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胎换骨(译文)


【明慧网一九九九年六月二十五日】一切开始于九个月前。在此之前我生活在一个对工作与责任漠不关心的世界里。我从没有真正理解追逐名利的意义,但我知道人们由于这样做而忘记了自己原来的本性。因此,我试着让自己脱离这个物质世界,尽可能地对它不闻不问,那时我喝酒并且几乎每天吸大麻。可能只有当时我参加的一些体育运动才使我没有彻底误入歧途。与此同时我也在寻找生命背后的意义。

我对密传的东西和植物性的麻醉品,以及草药和药茶很感兴趣。每到周末我便酗酒,来发泄我对人生追求之无意义的积怨。我的女朋友在这方面也毫不逊色。我们的关系常常停留在很表面,感情时起时落。我总是由于自己专断自私的行为而伤害她。同时我也受不了她的弱点,总是逃避。对此我们双方都感到心烦和疲惫,差一点要分手。

接着我和我的妹妹一起得了法。一开始大法就回答了我所有的问题,解决了我在寻找密传的东西时所有产生的疑惑。大法给我的启悟是我永远设想不到的。但当时我还没有预料到真善忍将怎样改变我以往的生活。最初只把修炼当作理论知识,但很快就付诸于实践了。

第一个月我们从书中自学动作。这很困难,第五套动作根本不行。我们进展很慢。第二个月我突发灵感,往斯图加特拨了个电话,很快我们来到了斯图加特的练功点。在那儿他们第一次纠正了我们的动作。我们借到了练功带,得到了“转法轮”,满载而归。通读大法渐渐解答了我所有的问题,从中又涌现出更多新的问题。我当时很少有时间陪我的女朋友,更没时间管她的问题了。我的整个生活发生着根本的变化。那时我周末喝得不再那么厉害。我并不清楚是为什么,只是我对酒精的瘾好不在那么强烈了。我逐渐地认识到,如果我真想修炼,就必须把酒和毒品戒了。我必须作出抉择。从那时起我再也不想喝酒,不想吸毒了。作出了这个抉择我感到轻松,如释重负。

一星期后我过生日。这是我十多年来第一次平静地渡过生日。当时的我,正如现在一样,没有工作,我银行帐户里的钱少得可怜。尽管经济上困难我还是参加了圣诞节和元旦期间在Odenwald举办的心得交流活动。我的女朋友于一月开始炼功,从此以后她也不再喝酒,不再吸毒了。一个月后,受我俩变化的触动,我的母亲读了“转法轮”并决定修炼。现在我的母亲,我的妹妹,我的女朋友再加上我就已经四个人修炼了。

复活节的时候我和妹妹,女朋友又参加了Odenwald的心得交流。我的女朋友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活动。每次这样的交流会后我都感到轻松自在。接着又回到了日常生活中,就好象头顶上被搁了一桶水。但是对于我们每个人而言,这当然是最好的修炼环境。很多事情都发生了改变。我们每个人尽力去克服自己的执著心,向内找,不象过去那样把矛盾归罪于别人。我们做得越来越好。很多情况下我也能越来越做到忍,我的自控能力也越来越强。

圣灵降临节,我的妹妹去多伦多参加法会,与此同时我和女朋友去柏林参加辅导员聚会。要搞到这一小笔钱对我们来讲也不太容易,但不管怎么每次我们都能解决这个问题。现在我们又解决了这个问题来到了巴黎。每个真修弟子都知道:虽然我们不用花一分钱得到了大法,但大法却是金钱所买不到的。我们从修炼中得到了这么多宝贵的东西却不花一分钱,因为这颗修炼的心也是世间的金钱所买不到的。因此,经济上的困难也是最小的,是可以克服的。

我们的家庭又重新充满了和谐。我们都尽力帮助我的母亲减轻家务负担。我父亲至今还不修炼。尽管有时他很固执,我们都尽量做到忍,由此避免了矛盾象过去那样一发不可收拾。我的女朋友如今已是我的未婚妻,两周后将成为我的妻子。我已彻底决裂了过去的生活,试着找工作,照顾家庭并承担起家庭的责任。今年十二月我们将迎来我们的孩子。没有法轮功带来的变化,紧张的家庭局面将会持续至今,我也决不会放弃我所谓的自由,我们的关系也将走向破裂,我们也不会结婚,我也当不上爸爸。六月初这个孩子已经差不多有五公分高了。他(她)说不定还是个法轮功宝宝呢!

德国学员史德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