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特利尔法会心得体会选登(3):功修有路心为径,大法无边苦作舟

-- 功修有路心为径,大法无边苦作舟

【明慧网2000年3月24日】

尊敬的师父, 各位功友:

大家好!值此蒙特利尔法会之际,很高兴与大家交流我的心得体会。我叫靳聪,来自多伦多。

李老师讲,每一个修炼者的修炼历程都能写一部书(大意)。我今天在这里讲述的只是我的修炼历程中的片断。这里没有轰轰烈烈的故事,却是我点点滴滴的肺腑之言。

1998年7月,应美国一家会计师事务所的邀请,我从北京来到了美国VIRGINIA工作。那时,我已得法1年半了,我很高兴在来美的当天就和当地的大法弟子联系上了。刚刚出国,语言不通,业务不熟悉,生活常识不懂,使我在最初的几个月吃尽了苦头。虽然我在国内同一家公司已干了3年多了,但是对于完全不同的,更完善,更复杂的会计体系,再加上语言的障碍,我就象一个小学生一样束手无策。没有经过任何业务训练,我就被直接派往一家大医院去做年中审计。在此之前,我在中国根本都不知道医院是什么会计体系,因为中国的医院都是国营的,不需要象我们这样的会计师去审计的。我紧张极了。也不知道那一周是怎么过来的,我的项目负责人是来自我们公司另一家办公室的,他直接向安排我的人事告状,将我从项目上直接提前两天撤换下来了。当时如果有一个地缝,我都会钻进去的。

我觉得受到了很大的侮辱,也觉得公司不公,因为我的项目负责人根本就不教我怎么做,而且还每天给我脸色看。但当我冷静下来时,我就在想我自己的原因了。虽然我是受了很大的委屈,但这都是自己造成的。因为人家不会把我当成一个刚到美国的外国人对待的,公司考虑的是是否对客户负责,我不能干,那就撤下来,让能干的人接替我,因为公司是按小时收客户的钱的,如果是因为我的业务不熟练,使整个项目落后于计划,那公司的声誉都会因此而受损。我是一个炼功人,时时刻刻都因以一个炼功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应该比别人做的更好。于是从那个项目之后,我利用可以利用的工作时间向同事请教,利用便利条件查阅美国的会计制度,多多练习公司的财务软件,努力学习英语。我的业务水平也提高了不少。但不久之后的另外一个项目,使我再一次受挫。

我接了一个小项目,是CALIFORNIA的一家电脑公司的驻TYSONS的分支机构。由于项目小,公司只派了我一个人去做。我们公司的CALIFORNIA OFFICE只给了我一个上一年的审计报告,没有给我任何背景资料。我当时还很高兴,心想,这么小的一个项目对我太容易了,我在国内已是自己能带一个项目组的高级职员了,有几亿元资产的汽车公司的东京上市审计我都做了,现在又经过这一段时期的努力学习,应该没问题了,我也可以扬眉吐气一把了。但我一接触这个项目,我的头就大了。这家公司的情况比我想象的复杂的多。原来他们公司对我们公司有着相当大的成见,在我之前,公司已安排过两个职员去做,都没做好,被客户辞了回来,因为当时已是公司的忙季,实在是没有别人能安排开了,就安排了我。结果第一天我一去,客户的财务总监就非常生气的说,怎么又派了一个连英语都说不清楚的人来了。我当时就有一些脸上挂不住了。结果她一点儿也不配合我的工作,不是资料提供不全,就是提前下班回家,要么就干脆请假不来了,再加上有一天公司停电放假,本应该3天就做完的项目,我做了8天连一半都没做完。我只好求助于我的老板了。

