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广州法会之行


【明慧网2000年1月22日】我是澳大利亚学员,99年11月回国参加99中国法轮大法法会,现把所见所闻及感受告诉大家,共同提高。

7月21日以后,从网上看到了当大法在人间蒙难的时候,千万大法弟子前赴后继进京护法用他们的生命写出了一个个感天动地的故事,常常泪水不禁而下,我萌发了回国的念头,并办好了签证,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没有成行。3个月有效期过去了,我又再次签证。

当中国政府把我们定成邪教时,我心里无法平静,宇宙大法受到如此诽谤,师父的尊严受到无知的污辱,我们怎可无动于衷?10月下旬,网上登出了大法弟子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的消息,我为他们冲破重重阻力在世界面前为大法正一正名的壮举骄傲和激动,心里升起一个想法:再开一次我一定要参加,所以,我有了参加99中国法会的机缘。法会后曾有许多学员问我,你是怎么知道法会的消息的?我回答:你的心得先动,师父就会安排让你知道。

几个月来,虽然一直有回国的心,但每当想起回国时各种怕心就会涌上来:回不来怎么办?被抓,被关,被打怎么办?怕心反上来就是要让我们修去的,这样反反复复地磨着这心,到了真正踏上回国的征途时却是很坦然了。

到了北京,碾转了几趟车,在那尘土飞扬的泥土路上颠簸,终于来到了学员住的地方。屋里只有一张单人床,地上铺了薄薄一层棉褥。屋里大约有7、8个学员,大家见面很高兴。一个中年妇女对我说:我们是被公安通缉的。我知道,他们就是组织10.28北京新闻发布会的学员。当晚我们一起吃小米稀饭和馒头,然后席地而坐,在一起交流。

在中国那样一个恶劣的环境下,我看到了大法弟子对大法坚如磐石的心。在谈到很多站长都不修了还站在大法的对立面时,一位学员说:即使全世界都没人修了,有一个人还修,那就是我xxx。有一位学员在讲述她进京的经历时说了师父说的一段话“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这段话我看过不知多少遍,每次都是飘过去的,当晚这段话一下打到我的心里。是啊,这些学员就是凭着对大法的坚信,对师父的坚信,勇敢地走出人,闯过了一个个常人无法承受的关。

10.28新闻发布会后,各外报驻京记者都被盯梢,电话被窃听,因而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已不可能,我们只好转往广州,准备在那里开法会和记者招待会。这次到广州参加法会的大部份是几个月来坚持走出来护法的学员,最小的才14岁。14岁的小女孩李真谛,全家都到北京护法,当父亲准备南下广州参加法会时,她却决定和大哥哥大姐姐们一起到天安门广场去展示“法轮大法”的横幅标语,那天警察没有抓她,在广场转了几个小时后又随其他学员到了广州。每位弟子都有一个感人的故事,这里不能一一叙述。有一件事使我每想起来都泪水盈眶,就是当我在广州把参加法会的学员分批接到住地时告诉他们我从澳洲来时,我看到学员们都看著我,好一会没人说话,我感受到他们的惊喜和激动。对于这些放下生死,只抱着“法不正过来不回家”这一念的学员,对一个海外同修的出现会是这样的惊喜是我万万想不到的。我只感到我让国内弟子久等了。我接著告诉他们,美国的弟子也来了。

学员们刚到广州的一、二天里,武汉一位负责做饭的周大姐对我说,一锅饭上来一下就没,煮了好几锅都还不够。我听了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跟组织法会的学员说,请改善伙食,这是海外学员的心意。就这样学员们还因为伙食好了集体提意见,他们是不忍,因为他们想到了还有那么多坚持在京护法的弟子常常饥一顿饱一顿。

学员们集中起来后,大家开始为法会写稿,几个月来,学员们用自己的生命在维护著大法,而写出来的稿件都是在向内找,找自己的不足,哪没做好,组织法会的学员开玩笑说:这都成了检讨会了,而后学员们一遍又一遍地推敲着重写发言稿,为的是能让更多的人走出来,为的是能使法会开成一个互相促进,互相提高的修炼的庄严法会。最后,一篇篇激动人心的稿件出来了,没经一个字的修改。有些学员文化程度不高,但写出来的体会是那么流畅和优美,因为那是他们层次和境界的体现。广州法会虽然没有最终开完,但却在全球各地继续开着,继而召开的几个国外法会都选念了广州法会的发言稿,99法会的精神激励着全球弟子坚定维护大法,恢复集体学法集体炼功,在伟大的正法进程中勇猛精进。

