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亲身经历


【明慧网一九九九年六月二十五日】 一九八二年,我在一次体检中发现自己得了严重的乙型肝炎,而且是慢性的。各项肝功能指标均不正常。当时我正在上大学,这突如其来的打击,搞得我垂头丧气。因为病很重,我住进了校医院,并且休学了一年。在住院的八个月期间,我天天打针,吃药,打点滴,每个星期都查一次血,可肝指标一直都不正常,而且有加重的趋势,人在这种环境中心情是很不好的,自己总觉得自己不是一个正常人。为了把病去掉,我先后练了几种气功,可没有一个起作用。出院后,我还经常去查指标,还没有一次正常过。有个大夫就直接对我说:“你这个病没治了,以后一辈子都好不了了。”

工作以后,我又学过其它的气功,有的气功还教人家治病,我自己一身病还学着给别人治病,想起来真是可笑。来美国后学习很紧张,身体也虚得很厉害,久病成医,肝功能很不正常的状态我还是能时常体查出来。

一九九五年七月的一天,那是我永远难忘的一天,父母托来美国探亲的岳母带来了两本书,《转法轮》和《法轮功》。那天晚上,我翻开书,刚刚读完书开头的《论语》,就觉得身心受到了强烈的震撼,我再不愿放下这本书,所以一直读到第二天早晨。后来的几天,我又把《转法轮》读了好几遍,每次都有截然不同的体会,书中的每句话,每个字,都说到了我的心里,我真象迷途的羔羊找到了家一样。我明白了人为什么活着,明白了炼功为什么不长功的原因;明白了人的生、老、病、死的根源所在。所有在心中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在书中都一一找到了答案。

说来也很奇怪,我那时还不会做法轮大法的五套功法,在看书时就感觉到身上有热流在流动,暖融融的非常舒服。有时觉得有一只大手在抓我的肝脏。在看书十天左右的时候,右边肋骨前边肝的部位出了一片淤血,就象被重物撞击后的那种紫色,而且后背相应的部位也出现了同样大小的淤血,几天后就散掉了。

我知道这是师父在为我净化身体,但我并没有太在意,因为我明白了宇宙的特性-佛法,其它任何东西,包括我的身体和生命,相比之下都显得微不足道。我只觉得大法在猛烈地净化着我的心灵,我要按照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返本归真,返回到我先天的本性上去,回到我真正的家。我把家里乱七八糟的气功书、不健康的书和录像带都处理掉了,把多年来伴随我的各种药物也都扔进了垃圾箱。从此我就与药无缘了。

二十多天以后,我有幸找到了亚特兰大的一个老学员,学会了动作。炼功初期身体的变化很明显,走路轻飘飘的,身上有使不完的劲。又过了一个月,我在老学员家抱轮的时候,觉得我小腹部位有个东西在急速旋转,就象自行车轮子旋转很快的那种感觉。我知道我得到了最珍贵的东西-法轮。因为炼功人的身体是没有病的,所以我也没有再查血来证实我的肝确实痊愈了。九八年二月,公司做了一次身体年度检查,在三十二项指标当中,有四项肝功能的指标,结果全都正常。这是一九八二年以来的第一次。不仅如此,其它二十八项指标也都正常。

师父说过:“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地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在日常生活中,各种常人利益的干扰也时常考验我对法是不是坚定。在查血的前一天晚上,我梦见我所有的指标都不正常。早上醒来,觉得浑身无力,肝区胀痛,过去那些感觉又出现了。我想就是过去怕指标不正常的心还没有去掉,因为它也是活的,所以我还要遭一点罪才能去掉它。拿到体检结果后,心中又升起一种感恩戴德的感觉。但因为有法在,我们很容易就辨别出这也是人的执著心,也要去掉。

我从自己的亲身经历中体会到,虽然在修炼中每个人都会遇到各种各样的考验,但师父在《转法轮》中把修炼的实质,甚至考验的形式都讲出来了,又讲得那么透彻,明了。只要以法为师,就没有过不去的关,就能分辨出自己的执著心,就能去掉它。只要时时能把自己当作修炼人,即使师父远在天边,我们也能够得到应得到的一切。

(1998年纽约法会选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