我的老板是一个很好,很善良的美国人,他在我们公司工作了10年了,已升为高级经理。他的到来使我很高兴,觉得终于可以把这个棘手的项目尽快做完了。但他一做这个项目,情况整个都和我想象的不一样了。我费了半天劲儿做的工作全部给他否定了,没有办法他只好亲自出马,做这个项目了。他对我很好,教了我很多东西,但他越对我好,我心里越难受,他说他已有7年没做这么细的工作了。等把现场工作做完,我们已超过了报告截止日。我将审计报告EMAIL 给CALIFORNIA OFFICE 让他们去做合并报告,但不知什么原因,10天后,他们才告诉我,他们根本就没有收到我发的EMAIL。我只好又发了一个,他们的审计报告因为没有收到我的EMAIL 的缘故比截止日晚了近半个月。

那段时间,我每天晚上回家都会泪水涟涟。而这么大的压力,我却不能向任何人诉说。我心里知道这是我的一个关,可是根本潇洒不起来。我知道自己在工作上的努力还不够,虽然这一段期间我在工作上也下了一些功夫,但在心里深处总是对常人的工作没太放在心里,晚上回到家里或是在周末我都把大量的时间用来学法了,而对工作中的问题却只限于工作时间去学,却很少在家里也花一些时间去钻研,总觉得只要我看书,多看书,这就是最主要的修炼了,却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环节,那就是实修。老师让我们在任何环境当中都要做一个好人,在工作中要做一个好的职员,读了法,还要照法的要求去做,而我却没有完全做到这一点。想明白了问题所在,我的心轻松了不少,对工作的态度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之后做的几个项目中,我每天早来晚走,有时为了做的更好,我回到家中还要加班,有几次一直加到半夜。

99年初,我被安排做一家大型的食品公司,这是美国最大的私人企业之一,也是我公司在全球最大的客户之一,这个项目的质量在公司是有名的,对职员的要求是非常高的,我因为在中国负责此公司在中国的投资公司的审计,因此被安排做此项目。而且其中一部分,也就是此公司在中国大陆和台湾及东南亚的投资公司的合并审计报告和次年度投资计划由我一人负责。我在此项目被BOOK了3周,在此3周,我几乎天天工作14个小时以上,周六还加10个小时的班。我的努力没有白费,我出色的提前完成了任务,并给他们还做了一个PRESENTATION,是关于此公司在中国的投资情况。而这完全是我的特长,因为在中国我是在这家公司唯一做了两年的项目负责人。此项目的其他职员很高兴的对我说,你给我们上了很好的一课,使我们有机会了解中国的情况,并知道原来在中国有这么大的一个食品市场。在这个项目上,我的项目负责人和合伙人对我的评价是,在5个公司期待的要求中,我有两个是E(EXCEED),也就是超出公司的要求,其他3个是M(MEET),也就是达到公司的要求。由于这个项目在公司举足轻重的地位,我在这个项目上的出色表现使我在年中晋级中,被升为高级职员中的SENIOR,并又给我嘉奖了6000元美金的奖金。公司的主要合伙人在和我的谈话中说,由于我是PRICE WATER HOUSE COOPERS在中国邀请来美工作的第一人,鉴于我的良好表现,公司觉得以后还要从中国邀请人员来美工作。

在做这个项目中,我开始向我的同事介绍法轮功,虽然当时我的英文还讲不清楚什么是修炼,什么是返本归真,但我常常提到法轮功,提到CULTIVATION,我还在周末加班时给他们看《转法轮》英文版,并给他们做静功的打手印的表演,所以他们人人都知道法轮功,知道这是一个PEACEFUL的功法。在我99年8月离开美国来加拿大之前,他们开了一个欢送PARTY,在这个PARTY 上,他们写了一个小故事集以记录下那些有趣并值得纪念的我们在一起做项目期间的小故事,其中提到我时,有3个,FALUN GONG,CULTIVATION 和 CHINESE NEW YEAR。在中国政府镇压法轮功后,他们所有的人都说中国政府一定弄错了,因为从CAROLYN 身上,我们看到法轮功肯定不是邪教,因为她的表现说明法轮功是教人做好人的一个人们的信仰。

