没有任何权力部门听我们的心声,我们只有以出去炼功,来表达我们坚持真理维护法轮大法的决心.结果是哪怕一个人在自己的门前举举胳膊,就刑拘.

事实胜于雄辩'但我还要对"反政府"做一理论分析.我在权威性的批判文章中没发现对其的界定.就我个人的认识,"反政府"有两种含义:一是反对现存政权,妄图推翻现政府即有政治野心。法轮功没有政治目的,我前文已有论述。我作为一个法轮功学员,也是"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中国公民,拥护党和政府,并有很好的工作和政治前途,可谓改革的"既得利益者",为何反对政府哪?政府及社会上对许多党员、干部、知识分子、县、地方级干部甚至老革命也参与法轮功难以理解.是啊,他们还会为了什么反对给他们这么高荣誉、地位的政府吗?很多老干部,已是离休,甚至七,八十岁高龄,受党教育一生,他们又为了什么?"反政府"另一含义,是在无政府主义这一意义上使用的,对政府的作用有怀疑,甚至认为理想社会是没有政府的社会.是一学术思潮,历史上在西方也形成过少数人的运动.对此我不想过多论述,因为法轮大法也没在这一意义上"反政府",法轮大法不是关于常人社会的知识.那些所谓"文人"对"反政府"的含义未加区分,不知是无知,还是一种伎俩,在使用中常常偷换概念.他们从法轮大法书中断章取义,甚至违背思维常识,从纸上得出第二种意义上的"反政府",然后任意变成反社会主义,反现实政权.3月28日《经济日报》署名文章是这样推论的:“法轮大法书中讲‘现在社会问题层出不穷,哪个政府也解决不了’,‘人类制定的法律就是在机械地限制人,封闭人一…人都像动物一样被管着,没有出路了,谁也就想不出办法了。’可见,其矛头指向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既然说任何政府都解决不了,就应该反对所有的政府,为什么得出只反对社会主义,反对中国政府?他是在玩文字游戏,故意混淆概念.很明显,法轮大法只是强调道德的回升,人心向善,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强调道德的作用.

我们是修炼,我们不想也并没有参与政治。

(北京学员2000年4月22日)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4/23/就大陆批判文章中的几个问题谈谈认识-之二--39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