法会的会址选在市郊,会场将会是非常祥和庄重。一组学员日夜准备着会场的布置,师父的法像,法轮图,99中国法轮大法法会横幅,还预定了三个大花篮,每个花篮由九种不同的鲜花组成,正是要采尽人间(花城)所有最美的鲜花,献给为宇宙众生耗尽一切的伟大的师父,还有学员们赶做的各国祝99法轮大法法会圆满成功的锦旗,这些锦旗后来给警察搜到,他们一面面地拍照下来,一边拍照还一边念,所有这些记录都将成为历史的写照。

参加法会的学员们分成4个地方住,11月25日晚11点多,A学员从她的住处跑出来,告诉我们那边已被警察包围了,她当时在心里对师父说我要出去,然后跑出来走在路上,眼看着载着自己同修的警车从身边开过,她的泪水止不住地流。我们接到消息后没想到立刻撤走,继续准备开会的东西。凌晨一点多,警察来了。一位同修打开门,师父的法像就靠在沙发上,一开门就看到,警察一涌而进,并打电话说都在这里。当时大家的心情和我一样,无所惧怕,承受不住的是庄严的法会不能如期进行。有一个学员当时就站在师父的法像前哭了起来。面对着满屋的警察,有一个学员提议跟师父照一张相,丁延捧着师父的法像,我们一起照了一张喜气洋洋的照片。警察没有马上把我们带走,于是我们抓紧时间开始了我们的法会,丁延在念完她的发言稿后欲以生命护法,到早上6:40她才苏醒过来。一位学员天目中看到了丁延踩着法轮笑着回来,当时她正在受审,看到丁延立即泪流满面,看表正是6:40。一位广州的学员看着丁延不停流泪,并对我们说,放下了对生的执著,对死的执著也放下了,会更加升华。

在拘留所里,几位学员堂堂正正地告诉警察他们就是 10.28新闻发布会的组织者,据说他们现已被押往北京。一路从北到南,尽管他们被全国通缉,但是坦坦荡荡,一身正气。

99广州法会虽然没能圆满开完,但她的精神已传遍全球。然而这么庄严神圣的法会为什么未能召开?被抓当天已有种种迹象点化我们,但都没有悟。当晚,当知道有一住处已被警察包围,才意识到情况对我们很不利,当时A学员就说,这个法会要开成,真的要靠师父了。可是,“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地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师父决不会让我们在法中修炼出执著心来,决不会让我们因做成一件事而起更大的执著。因为当时我们不同程度地起了欢喜心,显示心,争斗心和有求之心。师父说:“你们知道吗?只要你是一个修炼的人,无论在任何环境、任何情况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烦和不高兴的事,甚至于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们认为再好的事、再神圣的事,我都会利用来去你们的执著心,暴露你们的魔性,去掉它。因为你们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后来,A学员在广州被提审时问警察,你们是怎么知道我们的?警察回答说,你们师父告诉我们的,你们师父让我们抓你们的。警察好像在说莫名其妙的话,但听者却明白了,是我们的心不纯正,做越庄严神圣的事情,心性的要求就越高,心要没到位是不可能做成的。师父说:“你们在纯净心态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圣的”。所以,无论遇到什么关什么难,什么麻烦,都要找自己是什么心引起的。每一个执著心都会表现为关和难,让你在难中磨炼,悟道,去掉它。为了没能开完法会就被抓,有些学员哭了,教训是深刻的。

最后对回国的问题谈谈感受。在国内的那段时间里,几乎每天都含着眼泪听着一个个惊天地泣鬼神的故事,不停地找自己的差距,心性在那修炼的熔炉里不知不觉地不断升华,原来视为很重的执著都想不起来了,深深体会到师父常说的一炉钢水熔一个木头渣子的道理。以前读过一些道家修炼故事,知道要修成仙成佛,人世间的东西要舍去。得法后,深知法轮大法是高德大法,可以在常人中修心性提高层次。这回在国内读师父经文“出家弟子的原则”中说到:“世间的舍尽对在家弟子是渐渐去的执著,而对出家弟子,则是必须首先要做到的和出家的标准”。顿然想到,渐渐去最后也得去,世间的东西舍不尽如何能回去?带一点人的东西都回不了家。中国目前恶劣的环境是邪魔在疯狂破坏,也是师父用来给予真修弟子们舍尽名利情的机会。当大法在人间蒙难的时候,只要你动了护法的一念,立即就会受到工作、家庭、名利、亲情的考验,看你放不放得下,敢不敢舍尽人世间的一切,既想拥有人的东西又想修成佛是绝对不可能的。国内许许多多的弟子他们做到了,在伟大的正法进程中舍尽人间的一切,同时也树立了他们生命永远的威德。能得大法是千载难逢的机缘,能经历法正人间时大法所经历的魔难,为维护师父和大法的尊严而奉献,更是万古不遇的机缘。师父说:“每一次机会都不会再有”,“珍惜吧,宇宙的法理就在你们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