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周刊:捕风捉影(摘译)

担忧的北京对法轮功的镇压升级,冒着引发社会动荡的危险提前清除潜在的威胁

【明慧网1999年12月22日】《时代周刊》,1999年8月9日, Vol. 154, No. 5

作者:Terry McCarthy, 于上海

法轮功的功法中,有“金猴分身”,“双龙下海”这样的名字。炼功人多为退休者,失业者及其他不属于“富起来的群体”的人。直到7月22日之前,他们每天早上聚在全国各地的公园里,打着红黄相间的法轮功旗帜炼功,并遵照真、善、忍的法理查找内心。然而7月22日,政府取缔了法轮功,禁止练习宣扬“歪理邪说”和危害社会稳定的功法。

接下来发生的事困扰了中国以至整个世界。这成了10年前的天安门事件以来最大的行动。警察拘禁了几千名法轮功学员,传统的气功锻炼成为非法,而且,上周以来,2百多万法轮功书籍和教功带被销毁。据报导,1200多名学员被送到一个北方的城市接受再教育。他们住在纽约的领袖李洪志被列为罪犯,并被通缉。中国甚至求助于国际刑警组织,但李的一位助手在华盛顿说,美国国务院声明只要李在美国,他就是安全的。“他们告诉我们没问题”。

精神紧张的人喜欢捕风捉影。中国领导人说48岁的李要推翻政府。然而,1994年移居美国的李只是谈了小腹处有一个旋转的法轮。认知的差异如此之大,就象高层政府领导人和中国现实脱节一样。当政治局不断看到的是对其独断的权力的威胁时,老百姓看到的却是持续上升的失业率,腐败以及诸如上星期警察在街上任意拦住他们,搜查他们包里是否有法轮功的书等等。

……北京一个不愿透露姓名的学者说,“这是很愚蠢的政策。这是在没有敌人的情况下制造一个敌人。”经过对法轮功三个月的调查,通过情报人员渗透,秘密录像等等活动,北京于两星期前决定禁止一切法轮功活动。全国范围之内,成千上万的人聚集在政府大楼外面,就象4月25日聚集在中南海事件,但不同的是,这次的聚集者被拘禁了。学员们被关押在大城市郊外的体育场数日,被审问,释放前被强制在脱离法轮功的声明上签字。

江泽民主席的恐慌不亚于其他政府官员。73岁的江泽民并不以半夜浏览因特网而著称,却对法轮功及其利用因特网组织活动非常恼怒。外交方面消息说江经常在谈话中提到法轮功,据说他经常坐在茶色玻璃的车里在北京周围亲自观察法轮功成员的静默示威。

但是,如果领导人从有色玻璃后看到了一个具有潜在威胁的群众组织,那么在基层看到的却迥然不同。法轮功听起来象佛家的一种,炼气功,强身健体,遵循净化心灵的伦理,例如,反对抽烟,喝酒,及当今中国追求物欲的生活。

出生于北京的索菲肖炼法轮功两年,她说“法轮功回答了我毕生追求的问题。我总在笑,我的生活里不再有麻烦。”32岁的肖有一个在1966-67文革中的中国艰难成长的经历。她父亲在单位被定为对毛不忠诚,因而导致精神不正常,经常在家里打肖和她母亲以泄愤。她父亲已经去世了,但好多年来,她一直“脾气暴躁,自我中心,顽固,做一些对自己不好的事情。”她现在住在香港,法轮功依然是合法的。肖因她仍住在北京的母亲知道了法轮功。“她曾病得很厉害,当她开始炼法轮功以后,她似乎好多了。她比以前高兴了,把一切都看淡了。所以我觉得我应该深入了解一下法轮功。”

肖在她家附近找到了一个法轮功炼功点,大部份早晨练半小时静功,一小时动功,另外半小时一起读李洪志的书《转法轮》。该书有九讲,讲到了天目,“宇宙语",圆满等内容。肖说,“这本书能彻底改变一个人,让你去掉人的很多贪欲,变得宁静祥和……"

……如此众多的党员被法轮功简单的道德说教及功法所吸引,……。老干部们记得很多共产主义运动正是通过统一战线的掩护得以取得成功的。法轮功坚持其没有组织,但这种否定却更加强了当局的怀疑,使他们决心要找到其中的政治阴谋。

然而,由于缺乏搞阴谋的证据,官方掌控的新闻媒介便控告李洪志是宣传迷信和巫术的邪教首领。中国科学院生物物理所的研究员ZouChenglu说:“如果科学精神不能根植于人们心中,伪科学活动就会继续欺骗人民。"

北京的一位中年法轮功学员辩驳说,“我们不是邪教,我们只是想学习如何做更好的人,如何对待生死。我们并不执著于这个物质世界的东西。"……

暂时来看政府取得了成功,法轮功信众不再敢在公园里炼功,其他的中国人被政府的严酷镇压吓坏了,很少有人对被围攻的法轮功运动给予支持。但从长期来看,由于经济的恶化,领导层会后悔在过去的两周中树立了上百万的敌人。龙可能会再次从大海中升起。(1999年8月9日)