99年3月纽约法会对我是一个极大的促进,从纽约回来后,我感到自己在法上的认识飞速地提高着,但似乎还觉得缺少些什么。4月的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中我看到了师父,我就问师父,为什么国外的学员这么热中于弘法,我想不明白。师父慈祥的看着我说,国外的情况和国内的情况不一样,在国外就得利用一些方式让那些还不知道法的有缘人得法。这个梦老师已经在点化我了,因为在此之前我一直对弘法不是很理解,虽然我也向我的同事,朋友介绍法轮功,但我几乎从不参加大家的弘法活动,我觉得那是浪费时间,有那时间,我还不如学法呢!我也对一些弘法方式一直持否定态度。比如,美国首都华盛顿在4月初有一次大型的国家樱花节游行,其间,有近15万人在宪法大道两边观看,华盛顿DC的弟子有70多人也参加了,作为中国文化的一部分,因为这是集体活动,我也参加了,但对此事一直很不开心,甚至99年5月份多伦多法会上还提条子问老师此问题,结果被刷下来了,根本就没有让老师回答。有一天,我在读老师的《洪吟》时,其中《助法》一篇深深的触动了我的心。我觉得自己太自私了,师父传法度我们,而我们作为弟子,是不是应该将这伟大的佛法弘扬给世人呢?是啊!老师讲过这样的话,给别人什么都不如给他法,因为这是生命中永远的归宿。从那之后我走出了自我狭隘的圈子。只要是我能参加的弘法活动,我无一例外地都去了。

99年7月4日是美国国家独立日,华盛顿又有大型的游行活动,由于申请不上,我们就决定在华盛顿的大草坪上集体练功,这样参加完游行的人都会看到。那天气温高达华氏100多度,也就是摄氏近40度的高温。我们坐在那里,围成一圈打坐。周围是锣鼓喧天,人声鼎沸,我们是这样的祥和。我入定了,周围的一切离我越来越远,我就象走入天堂一样,我的心已不属于这个世界,那是另一番境界。我体会到老师在《洪吟》中的一首诗所写的意境,身在乱世中,难得独自美。

记得在7月初,我去纽约参加一次在纽约举办的由美东几个城市的辅导员参加的弘法和交流活动,我住在当地一位学员家里。当我一迈入门槛,映入眼帘的是两个大字:境界。那是老师送给她的题词。我长时间站在这两个字前,内心感慨万分。老师讲这部宇宙大法是给不同的境界的众生开创不同的生存环境的。我以前常常提醒自己,要做到无私无我,先他后我,这是修炼者的境界。我用老师的话来要求自己。现在重新再看这两个字,我的理解和过去有些不同了。其实,不同的层次有不同的法,而这不同的层次不就是界吗?而这不同的法不就是那一层次中的境界吗?当你的心性达到了标准,你不就是那一境界中了吗?你的位置不就在那一层了吗?当我们每时每刻去提醒自己要努力这样做才能达到那一标准,我们根本就没有达到那个标准,因为那还没有成为我们生命中的一部分,当我们不再去提醒自己,要求自己怎么做,但自己已能那样做时,他已是我们生命中的一部分了。就象佛一样,当他们慈悲于人,普度众生,甚至对那些曾经恨过佛,咒过佛的人,那些做过很坏很肮脏的事的人,只要他们有一颗向善的心,只要他们想修炼,想返本归真,就象金子一样闪闪发光,他们都会去度他们,无条件地度他们。为什么他们能那么做,就是因为他们的境界和人不一样,他们都不用去想:我要原谅这些人以前的错误,我要做到无私无我,先他后我。因为他们就在那个神圣的境界之中,他们的思维和我们人不一样。只要我们同化这部法,提高我们自己的心性,无论我们的肉体身体在那里,我们都在那一境界中了,只要我们修炼到底,我们将来的位置就是我们最终的境界。

