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颇为可取的治疗方法


【明慧网2000年4月21日】 在杨京端(译音)医生谈到他将来对病人的收费问题时,看不出他是否是随便说说而已。杨医生背景很不寻常,因为他既有医学博士的学位(他目前在宾夕凡尼亚州费城的汤姆斯杰弗逊大学医院作精神病学住院医生),还有中医医师的训练及经验。他声称,一旦他私人开业,他将会收取三种不同的费用。他将会对要求接受西医治疗和医药的人收费$200。他说这个数目很合理,因为病人的治疗要全部依赖于他。

如果病人找他针灸或接受其他传统治疗,他会收费$100。杨医生认为这也是合理的,因为病人要注意自己的饮食,并按照要求改变他们的生活方式,故而他们要为自己能否恢复健康承担一半的责任。

但是,如果一个来访病人要求学习法轮大法,杨医生将会免费教授,无论需要花多长时间,因为他认为病人将为他或她自己的健康承担全部责任,并且已经走上了康复之路。

法轮大法作为中国古老气功功法的一个新门派,于1992年在中国发展起来的。法轮大法的学员修练三个基本原理:真、善、忍。实际上,可以解释为,自觉的善良的生活方式与功法相结合,功法据说能吸收能量进入体内。按照杨医生的意思来说,法轮大法不是对别人做什么(如针刺疗法):相反,它包括实践一部法理和练习一套特定动作。

学员人数四倍增长

1998年的秋季,明尼苏达州的法轮大法学员人数寥寥无几。那时,杨医生在明尼苏达州的针灸与草药研究所作中医教师,很难找到其他法轮大法学员学习功法和讨论大法书籍。他说,现在,法轮大法团体估计,1999年全美学员数已是1998年学员数的四倍。

杨医生认同这样的说法,即“法轮功(法轮大法功法)所产生的医疗效果不易理解,因为它属于另外范畴的东西。”但是,他解释说,法轮大法所教的修练心性是与当代对健康的理解相一致的。

现代的科技医学人士几乎无人会对法轮大法的中心前提提出异议 -- 即真正意义上的健康,必须是在生理,心理,社会交往上都要健康的。然而,在美国,若要人们象认可医药那样来接受法轮大法,还有相当遥远的距离。

过份的健康要求

杨森(与杨医生无亲缘关系),一位39岁的芝加哥居民,曾面临一个相似的健康现实。他在二十年前被确诊为严重慢性肝炎,使他休学一年。他解释说,“一位医生直接了当地告诉我,‘没有办法治愈你的病。你一生都要携带病菌。’”

今天,看上去很健康的杨经常与他九岁的女儿一道参加法轮大法的聚会。他1995年开始炼功并在读完法轮大法书籍后,感到“一股热流在体内流动”。这种身体的感觉激励着他继续炼功和学习法理,他的身体状况迅速好转。他回忆道:“开始时,我的身体状况变化很快。走路时,我感到身体轻得好象要飘起来。”

两年前,杨在一次常规体检时验了血,所有32个检验项目全部正常,包括特别用来检验肝功能的四个项目。

当被问及这些明显的、在法轮大法学员中普遍出现的“奇迹的痊愈”时,杨医生不愿回答此方面的问题,他说, “认为法轮功是专门用来治病的想法,是错误的。”

尽管他承认,许多学员最初接触法轮大法是基于健康问题,他强调说,奇迹不会在所有人身上出现。他比喻法轮大法为一个充满学生的学校。一些学生学得比其他人快因而取得好成绩,但是在一个好学校中,每个人都会有所提高。

志平科洛敕(译音),一位43岁的法轮大法学员,针灸师,也强调这个功法是由精神与身体两方面要素构成的。她总结说哲学医学一直就有,而现代医学刚刚开始认识到,“如果一个人内心很苦闷,他就会生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