99年8月来到加拿大之后,我又开始了新的修炼历程。这一阶段和以前已有了很大的不同,因为中国政府在99年7月取缔了法轮功,国内的修炼环境遭到了破坏。在这样一个情况下,我更多的是参与了弘法活动,把个人的修炼和大法的弘扬紧紧结合在一起,也更体验到能为大法做一些贡献是多么的神圣。和很多多伦多学员一样,我也几次去渥太华,去中国领事馆,也去见MP,写信,联系媒体等等。但有一天我坐在床上,怎么也无法再拿起《转法轮》读一读。我在想,大家做了这么多,有时甚至还很累,可是似乎很多都是无用功了,也看不到任何积极的结果,国内的形势仍然很严峻,海外得法的人仍然少得可怜,我有一些茫然了。我在思索这样的问题,我们到底该怎么办?后来想起密勒日巴佛的修炼故事了,当他的师父一次一次地让他去修房子,拆了修,修了拆,还经常遭到师父的打骂,但仍然不传给他法,他也偷偷流泪,他也有茫然的时候,但他从未升起邪念。后来他的师父告诉他这是在消他的业障,吃苦才能还业,苦吃的越大,还业就越快。而我们现在所做的一切不会和我们的修炼无关的,因为他们不是常人中的事,我们在修炼,而不是在工作,不是要求马上有一个什么结果,修炼的意义也不是这样。

我也有自己在大关面前徘徊的时候,我也有对中国政府恨之入骨的时候,但修炼就是要修出大忍之心和慈悲心,如果在逆境中不能忍,何谈修炼。所以,我对于伤害自己的人产生了怜悯,因为我知道他们在无知地伤害他们自己;我也对中国发生的事情看的清楚多了,因为更可悲的就是他们破坏、诽谤的是开创他们生命以至宇宙的这么一部伟大的佛法,而他们面对真理的无知使我内心的恨变成了慈悲,以至有一天我看到李昌等同修被判刑时,我流泪了,这泪不仅仅是为了李昌,也更是为了审判他们的人。

有一天,我在打坐时,感到了一种无形的大,突然对这个大字有了一种触动心灵的震撼。古往今来,我读过多少历史哲学书,今天是第一次知道大法这个词,而又有谁在大法面前敢称大呢?由此我又想到只有在大法的修炼中,我们才可修出大忍之心,大慈悲心,一个大字涵盖了整个宇宙从上至下的一切一切。中国语言文字之妙就在于这大忍和大慈悲无不和心相联。他们的基点都是心,没有了对心的要求,何谈修炼?由此就不难理解老师讲的“功修有路心为径”一句话的真正含义了。让我们在回头看看这个“法”字,他的一边是三点水,而这边是一个“去”字。记得老师在瑞士讲法中对宇宙的构成,生命的起源进行了诠释。“那么最本源的物质最后是什么呢?就是水。”宇宙、生命都是大法给开创的,那我们在这大法开创的生命之海中,乘法船悠悠,到达我们每一个个体生命的彼岸,那将是多么殊胜的一番景象。而这一切未来的美好需要我们现在多大的忍受力呀!由此,我也就理解了师父讲的“大法无边苦作舟”的真正含义了。

有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中我看到了一潭清澈透明的水,里面有许多鱼自由自在地游着,很多向我过来。我知道这个宇宙已是一个透明的,没有污浊的宇宙了,我看到了未来的被大法正过来之后的宇宙是多么的美好,我看到了一个生机勃勃的宇宙,他在我心里。

新年过后不久,1月19日那天,在网上看到了师父的近照,他是那么平静,而我却再也平静不下来了。我哭了。师父,师父,我很久没有见到您了,尽管我知道从我真修的第一天起,您就在我身边,可我还是想您啊!您为我们做的太多太多,我们却能为大法做的太少太少。我就象一个迷途的孩子在生命的长河中寻找,寻找,是您,用您那博大的爱拥抱着我们这些迷途的孩子,如今我们找到了归航的方向,那就是返本归真,而您,现在还在为我们承受着。师父,我无法用语言感谢您给我们所做的这一切,唯有忍苦精进,因为我知道您只要我们这颗心。得法往回修,圆满随师还。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0/3/24/蒙特利尔法会心得体会选登-3--功修有路心为径,大法无边苦作舟-30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